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军牧师《差异神学》第九章 :生命的差异

李大军牧师《差异神学》第九章 :生命的差异
1/ 1
《差异神学》作者李大军牧师(图:李大军) 《差异神学》作者李大军牧师(图:李大军)

差异神学之差异,不是事物优劣比较的差异,也不是指同类事物之间劣势与劣质的差距,而是指在上帝的创造中,平行并运行于事物个体与整体相互联结在性质与性能中的不同赋予,以区分物与物、人与物、人与人关系存在的性能与特征,这些性能与特征是好的善的美的真的,是来自上帝创造时赋予的不同形态差异。比如,男人与女人、高山与大海、鲜花与小草、中国与美国,汉语与英语,没有谁好谁不好,在上帝创造的世界中都是好的,却是不同的,是有差异的;差与异是相互连接的,共同荣耀着上帝,这就是差异神学的差异。

第九章  生命的差异

下面从圣经来看人体生命的差异。

一、人体生命差异的来源

上帝造人,为什么不造一样的人,却是造的是不一样的男人与女人呢?而造男人与女人用的材料与方式都是不一样。这就是上帝在其创造人时赋予人体生命的差异。

圣经创世记一章26节上帝说:“我们要按着我们的形象,照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牲畜和全地,并地上一切的爬物”。在创世纪一章28节记载,上帝对人祝福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我们再读下面创世记经文:野地还没有草木,田间的菜蔬还没有长起来;因为耶和华神还没有降雨在地上,也没有人耕地,但有雾气从地上腾,滋润遍地。耶和华 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耶和华 神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耶和华 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耶和华 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 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创 2:5-8,18,21-25 )

从圣经中,明确的看到上帝造人时,用泥土造男人,在泥坯的鼻中吹入生命的气息,创造出了有灵的第一个男人,上帝给他起名叫亚当,“亚当”的含义是“人”。上帝造男人后,看到亚当孤独,就为他造一个配偶,在亚当沉睡之际,取下他一根肋骨,又把肉合起来,上帝用男人这根肋骨造成了第一个女人,取名叫“夏娃”,夏娃的含义是“生命之母”。上帝把夏娃领到亚当跟前,亚当立刻意识到这个女人与自己生命的联系,他心中充满了快慰和满意,脱口便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啊!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他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很清楚,男人和女人,都是上帝创造的,但创造时却是有差异的选择,原本出于一体,最后也是结为一体,但却是不同的,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一创造材料的差异:男人是用泥土和神的生气创造的,女人是借着泥土和神的生气已经创造好的男人里面的一根肋骨创造的;二创造方式的差异:男人是上帝用泥土做一个人的样式,然后吹进自己的一口生气,女人是从上帝从已成的男人身体上取的一根肋骨。这我们看到,在上帝的创造人的过程中,材料与方式的差异,便成就了男人与女人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命体,上帝便赋予了男人与女人生命差异的品性与机能,反应在形体、生理、情感、肤色、知觉与责任的不同差异里。于此,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在男人与女人里,每一个人又有不同性情的差异,世界上才找不到同一个一样的男人和女人,但共同承载着生命的责任与义务,彰显着上帝创造生命的奇妙与荣耀,连接着生命体的共存与共融。

然而,从上帝创造男人与女人的差异里,我们还清楚地看到一个事实,在亚当和夏娃犯罪后,上帝对男人与女人的责罚也是不同的,形成了处罚的差异性,男人要劳累,必须汗流满面承担起人生存的重大责任,而女人因受不住诱惑要承受着怀孕生产之苦。

二、生命在差异里奔跑 

男人与女人虽是差异的生命体,却又是生命的彼此联结,互为一体,不可分开,共同呈现在生命的差异里。人生命里的差异,因上帝的创造目的性与方向性,却是一种和谐的连接,分布在每一个人与每一个生命之中,贯于每一个生命之内,共同在上帝的创造与荣耀中奔跑,这也是上帝造人的目的。

上帝造人的目的,圣经很清晰的告诉了我们, 一是管理上帝创造的万物,上帝说:“我们要照著我们的形像、按著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创1:26)二是彰显上帝的形象,上帝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创1:27)。 三是荣耀上帝的名,显明上帝的美德,“就是凡称为我名下的人,是我为自己的荣耀创造的,是我所作成、所造作的。”(赛43:7)“这百姓是我为自己所造的,好述说我的美德。”(赛43:21)人是造物主的杰作,是上帝在地上的代表。

人,作为上帝在地上的杰作与代表,不论男女差异,国度差异,种族差异,文化差异,年龄差异,性格差异还是肤色与高矮的差异,生活与生存的目的与方向,朝着一个目标奔跑着,这目标就是管理着上帝创造的这世界,荣耀上帝的名,体显上帝的美德,这是上帝对人生命的规律,这一规律又构建着人的生命轨道,让每一个人的生命以差异的方式呈现,这就有了差异生命的轨迹和不同生命的结局,天堂与地狱的差异,但是不管怎么样,每一个人生命的方式,都离不开上帝创造时赋予的生命轨道,那怕结局不一样,或生或死,是忧是乐,是哭是笑,是累是苦,生命都在差异里奔跑。

三、生命之差异成生命之万千

生命之差异成生命之万千。纵观生命的轨迹,从远古到未来,生命之万千在于生命之差异,这差异在于上帝对每一生命体创造的奇妙设计。

岁月更递,生命繁衍。从生命的品质与迹象看,从昆虫,动植物、人类,宇宙、宇宙外星系所充沛的生命体,没有完全一样的生命,这在古希腊的哲学家莱布尼茨就意识到了,他曾经说过:“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世界上的事物千差万别,各不相同,迥然各异,各有各的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一棵树上的两片树叶,其形状、颜色、大小、筋脉也不会一模一样,完全相同现实中是没有的;即使外观一样,但内部结构也会有所差,异即使连内部结构也一样,那其中的微观粒子也会有所差异,即使连微观粒子也一样,但内部粒子的运动也未必一样。每一样或每一个生命,都是上帝独有的创造,赋有奇妙的作为在其中。因此,每一生命个体,是上帝奇妙与大能的作为与设计的成果,各存差异,各有差异。这就是为什么世上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人,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的根源所在。故而,有生命的差异成生命之万千。

生命的差异成生命之万千,应验着圣经的一个宣告:“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衪的手段。”(诗19:1) 生命之差异,彰显着造物主的全能、智慧、设计和主宰,在不可思议的浩瀚宇宙里,让人有了一个清醒的认知:维护好世界与生命的差异秩序,就是维护着上帝赋予人管理的自然秩序。而非以“科学”或人为的一统天下成固有秩序,强夺上帝创造宇宙世界的差异秩序。其实,在宇宙世界的差异秩序中,为上帝荣耀着的正是这生命万千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