再思加尔文神学五大要义

我们可以十分清楚地指出加尔文在世的时间并没有十分具体的将这些信仰的核心称为“TULIP”,而是他的门生为了方便于记忆,便将这些这几个方面的首写字母合在一起,刚好就是TULIP,也就是英文中的“郁金香”,因此在神学上称之为“郁金香神学”。“郁金香”神学是加尔文的门生对于他神学的概括,简单来说分为五个部分,这五个部分在整体上具有十分切合的联系性,否认任何其中的一点都会导致陷入自相矛盾的情形中。另外在理解“郁金香”神学方面切忌望文生义,由自己的联想出发。今天很多人质疑加尔文的五大点,究其根本也是由于并不十分了解具体的含义,而是出于自己的想象。相对于阿米念主义,我们很难的误解,因为阿米念主义中的五点完全是以人作为本体的描述,这很符合我们作为人的理解。而加尔文的五要点不是以人为出发点,而是以神本角度去理解救恩论,因此对于我们的先行观念会有很大的冲击。那么,我们来再次审视关于加尔文五要点以正视听,阐述我们这合理的信仰。

一、全然的堕落或全然的败坏(Total Depravity)

需要指出的是,这一点在提出来时,就遭到很多的人误解,在很大程度上大家都承认人有堕落,但问题的根本是自由意志是否仍然能使人在得救的问题上做出正确的抉择。加尔文认为人的堕落是全然的堕落,人的自由意志已经不能做出正确的抉择,彻底地说自由意志已经失去功用,人不能主动回应上帝的呼召。因为罪的缘故,人的自由意志只有犯罪的自由,而失去了行善的自由。马丁·路德在他的文集中有一篇最为重要的作品是《意志的捆绑》,这篇被视为宗教改革的宣言,详尽地阐述了罪人的意志如何的不自由。在这一点上面,阿米念表示出极大的不满。阿米念通常是我们所认为的站在加尔文五大点反面的神学家,事实上也是如此。阿米念的神学有两大前题,这两大前提来源于伯拉纠主义:1、神主权与人的意志相冲突,所以与人的责任也是冲突的。简言之,神的主权消灭人的责任。2、人的责任义务与人的能力是同现同存的,所以是神对人的要求就显示了人有能力遵守。阿米念根据这些,推论出:1、相信是人自由的选择,并不是上帝的主权决定的。2、听见福音的人都有责任相信。因为这是符合上帝加给人的能力的。

因而,阿米念认为人并非是全然堕落的,人的意志可以帮助人选择承担起这样的责任即相信耶稣。在他听到福音的时间,他有责任选择相信,但是他也有自由选择不服从这责任。既然他的主张都是在伯拉纠主义的两大前提上提出来的,那么我们就需要知道伯拉纠主义是什么?

伯拉纠是第四世纪的一位虔诚的英国信徒,他主张禁欲修道,在罗马吸引了大批的跟随者。他要求跟随他的人过严格的生活标准,因为人有能力克制自己的欲望。他认为任何人与生俱来都有自由意志,人的自由意志并不受犯罪堕落的影响。罪人依旧可以运用自己的自由意志选择悔改信主过圣洁的生活。他的基本论点有六个:1、亚当被造时是会朽坏的,不论他犯不犯罪,他都会死。2、亚当犯罪只伤害了自己不影响全人类其他人。3、每一个婴儿出生的状态,都是亚当未犯罪的形态。4、全人类并不因亚当的死而死,我们也不因耶稣的复活而活。5、律法也领人进入天国,如同福音一样。6、世界上有从不犯罪的人。

按照伯拉纠的看法,任何人都是可以选择不犯罪的,而犯罪的人只不过是因为他的选择出了问题。人有能力悬崖勒马,选择是不是终结自己的犯罪。归根结底,在自由意志的问题上是因为伯拉纠没有搞清楚一个问题,就是自由意志和由自意志的不同。奥古斯丁将人的自由意志分四个不同的阶段:1、堕落前——意志是自由的,是可能犯罪的。2、全人类被罪性捆绑,人的意志也被捆绑——人不能不犯罪。3、得救后,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意志得以自由——人可以不犯罪。4、得荣耀时,在天家成为全然圣洁的人,意志彻底自由——人不可能犯罪。

而堕落后的人所有的就是犯罪的自由,也被称为“由自的自由”,这个自由乃是从罪性出发的,因此他只有一种自由即不能不犯罪的自由。教会历史学家Schaff说:如果人性没有败坏,那么我们就不要救赎主。我们只需要改良和提升自己就可以了。救恩不再是神的工作,而是人自己的工作。

因此在我们肯定加尔文的Total Depravity的时间,我们所知道的是人没有自救的可能性,救恩全然出乎耶和华。

二、无条件的拣选(Unconditional Election)

在创世以前,上帝出于祂自由的恩典和爱,在不配的罪人中拣选了许多人,赐给他们完全并最终的救赎,这不是因为预见他们的信心或好行为作为条件或原因,使神被感动而救他们。也就是说,他们被拣选的理由,不在他们身上,而在于神自己。在圣经《以弗所书》第二章8-9节中,保罗明确指出:你们得救是本乎恩,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上帝的拣选主要突出的是关于我们得到的救恩是神恩独作或者是神人合作亦或是全人意的。在第一点我们已经讨论了有关自由意志的问题,假如我们承认自由意志的被绑架,那么我们就会顺理成章地推理出来人的意志不能在救恩上面有任何作为。无条件的拣选突出的是神的主权,神将众人都圈在罪人里面,特要借着恩典施恩与人。神拣选罪人得救,完全是因为他爱我们,按照他自己旨意所喜悦的,预定我们成为他的儿女;这是无条件的拣选,因为罪人没有能力被神看中,选民得以领受信心得到荣耀。所以信心不是蒙拣选的条件,乃是蒙拣选的结果。

