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回家可以祭祖吗?

春节回家可以祭祖吗?

春节回家,不少人免不了遇到祭祀祖先的惯例,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关于能否祭祖问题不但在传教史上有着激烈的争论,在现实生活中也存在巨大的矛盾,在信徒和家族非信徒之间就是否祭祖的争论可谓头破血流,那么究竟“能不能祭祖”、“祭祖是迷信和偶像崇拜吗?”这样的问题,我们既要回到历史中寻找借鉴,也要有着自己的思考和答案。

西方传教士对中国传教时期,就是否可以祭祖这个问题产生了十分激烈的争论。这场争论中,不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态度如何,他们的根本出发点都是一样的,那是站在基督教文化优越性的基础上来评判中国传统文化。

对于是否可以祭祖这个问题,出现了基要派和自由派两种不同的态度。

在对中国传教路线上,基要派采取的是底层路线,所以他们很难接触到中国士大夫这个有教养的文化阶层,因此他们对祭祖的理解就是从底层百姓的祭祖印象而来。因此在基要派看来,祭祖是种偶像崇拜和迷信的行为,是对基督教教义的破坏,对上帝完美的亵渎,与摩西十诫的第二戒完全不符,因此他们激烈反对信徒祭祖。

自由派采取的传教路线是自上而下的路线,因此他们通过自己对传统士大夫,这一受儒家文化教化的有教养阶层的观察,持一种理解和宽容的态度,认为他们祭祖活动并非偶像崇拜,而是他们缅怀祖先的方式,这些方式有利于家族纽带的固化,和道德伦理的强化。

关于能否祭祖,双方的争论高峰出现在1890年在上海召开的新教传教士大会上。

在这次大会上,自由派传教士丁韪良提交了自己的文章《中国的祖先崇拜——恳请容忍》,其观点认为中国人的祭祖并不是偶像崇拜和迷信,而是一种文化传统和习俗,其发挥着巨大的社会影响和社会作用,其作用包括:1,“有助于巩固家族团结”,从而成为社会的纽带;2,“有助于培养和维系社会的道德规范”;3,“祖先崇拜是中国精神生活里一种活生生的信仰。”(转引自王立新《美国传教士与晚清中国现代化》)

在丁韪良看来,跪拜祖先仅仅是表达尊敬的一种方式,就像跪拜父母,跪拜官员,或者乞丐乞讨时的跪拜。至于祭祖是不是偶像崇拜,那就要看祭拜者是向祖先祈求保佑还是表达尊重,前者是把祖先当成神,显然是偶像崇拜的一种,但是后者显然不是。丁韪良认为,中国人向祖先祈求保佑并不占据多数,因此大部分祭拜祖先与基督教并不冲突。

持反对意见的基要派以内地会创办人戴德生为代表。戴德生对中国人的祭拜祖先持一种严厉的反对态度,“祭祖一事,自始至终,从头到尾以及一切与其有关之事均属偶像崇拜。除了耶和华之外,崇拜任何人都是违反了上帝的戒律。……丁良博士的结论是完全错误的,甚至讨论‘容忍祭祖’这样的题目都不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做的。”(引文同上书)

今天关于基督徒能否祭祖的问题争论,都是上面历史的延续,不论反对还是赞同,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传播基督教。基要派是怕因为祭祖问题影响了信徒对上帝的忠诚,从而带来教义上的诘难,他们要打造一个信徒只听上帝指挥的宗教团体;自由派宽容祭祖的出发点则是为了减少上层士大夫加入基督教的阻力。

但是笔者认为,双方的争论皆忽略了耶稣的教导,而是从宗教教义本身出发来定性祭祖的问题。回到耶稣的教导,也许我们可以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首先,我们在对待中国传统文化的心态上,要去除掉西方传教士那种文化优越性。以中国人的身份在信仰的基础上与自己的文化进行对话。而不是说你一信了耶稣就马上变成外国人了,自己文化全部视为糟糠而抛弃。

耶稣在传福音的时候,遇到一个希腊妇人,他的女儿被鬼附了,于是他来见耶稣,请耶稣把鬼赶走。耶稣说:“让儿女们先吃饱,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 妇人回答说:“主啊,不错;但是狗在桌子底下也吃孩子们的碎渣儿。” 耶稣对她说:“因这句话,你回去吧;鬼已经离开你的女儿了。” 她就回家去,见小孩子躺在床上,鬼已经出去了。 (马可福音 7:27-30 和合本)尽管对这段经文中“狗”存在不同解读,但是有一点是大家都承认的,那就是耶稣对这个希腊妇人并无恶意,而是充满怜悯,最终耶稣帮助了这个妇人。

在另一处经文中记载了耶稣与撒玛利亚妇人的对话,耶稣渴了向这个妇人讨水喝,妇人说你是犹太人怎么向我讨水喝呢?因为犹太人把撒玛利亚人看成外邦人。因此耶稣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  (约翰福音 4:7,9-13,21-23 和合本)

耶稣这里对待希腊人和撒玛利亚人并没有像犹太人那样持一种排斥的立场,而是持一种超越的立场,既然上帝是创造世界的上帝,那么信仰同样超越人类之间的不同文化。

其次,我们对上帝的信仰是用心灵和诚实,而不是用法利赛人的律法和祭司的赎罪献祭仪式。因此在外在上看来,希腊人和撒玛利亚人都是犹太人所不认同的,都是犹太人排斥的外邦人。但是耶稣所说的对上帝的信仰是心中的诚实,是心灵的敬拜,那么不管什么仪式,只要对上帝的敬拜是发自内心的诚实就可以了。

因此祭拜祖先这样的形式显然不会影响对上帝的诚实敬拜。但是我们对祭拜祖先也要把握其中的内容,如果我们把祖先当成高居神仙界的神灵,祈求他们保佑来年发大财,这显然是和信仰相违背的,因为上帝强调的是公义,做工的得工钱,而祈求祖先让自己发财显然是违背劳动定律的。

如果我们祭拜祖先仅仅只是为了表达我们的怀念之情,那么笔者认为这是自然可以的,因为对已逝去亲人的悼念也是道德要求的一部分。因此当我们持着这样的立场时,春节回家在家族祭拜祖先的活动中,我想作为基督徒的你可能有更大的选择余地,只要不动摇自己内心对上帝的诚实信仰,那么外在具体怎么做,这些都不是问题。但如果我们的祭拜祖先中掺杂了只是为了随从风俗而祭拜偶像的话,那么内心就已经违背了自己的信仰。

在春节这个大团圆的节日中,祝福每一位基督徒都能够从信仰出发,化解与传统文化的敌对和冲突,而多些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和宽容,因为基督徒应该有更高的境界和高度来看待现实中的文化问题。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60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