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神迹》第四章 疾病翳障见云天

《我相信神迹》第四章 疾病翳障见云天





往期回顾:

第一章 你不要惊奇

第二章 战士残躯振新身

第三章 毒癌无药根除



点击上面图片进入阅读页面

发邮件至 290050111@qq.com

你可以下载【讯飞有声

将本书内容复制入 讯飞有声 收听


     

第四章 疾病翳障见云天
 

  那是一个礼拜天的早晨,在别人只是另一个礼拜的开始,但在区佐治来说,却是他一生中最高兴、最不平常的一天。
 

  他在二十一年又五个月前,在宾州林市熔铁厂工作,不幸遇到意外。

  他以前在那里工作多年,一向做例行工作,平安无事。他和另两个人从锅炉旁,铁的熔液大桶里,取一小勺熔液,把勺拿到他们工作之处,将之倒入模型里铸造器具。
 

  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一日早晨,他们要把熔液送往比平时稍远一点的地方,回到熔炉那边时,见勺内还剩下一些熔液。他们趁那熔液末凝固以前,急忙把它倒入几乎装满新熔液的大勺里。
 

  他们倒时,铁倒入勺中,熔液因此溅出。
 

  他说:“我见到熔液飞来,立即自发的闭上眼睛。”但是眼皮并不能抵挡红熬的熔铁,熔液透过眼皮,灼透他的眼睛,照他自己说“好似油煎一般”。
 

  他在剧痛之下,跑到近旁公司护士那里,她很快地把那已经凝固的、如一粒涨开的麦子那样大的铁挪开,并且把他立刻送到眼科专家那里,医生马上把一剂止痛药给他吃,对他摇头说:“我很难过,我觉得你这一只眼永远不能看见。”他以后还有六个月十足的痛苦。
 

  铁是有毒的,医生虽给他施行预防治疗,他的眼睛还是很快的受到传染。六个月的长期剧痛,使他不能在床上躺卧。他在这六个月之中,虽稍稍睡一睡,但只能在寝室的地板上,才不致吵醒别人。
 

  来年,他求问过许多医生,包括宾州布市一位有名的眼科专家。这位医生检查他受伤的眼睛以后,叫他住医院,在那里再作详密检查,最后证实他的右眼永远不能复明,结果在一九二七年获得宾州因工伤目的劳工赔偿。
 

  一目失明已属不幸,但再过些时他开始注意到,另一只眼睛也越过越坏,这使他更为伤心。
 

  他对于阅读感到越过越难,他记得“远在黄昏天黑定以前,只因为不能看见,所以必须停止工作。我虽然从未对家人讲这件事,但他们皆知道,事实上我的视力正在消失着。”
 

  他以后又去见一位眼科专家,这位专家是当时全国的名医之一。他给他解释说:因他右眼失明,角膜蒙上厚厚的烙伤薄膜,遂使以前的一只好眼太过吃力。虽用眼镜,对于只好用一只眼担任太过吃力的工作来察视全景,也还是无补于事。
 

  他再问医生可否施手术,割除他受伤之眼的烙坏薄膜,但是医生说,因薄膜已陷入太深,不能割除。这使他受到将成为全盲之阴影困扰。
 

  一九四七年初,住在布市的他的大女儿,告诉他自己从电台听到福音广播,劝他和他的母亲同去参加聚会。
 

他们遂在三月第一次去那里参加神医布道聚会。
 

  他说:“我起初并没有完全相信,因为我知道有许多传讲神医布道的人,实际上一点也不能,所以我对之存有戒心。我能全心聚会以前,必须先清楚知道这种工作。”
 

  那晚他和他太太对这次聚会谈论很久,他们谈的时候,他作很多的思考。最后他说:“我相信孔女士有些道理,我想再去——下次再去时,就真正的全心参加。”
 

  他们在以后的两个月中,去过好几次,他说:“我见到这工作的外型和实质,疑虑全消,我知道那是真的。”
 

  五月四日是礼拜日,他们家中有客人,有两个出嫁的女儿和他们全家都在他家,他们准备在一点左右吃礼拜大餐。中午有一对青年夫妇前往参加聚会时,路过他家。
 

  他们说:“我们以为你喜欢和我们同去,你意思怎样?”
 

  他说:“对不起,我们家中有客人,我们还没有吃饭,并且现在已经太迟,去到那里一定没有座位。”
 

  但是他的两个女儿知道,如果她们不在那里的话,他们父亲一定要参加了。所以他们极力主张要去,结果他们皆同意前往。他们乘朋友的车,由一位青年驾驶,立即起程。
 

  他们到达迟了,聚会已经开始,会场中挤满了人,他们必须自愿站三个半或四个钟头时间才行。这时他们之中有一人见到,中间第四行一并有四个空位。
 

  他说:“这些位置好似正留待我们一般,我们从前门进入坐下。”那天有许多人蒙了医治。
 

  但他显然不在其中。他说:“后来,我听到孔女士作出我前所未闻的宣讲。她说神愿意每一个人得医治,正如他愿人人得救一般。”我想那是对的,所以我说:“神啊,求你医治我的一双眼睛。” 我没有求神医两只。
 

