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读本注释:历代志上08章

精读本注释:历代志上08章

精读本注释 历代志上第8章

81-40 便雅悯支派的家谱:补充了7章6-12所论及便雅悯支派的家谱。然而,这也并非是完整的家谱。尤其是此家谱似乎是瞄准某一特定人物而进行了记述,此人物就是在以色列建立第一个王朝的扫罗。本书作者想要藉着刻画扫罗来自然而然地连结以大卫为中心的历史叙述。本章中的家谱非常复杂,很难把握正确的家谱之脉。这种混乱似乎是因记述了以族长为中心的家谱。事实上,圣经中的家谱具有非常多样的形态,在这里可以暂时考察一下家谱。圣经中的家谱主要是按着个人、家族、支派、民族等血统顺序进行记录,大都记载了男性的名字(创11章29)。编篡家谱的动机是:①为了明确继承权的合法性;②为了确保祭司之职,君王之位,利未支派的事工诸多世袭职位的永续性与特权;③为了确认并保证宗族的纯正性等。记录的对象有以民族为单位的(创19章37,38;22章20-24;25章1-4),也有以个人为单位的(拉2章59-62;尼13章23);其年代,有从上到下的(路4章18-22),也有从下到上的(拉7章1-5)。在对待圣经所记录的家谱时,我们当注意以下几点:①有时会从广义上使用称呼家人的用词(父……子等);②有时同一家谱之内,人名、地名、支派名会混在一起。总而言之,我们可以藉着圣经中的家谱来再一次确认所有人类都源自亚当一人的事实与神关于“女人之后裔”的应许终于藉着耶稣基督而得以成就的事实(创3章15)。

81-28 以忽的后裔:在便雅悯的子孙中本文主要详细记录了以忽的后裔,那是因为以忽作为第二个士师,为以色列作出了很大贡献,并且其后裔中有很多勇敢的族长。藉着这些事实我们要认识到,当在历史上很好地继承先人的伟大信仰。

81-2 便雅悯的儿子:7章6记录说便雅悯共有三子,此处却说是五子。对这种差距有很多推测,据推测除比拉之外的四名都是孙辈以上的子孙。

83 比拉:是便雅悯的长子,也是比拉家族的祖先(7章6)。

86 以忽:是将以色列百姓从摩押王伊矶伦的欺压下拯救出来的左手便利的士师(士3章15):①他未曾屈服欺压之恶,反而除去了那恶 ;②而且具有深入虎穴展开行动的胆量与勇气;③发挥了使整个以色列支派团结一致的领导力;④是具有万事都在神主权之下的信心与强烈的耶和华主权思想的士师。主张:此词有时用来意指从亚伯拉罕到约瑟的以色列民族之“祖先”(约4章12),尤其多用来指十二支派的始祖雅各的众子(徒7章8,9)。然而,此处则单指部族的头领或共同体的领袖(12章27;出6章14)。

88 在摩押地:便雅悯支派的居住地离摩押地并不远,但沙哈连为何移居摩押却并不甚清楚。问题是:①神的百姓居住在摩押地的事实;②从外邦人摩押女子生了儿子的事实。据推测,以色列与摩押之间这样的关系设定是考虑到了摩押女子路得被载入大卫祖先之家谱的事实(得4章13-22)。倘若如此,本节体现了福音的普世性。基督徒并非是从血气、情欲或人意所生,乃是从神而生。

89 贺得:据语言学家的研究结果表明贺得是摩押女子,迦得所生子孙的名字皆有摩押式发音,尤其是米沙与玛拉干是摩押之君与偶像的名字。

811 户伸:虽是被逐的女子(8节),却记录到她的后裔极其昌大。本节使我们联想到又一个被放逐的妇人夏甲(创21章14)。此二女子的子孙都繁衍得非常昌盛,这些事实说明了神保护被人所疏远的弱者(林前1章27,28;帖前5章14),并且祝福他们(创21章18)。

813 比利亚和示玛……驱逐:迦特是非利士的五个主要城邑之一,以法莲支派曾攻打此城却遭到惨败(7章21),此城以坚固的要塞闻名于世(书11章22)。那地的居民极其强盛,对以色列百姓常造成威胁(撒上17章4)本文表明比利亚与示玛为以色列所遭到的羞辱(7章22)雪了耻:①他们视同胞的伤痛为自己的伤痛,断然冒险。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圣徒与哀哭者同哭,与喜乐者同乐的态度(罗12章15);②神决不会袖手旁观遭到不正当逼迫的人,必在合宜之时通过合宜之策施行公义(赛30章18)。

828 住在耶路撒冷:在大卫攻占之前,耶路撒冷一直是迦南人的领土<11章4-9,耶路撒冷>。本节记述了便雅悯后裔与迦南人居住在一起的事实(士1章27-30),强调了将要成为统一王朝与南王朝犹大之都的耶路撒冷。

829-40 以扫罗为中心的便雅悯家谱:本文记录了扫罗的家谱与扫罗之子约拿单的子孙。(9章35-44)再一次记载了此家谱。

829 基遍:据推测与基比亚是同一地,理由是:①基遍是扫罗的故乡,出现在撒上10章26的基比亚亦被称为是扫罗之乡;②此两个词的希伯来文词根相同,其含意亦几乎相近。此地位于便雅悯支派的外廓地区,耶路撒冷西北约9.6公里处。征服迦南时此地的居民因与以色列立约才得以存活(书9章3-15)。

833 扫罗:以色列在由士师时代转换为王政时代的过程中,整个社会陷入极大的混乱当中。扫罗正是此时为神所拣选过度期的统治者。将此时期视为过度期是因为:①他下达了士师时代士师召集支派的命令(士3章27)(撒上10章17;15章4);②行出先知般的行为(撒上10章10-12;19章24)。扫罗的这种举动是士师与君王的角色相混在一起的状态。扫罗最终丧失了统治权,其原因如下章①未能得到百姓的信赖(撒上10章27);②屠杀了神的祭司(撒上22章16-18);③杀害了与约书亚立约的基遍居民,破坏了指着神所起的誓(撒下21章2);④凭己意献上祭司所当献的祭,惹怒了撒母耳(撒上13章9-14)。究根追底其根本理由是违背神的吩咐(撒上13章13)而任意行事,并藉着那些事玷污了神的名。尤其是,因他是以色列最高领袖,其恶行与恶政给整个以色列带来了破损<耶22章1-7,领袖的责任>。虽然扫罗偏行己意破坏了与神所立之约,但神对以色列的永恒计划却不改变,神立大卫取代扫罗,使他牧养以色列这一群羊。

834 约拿单:虽身为王子却并没有嫉妒或排斥大卫,反而表现出了真实的友情。他们之间的情谊是圣经所说美好人际关系的代表事例,教导我们何谓惟靠真理的真正相交。约拿单为以色列而冒死从战的态度也体现出了他对民族的挚爱。 米力巴力:使我们联想到意指“与巴力争论者”的另一名字“耶路巴力”<巴力与他争论;士6章32>撒母耳记则记录他的名字是“米非波设”(撒下9章6)。此二书的名称之所以不同是因为:①“巴力”含有“主人”之意,但他的家族已不再是王统,故这句话与他不相配;②受到了欲排斥偶像崇拜的律法之影响。撒母耳记亦将33节的伊施巴力称为伊施波设(撒下2章8)。虽然他只不过是没落的王族,却能够形成昌盛家族是因为神成就了其先父约拿单与大卫的誓约(撒上20章15,23,42)。

840 有许多的子孙:指在基比亚之战中几乎被灭绝的便雅悯支派(士20章47),惊人的人口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