这种看法使阿米念感觉极不舒服,他认为救恩的顺序不是圣父的拣选,圣子的代赎和圣灵的保守。在这个顺序上他的看法是圣子救赎全人类,他的死为全人类赎罪,圣灵恩召那些听见福音的人,圣父拣选那些回应福音的人。阿米念在顺序上的调整使救恩变成神人合作的方式,因为圣父的拣选成为被动式的,他只能拣选那些在心里回应福音的人。意在告诉我们,救恩是可以被拒绝的,主要看听见福音的人如何回应。这是相当的危险,实际地推导之后我们就会发现,这样的神不是全能的,他不能确定你最终的归宿。他只是帮助人在得救的问题上进行临门一脚而已。

综上我们看到,上帝的主权是加尔文刻意维护的,他承继了保罗的关于上帝的主权的阐述:上帝要拣选谁,就拣选谁。

三、有限的救赎(Limited Atonement)(特殊救赎)

基督只为选民“有效地”死了,也就是说,真的救了他们——虽然祂的救赎是无限充分的,神也呼召所有的人悔改信基督,这两者都为福音向世人发出的普遍宣告提供了保证。我个人比较喜欢“确定的救赎”,“特殊救赎”或“有效救赎”,而不是“有限救赎”。因为“有限”这个词可能被误解,也因为所有的福音派都对赎罪作出了“限定”,要不是在其设计上,要不就是在达成目标的能力上。

这个误解也是导致了很多人批评加尔文主义者狭隘的借口。事实上,主耶稣的在十字架上所做出的献祭,并不是造成一种人人都得救的可能性。这是阿米念者的看法,他们认为耶稣的献祭成为全世界每一个人得救的可能性,而不是确定性。而加尔文认为这不是一种可能性的献祭,而是确定性的献祭。确定性的救赎所针对的群体是确定的,在这个确定的群体里面基督的献祭是有效的。

我们看旧约的献祭中没有一种是可能性的献祭,它都是确定性的。祭祀的仪式不是告诉人我们拥有无罪的可能,而是罪得赦免的确定性。基督在十字架上说:成了。在希腊文的文法是完成式的。意思是已经做成了。他不是可能做成了,而是确定性的做成了。

确定的救赎在范围上使普救论的神学家感到不可理解,上帝既然是爱的,为什么他不救每一个人。我们需要明白的是这属于上帝的奥秘,我们无从知晓。从他主权而延伸的确定性拯救,确保我们这些蒙拣选的人能够有效的得到这救恩。

四、不可抗拒的恩典( Irresistible grace)

人因为天然的罪行,并不愿意亲近神,遑论人可以得救。在罪人的意志里面,对于恶有天然的喜好,对于圣洁之神,却唯恐避之而不及。因此人不会主动地寻求神。

因为人天然的抗拒神,所以人遵循的就是亚当的做法,他听见神的声音就躲掉。而神的拣选正是面对人的回避,使人的回避在面对神的拣选时成为无力的。

阿米念者认为,神的恩典是被动性的,它是人人可以支取的可能性。只要人愿意去选择这样的恩典,那么人人都能得到。人最终得救的关键在于人愿不愿意接受基督的拯救。

加尔文则认为福音的传讲带来内在呼召临到选民,使我们重生悔改和相信。我们需要注意这个顺序,重生是悔改的必要条件。上帝使我们借着他的灵得以重生,这样的恩典不会失败。他的恩召是有效的,因此人本能上的抗拒是无效的。在拯救的问题上,人始终是客体,而神始终是作用者。

五、 圣徒的坚忍(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

选民是真正重生的人,真正重生者有永生,所以永不灭亡。其根本原因是神爱属他的人,并且爱他们到底。我们确定得救的不是我们努力维持信心,乃是他必保守我们到底。基督的宝血并不是加上我们的信心才得以生效,而是全然不由我们的生效。圣徒永蒙保守的教义,并不是指所有自称是基督徒的人一定进天国。它是指圣徒──就是那些被圣灵分别出来并保守到底的人;它是指信徒──在基督里被赐予真实而活泼的信心的人,在神里面蒙保守、得安全。许多自称相信基督的人后来堕落了,其实他们不是从恩典中堕落,而是从未在恩典中(从来没有真正蒙恩得救)。真信徒确实有可能陷入试探里,若不小心也可能犯很严重的罪,但这些罪不能使他们丧失救恩、与基督隔绝。

《韦敏斯德信条》论到圣徒永蒙保守说:“凡神在祂爱子里收纳,并以祂的灵有效地呼召,使他们成为圣洁的人,不会从恩典中全然堕落,至死不回转;反倒必在恩典中蒙保守,坚持到底,永远得救。”

伯特纳博士有段话说的十分好:“本教义并不是单独存在,而是加尔文神学系统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拣选与有效之恩教义,从逻辑上推论,就可以知道凡是接受这祝福(拣选与有效之恩)的人必定得救。如果神已经绝对而且无条件地拣选了一些人得永生,神的灵已经有效地将此救赎的善工施行在他们身上,那就一定会带出他们必然得救的结论。

结论:加尔文的五要点在历史中被很多人挑战过,其实是因为我们没有彻底明白圣经的立场并不是人本主义而是神本主义的。路德说:十字架是万事万物的准绳。而十字架的中心就是基督,我们以此为中心就会发现基督特定赎罪的真理。而阿米念主义不过是从人的理性出发,要将基督和他的十字架落空而已。今日教会的紧急任务就是,如何使十字架的道理彻底地彰显出来,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从而避免使我们成为一个自以为是的人。

(本文作者系河南长葛市一教会的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

微信 更多
@转自福音时报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39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