  事实就是这样,他一发出祈求,这一双瞎了的眼睛,立刻就开始烧热。他虽然相信神要医治他那一双眼睛,他还不能实时明白现在所遇之事的意义。
 

  他的上眼皮在遭遇意外时被灼去,成为v字形。他把睫毛闭下的时候,常常触到眼球,使他痛如火烧。他以为现在所发生的就是这种,但他注意到坐他旁边的一位女人,注视他大衣前面,他遂朝下面看那女人注视的地方,见到从他清了的眼睛里,流出许多眼泪把衣服淋湿。
 

  他笑看说:“我记得在那时觉得是多么的难堪,并且我也尽快的拿出手帕来抹衣服。”
 

  散会时他离开座位走出通道,但是他觉得他不能就这样的出去,他对和他同来的青年说:“我有一种最奇异的感觉,我虽无法解释,不过确有一件是我所不明白的事临到我。”
 

       那当然是他以前从未经历过的神的大能。
 

  这两对夫妇开始返回林市,他说:“我们转到自己的正路时,我注意到路上的牌子号码。我以前从未见过,我现在虽见到,仍不明白发生何事。”
 

  他接着说:“我们清清楚楚的过了小山,突然之间好似有一阵密云遮住太阳,立刻移去,遂发出明朗强劲的阳光。我举目望天,实际上一点云也没有。”
 

  他这才体会到有一件伟大的神迹临到他。
 

  那时他们在见到下面有路伸出的山上,他闭上“好”眼,用另一只盲了二十一年多的眼睛,看见车辆上到对面山上。
 

  他说:“我想那时我惊得发呆,我不能相信这事,我有很久没有讲一句话,我觉得我完全被神迹折服。”
 

  最后他向他的妻子欢叫说:“我能看见一切东西!”
 

  他们到家的时候,他另换一种方式进入。他家的设计是由正门通道进入厨房,但是,这一天他从寝室,经过餐室去到后门。
 

  他说:“通过厨房有我所买的一个小钟,那是钟面很小的一种挂钟。在我走去看钟以前,妻子说:“那钟是几点,你那只眼睛真能看见了吗?”
 

  他蒙上另一只眼,看看钟面,马上回答说:“五点三刻。”

  他妻子笑了,喜形于色的说:“多谢神,你真能看见了。”
 

  你会见到我既从未为他祷告,又没有为他按手。他在一九四七年五月的一个下午坐在会场,神医治他时,我并不知道。
 

  他去到二十一年前为他的一只“好”眼配眼镜的医生那里。当时医治他的那位医生已经死了,继任人还在那里。他请他为他验眼,但是在他验眼以前,他说:“这一只眼睛有一段奇妙的历史。”医生说:“请你告诉我吧。”
 

  在他述说经过情形以前,先问医生说:“你相信神的医治吗?”医生说:“当然相信。”知道他可以放心随便的谈,于是他把经过的情形都讲出来。这位医生作了一个详尽的检查,但是在检查时问他:“现在所用的眼镜是在那里配的呢?”他说:“就在这里。”医生说:“这样,检验纪录一定也在这里了。请等一下。”他进到案卷室取出记录,查看时不住的对他感到惊奇。
 

他检查以后,重新写下记录,最后他对他说:“你右眼的疤痕已完全消失。”接着又问他:“你知不知在上次检查时,你的另一只眼睛坏到什么程度?”他对这一切记得很清楚,他怕变成全盲,他点点头。
 

  这位医生说:“你不仅一双眼睛,乃是双目皆蒙了奇妙的医治!”
 

  他蒙医治两年以后,决定去见布市的手医生,开他的玩笑。那医生在他入院出院时皆诊治过他,并且向赔偿委员会签发证书——判定他因丧失一目应予赔偿。
 

  他说:“我知道经过这多年时间,他不曾记得我了,所以我带看太太同去,并且在口袋里带一张判定赔偿的纸条——于是去到医生那里,请他检查眼睛。”
 

  检查以后他问医生说:“你看我的眼睛怎样?”医生说:“极其良好,虽有一只比另一只稍稍好一些,不过那无关紧要。我的眼睛也是完全一样。你的左眼完全,右眼有八成半视力。”
 

  他听到这句以后,从口袋里拿出赔偿委员会的判决书给他看,医生读了感到非常惊奇,他不住地说:“这是奇事,真是件奇事。”
 

  他并不想否认他蒙医治,有记录在他面前,他也不能否认。这是神在区佐治的生命之中所行的神迹。


  “主啊,我要能看见。”这句话是他的祷告。他好象一千九百多年前的瞎子巴底买一样,听到耶稣说:“去吧,你的信救了你。”( 可十:五十二)




支付宝认献账号:290050111@qq.com

小提示:文末广告是微信官方的配送广告,内容与推送无关,但您的每次点击(无需反复点)都会给【國度榮耀】平台带来几毛收益,您的每一份支持都是我们前行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