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寄语2019丨新的一年,做个与“老我”和好的“新我”

基督徒寄语2019丨新的一年,做个与“老我”和好的“新我”

很多时候教会的讲道喜欢强调“新我”,把“老我”和“新我”对立起来,有我没他,有他没我,这样我们信耶稣之后,必须先杀死“老我”,才能进入“新我”。

在时间观上,这种论调强调对立的时间观。与“老我”和“新我”对应,信耶稣之前的人生和信耶稣之后的人生被对立起来。

如此一来,“新我”的成长建立在对“老我”的否定之上,“新我”的成长过程也是一个与“老我”不断对立的过程。

但是常常在教会的一些教导中,笔者发现一个令人诡异的现象就是,虽然把“老我”否定掉,但是“新我”的成长却又不断在反对“老我”中进行,因此对于信耶稣之后的“新我”来说,“老我”始终参与其中,信耶稣之后的时间里,却总与新耶稣之前的时间纠缠在一起。

究其原因,我们没有厘清“新我”的概念,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新我”,大多数是以信耶稣这么一件机械的事作为界限来划分,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新我”只不过是“老我”的延续,换了一套衣服,其内里还是“老我”而已。

教会教导中还有一个信息就是饶恕。耶稣在被钉十字架的时候,为那些钉他的士兵祷告,饶恕他们,耶稣教导说要饶恕敌人的过犯,为逼迫你的人祷告,因此教会在教导信徒的时候就强调饶恕敌人。

但是这里的敌人是我之外的另一个人,另一个个体,而不包括“老我”。那么我们在对敌人饶恕的时候,对“老我”这个敌人却不饶恕,我们在为敌人祷告求赦免他们罪的时候,“老我”却不在祷告的范围之内。那么如果“老我”不是敌人,那为什么要和“新我”对立呢,如果他不是敌人那又是什么呢?

所以在敌人和“老我”之间,“老我”就处于尴尬的境地,无处安放。因此我们只能饶恕敌人的时候,继续生活在对“老我”的仇恨中;另一方面在不知道什么是“新我”的情况下,延续着“老我”。我们最反对“老我”,时时强调饶恕,却又处处像“老我”一样充满仇恨。

在“新我”不明确的情况下,笔者发现有一些传统教会喜欢强调宗教仪式对“新我”的建造。这个前提是把圣经当做一个恩惠的水桶,把宗教仪式当成恩典的开关,以为只要按时聚会,按时祷告,按时禁食,按时读经就可以为“新我”流出营养,否则就是“老我”不断强大。所以这里“新我”等同于宗教仪式,一旦没有按时完成任务,就觉得心里没有平安。但是他们忘记了,耶稣是平安的主,他岂能因为漏掉几次主日崇拜就把平安从你心里拿走呢。

在谴责“老我”上,我们满腔热情不遗余力,但是在建造“新我”上,却又如此胆颤心虚。仿佛他们信仰的不是耶稣,而是一位小气之人,唯恐得罪了他而失去了好处。

耶稣有一个关于恶仆人的比喻,主人免了仆人的债务,但是仆人出去揪住欠他十两银子的同伴,掐住他的喉咙,向他讨债,并把他下在监理。那么上帝饶恕了我们,我们为什么还要像那个恶仆一样不能饶恕“老我”呢。

那么“老我”和“新我”究竟是什么呢?

一个人去寻找宝贝,走过沙漠,走过雪山,跨越四季,终于有一天,他找到了宝贝,此时一切的灰心丧气,一切的疲劳和抱怨都消失了,他沉浸在找到宝贝的喜悦中,此时的他回想起曾经经历的失败,曾经历的困难,百感交集,但是宝贝找到了,他的人生从此不再一样。

如果我们把福音比作宝贝,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那个寻找宝贝的人,在没有寻到宝贝之前,我们可能自私,可能悲观,可能胆怯,我们不知道宝贝是什么,也许认为我们是在为自己寻找可以发财的宝贝。但是一旦我们寻找到福音这个宝贝,那么我们的人生就发生了变化。诚如我们之前背对上帝,看到的只有自己的倒影,现在我们面对上帝,看到的就是光明。

