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主品茗谈心》音频 第八章 品茗谈心(一)

《与主品茗谈心》音频 第八章 品茗谈心(一)




往期回顾:


第一章 失去了关系的宗教

第二章 这地上有七个荒年(上)

第二章 这地上有七个荒年(下)

第三章 我的儿女们不要我!

第四章 骗人的赝品(上)

第四章 骗人的赝品(中)

第四章 骗人的赝品(下)

第五章 亲密友谊的奥秘

第六章 三天的约会(上)

第六章 三天的约会(下)

第七章 相思成病和受到惊吓

《与主品茗谈心》第八章(一)


第八章 品茗谈心


在那三天里我会祷告、等候、敬拜或读圣经,但我注意到,与主相处最甜美最亲密的时刻,是在我与主喝咖啡时,这跟我从小就喜欢喝咖啡没什么关系,而是藉着品茗谈心,发展出我与主之间的「亲密情谊」(intimate friendship)。「品茗谈心」并不是基督教用词,一般在教会中,也鲜有谈论何谓亲密的情谊。

在约翰福音十五章,主耶稣说:「人为朋友舍命,人间的爱没有比这个更大的了。」(约翰福音十五章13节)希伯来文的新约圣经新译本使用“y’did”来译朋友这个字,而不是常用的“chaver”。“Y’did和David(大卫)有同一字根,意思是「最亲爱的」。约拿单和大卫就是这样相亲相爱、立过盟约的朋友。第9章会进一步谈何谓立约的情谊。现在要谈的是耶稣和属祂自己的人之间的亲密关系。

订个约会

大部分的信徒都知道神是无所不在的。祂可以同时造访一千间教会、临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回答一万个儿女特定的问题和祷告,祂也可以同时亲临祂几百个儿女的诞生和殉道的现场。祂的圣灵可以同时住在每个接受主耶稣的人心中,而这也是惟一的道路,让一个人可以恢复与以色列的圣者——耶稣那种爱的关系。祂知道每一个星辰的名字,祂只要稍微碰触一下地球的转动,立即能造成地表的大变动。既然如此,祂真的会与一个平凡的信徒约会,坐下来一起喝咖啡聊天吗?

没错!这就是我的发现,也是祂要我写本书的动力。祂渴望与每一个儿女,就是那些心中渴求,把祂当作最宝贵朋友的人,都有这种亲密的关系。主想要完全地认识我们,祂期待我们乐意向祂倾心吐意,如同我们敢于将心中的秘密和最信任的朋友分享那样。重点不在于我们喝的是茶、是咖啡、或是可可,而是让我们有一段与主轻松交谈的悠闲时间,不用赶时间,全世界的时间都在祂手中!不是吗?

刚开始我有注意到,祂想要我和祂一起有品茗谈心的时间,但我没有察觉祂所要的,就是像我和女儿艾莉莱每天早上一起坐下来边喝咖啡、边聊天。奇妙的是,自从得到祂的话语之后,我的日常活动也有所调整,可以常常在早上和凯伦、艾莉莱一起喝咖啡聊天。我将主话语那段再抄录如下:

「就像妳和妳的女儿有一起喝杯咖啡谈心的时间,我也要和妳,我的女儿,一起喝杯咖啡,让我们一起欢笑、哭泣,或者只是坐在一起。这对我非常宝贵,对妳也是吗?我知道对妳来说也是宝贵的。来吧,不论妳和妳女儿聊天或是安静,每一天都是宝贵的。带着妳所有珍藏的,到我这里来,我正等着妳。」

所以在那三天里,我常与主喝咖啡谈心,但没想到还要继续与主用这种方式谈话。直到三个星期之后,我听到圣灵对我说:「我们每个星期来一次品茗谈心如何?」

我对这个邀请当然感到很高兴!就这样接下来几个月,我每星期二早上总是与主有约。凯伦和艾莉莱知道星期三早上是属于主和我的,其他六天则是属于她们的。

过了一阵子之后,主提议我们每星期见三次面。我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地下不了决定,祂指出我心中的软弱:

「当我增加我们品茗谈心的次数时,妳为何觉得那么为难呢?是否这事暴露了妳的信心或者性格上的缺点呢?妳想要更多地得到我,或者要少一点呢?」

我自觉理亏,但又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反应,起初,我的回答是:

