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牧者谈神学教育的量化与质化

前一阵子由于感冒没有出去讲道,礼拜天的时间就在本堂听一个请来的传道人讲道,一场道没有听完我就没有耐心听下去了,完全不知道在讲些什么!东拉西扯地讲讲故事,讲讲自己看的电视剧,再讲讲自己最近的一些遭遇,最后来个总结:信耶稣真好!据说这个传道人还是一个讲道比较好的,很多地方都请着去讲。我事后差不多弄明白了,其实这个传道人语言表达能力比较好,能够将一些自己经历过的故事和看到的故事形象的表达出来,而信徒听讲道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来听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只要提到耶稣就好了,跟神学对错没有关系。教会的负责人在请传道人的时候,一般是看信徒的反映的,感觉信徒兴致勃勃的话,那么这就是好的传道人,如果信徒反映听得不太懂的话,那么这个就是不好的传道人。我们这里有另外一个传道人,我听他讲道感到他讲得很不错,神学逻辑清晰可见,条理化比较清晰,就是几乎没有事例穿插,结果后来县里面就停了这个弟兄的讲道,现在这个弟兄被停了讲道之后去了一个养猪场打工,十分可惜。

其实我是一直反对将信徒的反应当作一个传道人优劣的标准,信徒如果能够评判一场道,那说明信徒的水平应该是较高的。可现实是信徒评价一场讲道不是在神学与真理层面来参考的,而是从自己的兴趣和讲员的幽默性来评判的,这样的判断实在是不专业的。让一个不专业的人评价一个他所不了解的专业的人是否专业本身就是滑稽的。若想听一段耳朵感到舒服的故事,我们大可回到家里打开电脑搜一段相声听嘛,干嘛要去教堂找这些听?由于这样的评断标准产生,教会中就出现很多不追求真理宣讲的传道人,而只是将一场讲道当成一场个人的show,在上面讲着一个个故事,而这个故事假以基督的名或者是菩萨的名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简单说就是在讲台讲道的有些传道人,他们讲的其实和世俗没有任何区别,不同的是他们能够扯到耶稣身上,就像他们所讲的那样,其实和其他宗教没有任何区别,只需要将“阿弥陀佛”换成“哈利路亚”就好了,听众丝毫不会感到不舒服。

神学生的量化并不能增加信徒的量化,尤其是委身于神的基督徒。神学教育必须从量化走向质化,这是教会的唯一出路。如果我们只注重量化,而不管这些学生的质量怎么样,那么对于我们教会而言就会产生真理的偏差。就会形成讲真理的传道人往往成为没有人喜欢的传道人,而成为只讲故事的传道人的市场,这样的教会只能吸引一些爱听故事的老年人,而不能吸引拥有理性思考的年轻人。

量化,是一个可以显出政绩的工作。往往一个学校可以放豪言说我们学校已经培养了多少学生了,但是这些学生的质量却鲜有提及。今天很多的神学院都在扩招,我知道某省有一所神学院每年报考的人数有100多人,可是这个神学院能容纳的学生约为200名。几乎每年只要报考的人都会录取,根本不管这其中什么质量之类的问题。而中国的神学院和中国今天的大学比较类似,都在为生源而发愁,所以一有学生报考几乎没有什么评判就会录取。毕业其实也和其他大学相似,报考容易毕业也容易,有的甚至连一篇论文都不需要写就能毕业,只看你是不是交够了钱。这样的毕业生能干什么?这也是今天中国为什么难以出现神学家的一个重要因素,神学家都在教会中被消磨掉了,他们的逻辑和他们的能力要靠一群什么都不懂的信徒来评判。量化的结果是“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遍地都是”。我听过一个县两会的负责人这么说:我们县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传道人。讲个道有什么难的?是个人都会!而事实是这个负责人什么培训班都没上过,讲道简直天马行空,只是因着势力把持着这个县的教会。

因材施教是社会教育者都明白的一个问题,奈何我们教会始终不愿意明白,我们培养的大量的传道人不但没有为教会带来祝福,反而带来的是真理的更加隐匿化和边缘化。质化,是今天教会培养学生不得不思考的一个问题,如何将量化转化成质化是教会复兴的关键。我们先来说一下质化的好处:首先,质化可以更加精准的筛选出来优秀的人才,将这些人才进行有系统的真理装备,可以提升现阶段教会的理论水平,脱离一般“迷信化”的信仰。再次,质化可以使教会对外有理性的思考,从而为教会找到如何与社会相适应的道路,避免今天的教会与社会脱节越来越严重。并且,质化可以更好的建立一支专业的属灵队伍,讲台信息不容易出现冲突,不会由于乱解强解而使信徒成为异端的掳物,使信徒可以系统化地了解信仰内容。最后,质化可以精简教会的机构,做到有选择、有计划的培养合适的人才。世上有一句话叫做:厨多汤遭殃,龙多不下雨。有时间一些问题悬而未决或者办成一团乱麻恰恰是因为人多的缘故。

最后,我以一个圣经故事来做结尾:士师记第七章有一个这样的故事:有一回,米甸人来找以色列人的麻烦。士师基甸就带了三万二千人准备痛揍他们,结果耶和华说:人太多,胆怯的人就别去了。结果走了二万二千人,剩下了一万人。耶和华又说:人还是多。基甸最后又遣散回去九千七百人,剩下了三百人。而这剩下的三百人都是勇士,基甸在神的同在里面,带领着三百人就将“如同蝗虫一样多”的米甸人和亚马力人全都消灭了。

不好的人混进了队伍中不会被优秀的人带动的同样优秀,反而会将原来优秀的队伍整体战斗力被严重拖垮。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间,就是因为他们中间充满了闲杂人,天天在里面发怨言,才导致他们在旷野漂流三十八年之久。

历史已经多次告诉我们,量化的标准不是复兴的关键,质化才是教会应该努力的方向。中国教会在中国社会中如果不明白这个之间的转化,只会在社会的高速发展中将教会进一步带入“文化的”灾难里面。“千人诺诺,不如一士谔谔”,昔日赵良的一句话没有唤醒居功自傲的商鞅,希望这句话能够唤醒我们今天正处于社会发展期的中国基督教。

(本文作者系河南教会的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

微信 更多
@转自福音时报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42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