那么这里的“老我”就是在没有寻找到宝贝之前的我,要知道为了宝贝,我们必须去寻找,但是我们不愿经历苦难,不愿经历跋涉,找到宝贝之前的过程是整个寻宝之旅中必须经历的,因此“老我”是必然经历的过程,但是一旦我们找到宝贝,我们就相当于把身体转换过来,转换了我们看待世界的视角,我们发现那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因此,“老我”也有他的价值。

所以“老我”不是“新我”的敌人,而是“新我”的朋友和同伴,我们要饶恕敌人,同样要饶恕“老我”,因为“老我”和“新我”是我们人生这个旅程中的两端路,不能分割。

只有认识“老我”我们才能不去重复老我。

“新我”意味着什么?“新我”是什么?

耶稣在三个仆人的比喻中说的很明白,那个拿了一千两又努力赚了五千的仆人受到主人的嘉奖,而那个把一千两埋起来,等主人来了完璧归赵的仆人受到惩罚。在这个比喻中,我们看到在这两个仆人中的区别是责任。

在这个故事里,耶稣想说的是责任不是消极的,责任是积极的。同样是保管银子的责任,一个积极赚取,一个消极等待。再比如你对父母负有养老的责任,但是不是说把吃的喝的给了父母,每周除了送吃喝之外,你不愿多呆一分钟,这样你就完成了你的责任?按照摩西律法,是完成了责任。但是耶稣说,这样还不够,你还要陪伴父母,让他们开心。那么这就是责任的积极性。

在那个年轻的财主看来,摩西的律法他都遵守了,在犹太人看来他是个不错的人了,但是为什么还怏怏不乐的离开耶稣呢,显然他不愿把自己的财产卖掉分给穷人。把财产卖掉分给穷人这是一个积极的责任。

所以如果说“老我”是消极的,在把耶稣接纳为自己的主之前,我们看到的只有自己,一切都是自己的,都是自我的。在把耶稣接纳为主之后,我们的身份变了,我们变为上帝的管家,对于我们拥有的一切,我们要担负起积极的责任。照顾家庭的时候,多给家庭欢乐,照顾父母的时候,多给父母温暖,照顾朋友的时候,多给朋友理解和支持,照顾事业的时候,要努力和坚韧。

如果说我们信了耶稣就变成一个新造的人,那么这个新造的人可能要付出的更多,也许在信耶稣之前,每天可以打游戏,可以睡懒觉,可以抽烟,但是信了耶稣,你就得用做这些的时间,去陪伴家人,去读书学习,去做公益,去认真休息。

所以,“新我”意味着我们付出更多,但是我们付出的时候,赚取了更多的快乐和幸福,因为耶稣改变了我们的生命;“老我”意味着时间和金钱都是我的,想怎么享受就怎么享受,想怎么浪费就怎么浪费,而最舒适的则是在懒散中什么都不做,没事抽抽烟喝酒酒,玩玩游戏打发时间,但是这些活动之后,你收获了什么呢?就像那个把一千银子埋起来的仆人,什么也没收获,反而失去了宝贵的时光。

面对“老我”,我们需要时时警醒,时时对照。所以“老我”不需要我们打倒和忘记,而是要时时陪伴“新我”的成长。

因此,“老我”是需要我们饶恕的敌人,我们不应该生活在与“老我”的敌对中,“老我”是我们人生的必然阶段,在之后的“新我”里,“老我”也会参与其中。

因此与其把“老我”当做敌人打倒,不如把“老我”当做伙伴,时长伴随左右。在“新我”的生命中不断看到过去之我的缺点,因为“老我”这面镜子,而让“新我”保持警醒,不再重复“老我”的旅程。

让“老我”成为朋友,不断提醒“新我”,让“老我”成为老师,不断指导“新我”不要重走旧路,让“老我”成为鞭子,鞭策我们积行使责任。

与“老我”和好,在新的一年中,因为“老我”的同行,让“新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