「当我们一星期只约会一次,我会觉得又特别又兴奋。每次离开时总觉得很饱足。我担心如果改成一个星期约会三次,会觉得这只是例行公事。况且我们两个恐怕没有那么多话可说吧?」我自知这个理由似是而非。主继续处理我提出来的「借口」:

「妳不认为我还有很多事可教妳,还有很多话可对妳说,是吗?」

「是的。」

「如果我想要每天跟妳谈心,妳有什么困难吗?」

「没有。」这时我明白真正的问题是什么了。为解释这个问题,我必须先描述一下与主品茗谈心时真正的属灵气氛。当我们一听「品茗谈心」时,感觉应该是个轻松的时段,我可以随意坐下来和耶稣天南地北聊聊,正如「夏夜坐在门廊上的两个老朋友」那般。

听起来似乎如此,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这段时间我是很得滋润、很有收获,心情激动又很快活,却同时又很疲累、心神不宁。

首先,我们的主耶稣是一位非常渊博、浩瀚又不易了解的「人」。祂不能预测、不能规范也不被掌控。祂的智慧深探灵与魂之间的任何空隙(参考希伯来书四章12〜13节),祂对我们心思意念的洞察力叫人叹为观止。任何人与主在一起不可能感到完全地自在与松懈。这并不是因为祂不仁慈或者胁迫人,祂乃是真正的温柔,滋养我们,又体贴我们的软弱。总之祂是神,我们却不过是蒙恩的罪人,差距实在太大了。

当我跟祂在一起的时候,不可能举止「正常」。不管此生我可能和祂有过多少次的品茗谈心,每回在一起时,我总是觉得自己如此渺小、不成熟、又无可救药。然而,我必须补充,尽管我是如此地不堪,但我却深深感受祂的爱,被祂珍惜、得祂安慰。想想看,全宇宙最好的老师来教导我,是何等荣幸,何等恩宠,又何等蒙福啊!然而上述的困难,就是令我犹豫不决的真正原因。

当我一星期和祂相会一次时,我总是紧张地迎接约会的到来。在清早敬拜后,开始煮咖啡时,我坐立不安,心情有如洞房花烛夜的新娘,又紧张又期待。

当我终于面对祂的时候,在开始的五到十分钟,我常常是全身颤抖而且哭泣不止。为着谁要先说话,或者担心我的动作、话语、仪表有什么地方让祂不喜悦。有时我甚至怀疑,我们是不是在进行一个「真的」谈话?

有时候我必须聚精会神才能够跟得上主所谈的话题,有时我会暂停,记录整段对话。我觉得如果一个星期约会三次的话,我会不堪负荷。

其实主希望跟我会面,但不要我紧张和惧怕,祂期望的是我与祂喜乐又亲密地会晤,也不失对祂应有的敬畏和尊崇。

主耶稣要我信任祂的良善和恩慈,相信祂和我之间的谈心,对于祂和我两人都是愉悦的。是我出自罪的本性,给自己增添了一大堆的压力和努力,竟不知祂的轭是容易的,祂的担子是轻省的。藉着品茗谈心的方式,学习进入一个更信赖祂、更安息于祂的信心生活。

老师的功课

下面这些见证都是在品茗谈心时发生的,全记载于我的日志里。主告诉我在这些对话中祂教导我的功课,是要造就每一个祂的新妇,而不单只是我个人。在某些情况,我和主耶稣的对话中包含一些个人的隐私,这是每位信徒与主亲密交谈时总会有的。但这些情况乃是例外,而非常态。

这些功课,大部分都是2006年4月我那三天之后才发生的,我是照着领受的先后秩序写出来。至于他们彼此间是否有明显的关联,我的祷愿是:这些功课,就算彼此没有关联,每一课都如蕴藏的智慧金块带来祝福。

下面所写先知性的话语,绝不能拿来与圣经的可靠性和权威相比,因为圣经才是我客观真理惟一的依据。我把领受的这些话,尽我所能分辨清楚的,摆在读者面前。

耶稣的身体被毁坏

一天早上,心中有感动预先把圣餐准备好,带进房间去。等候主的时候,祂的临在很强地彰显。这时,觉得祂要我仍在神的荣耀里领受圣餐。结果变成我最不寻常、最痛苦的圣餐经历;我几乎无法动弹,觉得手臂是那么地沉重,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拿起无酵饼。

我发现自己非常忧伤,勉强呜咽着要开始吃饼。然而,当我将饼放到唇边,我啜泣着不忍心将饼吃下去。我不断试着张开嘴巴,痛苦得泪流满面将饼塞进口中。但我竟然咬不动这无酵饼!直到第三次使尽力气,才感觉饼在齿间碎裂了,我啜泣呜咽着,觉得好似嘎吱有声地吃着人肉。

