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报告揭示了美国福音派五类人群,将有助于“什么是福音派”的讨论

新报告揭示了美国福音派五类人群,将有助于“什么是福音派”的讨论
图片来源:Unsplash/Shaun Frankland

自从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福音派的本质已经成为福音派人士所关注的焦点。依据这些讨论,一份新报告出炉,其中提出了美国福音派的五类人群。

11月1日,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宗教与公民文化中心(Center for Religion and Civil Culture at the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公布了这份名为《美国福音派的类别》(The Varieties of American Evangelicalism)的报告。这份报告提到了五类人群:特朗普派福音派(Trump-vangelicals)、新基要派福音派(Neo-fundamentalist evangelicals)、自我派福音派(iVangelicals,)、神国基督徒(Kingdom Christians)以及和平与正义福音派(Peace and Justice evangelicals)。

用以区分这些人群是有三个标准的:“首先,每个类别都有一个关于福音派神学的基本看法。其次,无论该人群是否倾向于自身派别,他们都认同自己是存在于‘美国福音派’这个更大的范畴里面的,他们的教会和其他分属组织也标识为‘福音派’。第三,他们的神学决定了他们在世界上的行动方式,包括合适的社会和政治行为,以及对不认同其宗教信仰之人的态度。”

该报告也指出,某些福音派人士并不合适这五类人群中的任何一个。他们可以在这这些人群中自由穿梭,也可以属于多个人群。举例来说,该报告认为,美南浸信会伦理和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拉塞尔·摩尔(Russell Moore)被划分为“新基要派福音派”之中。但在某些问题上,他又符合“和平与正义福音派”的特征。

在某些类别中,似乎存在着更为广泛的神学观点。这点已经被提姆·凯勒(Tim Keller)和杜祁福(Creflo Dollar)所证明,而他们两位都是“自我派福音派”的“典型代表人物”。

特朗普派福音派是基督教民族主义者。该派别的核心为:他们绝大多数都是白人,但也包含一些拉丁裔和黑人牧师。他们重视政治权力的获取。很多人还相信,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上帝选择并祝福了特朗普。该派别的代表人物有帕特·罗伯逊(Pat Robertson)、詹姆斯·道布森(James Dobson)、葛福临(Franklin Graham)和小杰瑞·法威尔(Jerry Falwell Jr.)。

新基要派福音派也是特朗普相关派别的一部分,但他们寻求与特朗普保持距离,并且更为严厉地评判特朗普的道德错误。他们强调个人道德和对正确神学的理解。该派别的代表人物有阿尔伯特·莫勒(Al Mohler)、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和托尼·埃文斯(Tony Evans)。

自我派福音派源自超大型教会运动。他们虽然在政治上或多或少地趋于保守,但没有强调政治,也避免党派偏见。他们大多是白人,生活于市郊,以周日敬拜和个人提升为中心事务。该派别的代表人物为约尔·欧斯汀(Joel Osteen)、杰克斯(T.D. Jakes)和“山丘之歌”(Hillsong)的牧师们。

神国基督徒会参与小型的,非白人的教会敬拜。这些教会通常位于市区的租赁空间中。他们一般不会自认是福音派,但持有福音派信仰。这一人群的政治和社会参与倾向于超本地化,重点关注贫困和种族不公正。对于“神国基督徒”而言,很少有一般性典型形象,但该派别的代表人物还是有克雷格·鲁斯金格(Greg Russinger)、凯文·哈(Kevin Haah)和里·德·里昂( Lee de León)牧师。

和平与正义福音派通常也被形容为“左派福音派”。该派别源自1973年的《芝加哥宣言》(The Chicago Declaration of Social Concern),因此具有政治活跃度和自由主义色彩。虽然这类人群大多活跃在于民主党内部,但他们也常发现自己其实是民主党左派的领袖。他们关心并支持大多数自由主义者关注的问题,比如战争,种族主义和移民问题,但有些人也会反对堕胎(尽管他们往往不会强调堕胎行为本身是非法的)。此类人群的代表人物有吉姆·沃利斯(Jim Wallis)、托尼·坎波洛(Tony Campolo)、威廉·巴柏(William Barber,)、Soon Cha Rah、戴维·古谢(DavidGushee)和肖恩·克莱博恩(Shane Claiborne)

对于福音派的定义问题,历史学家和社会科学家还是存有长期争议的,但特朗普的当选推动了这个问题。根据2016年总统大学结果揭晓时的民意调查显示,有81%自认为福音派的白人福音派人士投票支持特朗普。之后又有一个更为可靠的数据,它比之前的81%要略低,为75.8%。但“81%”这个数据经常被引用,由此陆陆续续带出了几个争议性问题,如:非白人应该被排除在福音派之外吗?自我认同是识别福音派的最佳方式吗?那些被认定是福音派,却不持有福音派信仰的人士又该如何?那些持有福音派信仰,但不认为自己是福音派的人又该怎么算?“白人福音派”现在是否只是个没有神学意义的政治类别吗?

为了能更好地理解其中一些问题,2017年12月,研究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earch)根据收集到的调查数据,发表了一份有关福音派信仰的报告。该报道指出,对于很多自认为是福音派或获得重生的人来说,只有45%的人真正持有福音派立场。而在那些持有福音派立场的人群中,有31%的人不会自认为福音派。

今年5月28日,全美福音派协会(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也发表了一份名为《福音派 — 广泛多样性中的共同信仰》(Evangelicals — Shared Faithin Broad Diversity)的声明,试图对特朗普时代的福音派身份混淆进行澄清说明。

该声明表示:“因为美国有着数以百万计的人群,而世界上有着比这更多的人。我们的居住地点,投票方式,教育水平,甚至地方文化的表现形式都有不同的亚文化圈。每个人都有着彼此不熟悉或感觉不适的独特信仰和习俗。即使某些亚文化圈之间并没有达成共识、联系或者沟通,但这些亚文化圈或亚文化圈的领导人还是会被认为是所有福音派的典型代表。”

全美福音派协会还称,无论政治信仰如何,福音派都被四个基本事实所认定。它们是:
• 圣经是我所相信的最高权威
• 就我个人而言,劝说非基督徒相信耶稣基督是他们的救主,这点非常重要
• 耶稣基督死在十字架上,这是可以消除有关我罪恶的惩罚的唯一方式
• 只有那些仅仅信靠耶稣基督并将其作为救主的人,才能得到上帝所赐予的永生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