每咬一口,感觉那就是耶稣破碎的身体,我在吃着主耶稣的肉。我向祂恳求,别让我再咬一口了。在咬第三口时,想把剩下的饼都塞进口中,快快结束,但祂还要我再咬一口。终于,我吃到最后那口,觉得我正用上下颚残酷地机械动作,把祂的身体嚼碎。这时,我看到那些攻击我的人在杀死我之前,正用刀切割我的身体,但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在神的荣耀中,不会感到害怕。

我真是无法忍受痛苦。我说:「我已经吃过整只逾越节的羔羊了,再没有什么剩下,我已经分享祢的全部了。」(参考出埃及记十三章8〜10节)

之后,我还得喝下祂整杯的血,好可怕,但我仍不剩一滴地把整杯喝尽。当我这样尝过主的受苦以后,祂看着我,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好似祂想知道我是否已经明白了没有。

祂说:「现在妳明白我为妳做的事了吗?」

我无法言语,却回答:「是的,尽管我无法全然明白。然而我现在明白要怎样的力量才能够毁坏祢的身体,以及我必须有分于祢整个身体和全部的血,否则我就在祢所受的苦上无分。」(参考腓立比书三章10节;罗马书八章17节)

母亲的爱

当主和我交谈的时候,祂改变了话题说:「妳的母亲从来没有拥抱过妳,妳心中有个洞,让我安慰妳吧。」

我听到这话颇为惊讶。我的母亲非常勤劳,我记得她为我们做了许多事。没错,我完全不记得她曾经抱过我。我知道婴儿时她一定抱过我,好喂我吃奶。但我相信主所指的必定是儿童时期,而不是婴儿期。

有一篇我常常唱的希伯来文诗歌,那天早晨我就是唱这首歌给祂听的,是诗篇一百三十一篇:「耶和华啊!我的心不骄傲,我的眼不自高;重大和超过我能力的事,我都不敢作。我的心平静安稳,像断过奶的孩子躺在他母亲的怀中,我的心在我里面真像断过奶的孩子。」(诗篇一三一篇1〜2节)

平常唱这篇诗的时候我都会哭,因为仿佛回到一、两岁时,躺在母亲温柔的怀中那样安稳、被疼爱。当然长大后,「真实的人生」让我再也感受不到这么安全的地方了。

主耶稣想要拥抱我,就像母亲那样,以温柔、滋养的母爱来爱我。尽管主是男性,但祂除了具父亲的特征,也有母亲的温柔。在马太福音二十三章37节,就可看见那样的特质。由于我不想去回忆祂刚向我启示的痛苦,所以我犹豫一下才让祂拥抱。当祂像母亲那样抱着我,我在祂怀中哭了许久,而这样的爱只能够从祂那里得到。

主耶稣温柔、慈祥的性格有那么多面,因此,我们不可以性别来限制祂。祂远比一切我们所能看到、想象得到的还要伟大,祂乃是照着自己的形像造男、造女(参考创世记一章27节)。

「妇人怎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悯她亲生的儿子呢?即使她们可能忘记,我也不会忘记你。看哪!我已经把你刻在我的掌上;你的城墙常常在我面前。」(以赛亚书四十九章15〜16节)

顺服祂的旨意

我们正在谈论我一生中经历神的无所不在。我承认当我出生那一日,祂与我同在,而且在我死的那一日,祂也会与我同在,好把我带离这个世界,如同祂把我带到这世界一样。我未成形的身体,祂的眼睛早已看见;为我所定的日子,我还未度过一日,都完全记在祂的册上了(参考诗篇一三九篇165节)。

突然,主耶稣问我一个问题,祂说:「妳还对我生气吗?」祂指的是那次——祂向我启示我殉道时的方式,而且一再地告诉我,到最后我无法找到祂,甚至觉得完全被遗弃的预言,当时在我心中激起难以消除的怒气。我回答祂:「不,我不生气了,祢的旨意是完善的。」

主继续说:「妳必须完全拥抱并同意我对妳的计划,妳没有办法用任何方式摆脱它,或者想象它不至于发生。妳已经和我同钉,妳没办法照妳自己的意思行。」然后祂提醒我那句经文:「为祢的缘故,我们终日被置于死地;人看我们如同将宰的羊。」(诗篇四十四篇22节;参考罗马书八章36节)

主耶稣再加一句:「妳完全同意这样殉道吗?」我感受到此刻我若不完全同意的话,机会就要永远挪除,虽然祂并没有说出来。毕竟私底下我已经为这艰难的命定哀伤,甚至也都后悔过了。但经过祂对我这么地恩慈和安慰,我绝不能再三心二意了。

我回答:「是的。」这事就此决定了,对祂计划感到愤怒或者猜测的阶段过去了。

然后主说,如今祂可以告诉我,我将如何死。为的是要拿走我心思里所有想象出来的可怕场景。我告诉祂,我害怕知道此事,但祂仍然选择要告诉我,祂的理由是:知道真实会如何发生,总比幻想千百种可怕的死法更好。祂的心意是要安慰我,却不至于误导我去以为这件事并没有那么艰难。

主耶稣要我答应祂,任何时候,当这最后的一幕闯进我的心思里,我必须立即将它完全地交托给祂。对此我有点犹豫不敢随即答应,知道自己始终改不了很会担忧的个性。祂坚持我必须答应祂,说这件事非常重要,祂不接受我给祂「不」的答案。最后我终于答应了祂,而且尽我所能地信守承诺直到如今,尽管我不见得每次都能那么快就将它交托给祂。

之后,主耶稣把有关我家庭未来的一些隐私的事情启示给我。我看到祂那高贵的心肠,流露出慈爱又宽宏大量的胸怀。我深深感受到耶稣的爱,怎么我以前竟然认为这位满有怜悯的救主对我不仁慈呢?

然后主耶稣继续说:「如今我要告诉妳,我现在要对妳做什么。」主向我解释祂要把能力的恩膏倾倒在我身上,这就是圣经里所谓的「得着从上面来的能力」(参考路加福音二十四章49节)。祂指给我看,我即将领受的圣灵恩赐。

接着祂说:「妳喜欢这样吗?」我不由得大笑起来。主耶稣竟然将我在以前看到的异象中,祂一直追问那小女孩,让我大为反感的那句话,用在目前这个情境!以前这句话让我跌跌撞撞那么久,如今同样的话却显得这么慷慨大方!

我立即回答:「是的,我喜欢这样!」语调充满欢乐,铿锵有力。

祂严严地警告我,要极为谦卑地使用这个令人敬畏的恩膏。祂提醒我:「妳绝对不可以认为这是妳,或者是妳的能力,因为这些原本就不是妳的。」祂一再地叮嘱,若非如此,这能力会变得十分危险。愿祂保守我,又护卫我的心在弥赛亚耶稣里面。阿们。

我相信在人类历史这个时刻,主即将应验先知约珥令人惊奇的预言:

「以后,我要把我的灵浇灌所有的人。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老年人要作异梦,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在那些日子,我也要把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婢女。」(约珥书二章28〜29节)

祂给我的这个伟大的应许,同样也要赐予许多祂平凡的儿女们:小孩和大人、男人和女人、犹太人和外邦人、富人和穷人。这些人正在受装备和训练,即将汇聚成一支勇敢的末世大军,其中包括使徒、先知、传福音的、教师和牧师,还包括思爱成病的敬拜者、带着医治恩膏的福音使者,堵住破口的代祷者等等。就像使徒行传记载的,空气中都要充满了信心和神迹的电荷,主耶稣告诉祂的门徒:「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些更大的,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翰福音十四章12节)

祂为以色列破碎的心

花了一段时间一起讨论过几个题目之后,主耶稣突然向我说了一个字「以色列」(Israel),然后就哭了起来。祂为着自己百姓以色列人的不信,哭得心都破碎了,我惊慌失措,不知道该如何做或说什么好。

我慎重地跪在主脚旁,拙口笨舌地试着安慰祂说:「主啊,我们这些犹太人真是顽梗又无知。我们不知道也不感谢祢是谁,以及祢为我们做了什么。祢为祢的百姓尽心竭力,但我们竟然不肯称祢当得的名!我们又愚昧又眼瞎,我们一定要回到祢这里来,承认祢是弥赛亚和祢所献上的祭。」我吻祂的面颊,摸祂的脸,还吻祂的脚。



支付宝认献账号:290050111@qq.com

小提示:文末广告是微信官方的配送广告,内容与推送无关,但您的每次点击(无需反复点)都会给【國度榮耀】平台带来几毛收益,您的每一份支持都是我们前行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