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太福音︱释经默想74:对文士与法利赛人提出的八项指控

马太福音︱释经默想74:对文士与法利赛人提出的八项指控

主播:慕溪

马太福音 23:13-33


(▼滑动查看经文▼)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有古卷在此有“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罚。”)。“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你们这瞎眼领路的有祸了!你们说:‘凡指着殿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殿中金子起誓的,他就该谨守。’你们这无知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金子呢?还是叫金子成圣的殿呢?你们又说:‘凡指着坛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坛上礼物起誓的,他就该谨守。’你们这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礼物呢?还是叫礼物成圣的坛呢?所以,人指着坛起誓,就是指着坛和坛上一切所有的起誓;人指着殿起誓,就是指着殿和那住在殿里的起誓;人指着天起誓,就是指着神的宝座和那坐在上面的起誓。“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行了。这[更重的]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你们这瞎眼领路的,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你这瞎眼的法利赛人,先洗净杯盘的里面,好叫外面也干净了。“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象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你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说:‘若是我们在我们祖宗的时候,必不和他们同流先知的血。’这就是你们自己证明,是杀害先知者的子孙了。你们去充满你们祖宗的恶贯吧!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


 释  义 

我们在这些经文中,看到按八点排列,我们主对犹太人教师的控告。祂站立在圣殿当中,一群人围着祂听祂说话,祂用毫不客气的说法,公开谴责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主要错误。


八次祂用了这严肃的说法,“你们有祸了。”七次祂称他们是“假冒为善的人。”两次祂说他们是“瞎眼引路的”,两次说他们是“瞎眼的人”,一次说他们是“蛇类、毒蛇之种”。


让我们留心这用语。它教导一个严肃的功课。它让人看到,文士和法利赛人的精神,不管以何种形式出现,在神眼中都是何等彻底可憎。



让我们简短看看我们主提出的八条控告,然后努力从整段中吸取一个普遍教训。


清单上第一个“有祸”,是控告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系统地反对福音的推进。他们“把天国[的门]关了。”他们自己不进去,却不容许别人进去。他们不听施洗约翰的警告声。


耶稣在他们当中作为弥赛亚显现时,他们拒绝承认祂。他们企图把来求问的犹太人挡回去。他们自己不愿相信福音,他们尽全力拦阻别人相信。这是一件大罪。


清单上第二个“有祸”,是控告文士和法利赛人贪婪自大的灵。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他们假装极大的敬虔,利用软弱不设防妇人的轻信欺骗她们,直到他们被人看作是她们属灵的引路人为止。


他们毫不顾忌地滥用这样不义获得的影响力,为自己谋求现世的利益,一句话说就是利用他们的信仰赚钱。这也是一件大罪。


清单上第三个“有祸”,是控告文士和法利赛人让人紧跟他们。他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


他们劳力不懈,让人加入他们一党,接纳他们的主张。他们这样做,丝毫不是为了给人的灵魂带来一丝益处,或者把他们带到神面前。


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壮大他们一派,加增跟从他们的人的数目,还有加增他们自己的重要性。他们信仰的热心源自宗派主义,不是出于爱神。这又是一件大罪。


清单上第四个“有祸”,是控告文士和法利赛人关于起誓的教训。他们在一种起誓和另外一种之间作出精细的分别。他们教导耶稣会一样的信条,说一些起誓是对人具有约束力,其它则不是。


他们教导“指着金子”,献给圣殿的金子起的誓,要比“指着殿”本身起的誓更重要。这样做的时候,他们就使第三条诫命遭人藐视—通过让人过分估计奉献祭物的价值,推进他们自己的利益。这又是一件大罪。


清单上第五个“有祸”,是控告文士和法利赛人在信仰方面高抬琐事超过严肃之事,把最后的事放在最前,最前的事放在最后的做法。


他们对将“薄荷”和其它香草献上十分之一的事大肆声张,仿佛他们在遵守神的律法方面是再严格不过。然而与此同时他们疏忽如公义、怜悯、信实这样重大而清楚的本分。这又是一件大罪。


清单上第六和第七个“有祸”相同之处太多,以致不能分开。它们是控告文士们信仰的一种普遍特征。他们看重外在的体面,胜过内在的圣洁和内心的纯全。他们以洗净他们杯盘的“外面”为宗教本分,却疏忽他们自己内在的人。


他们好像刷白的坟墓,外面干净美丽,但里面充满败坏。“他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这也是一件大罪。


清单上最后一个“有祸”,是控告文士和法利赛人装出来的对去世圣徒的尊敬。他们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然而他们自己的生活,证明他们与“杀害先知”的人是同一意念。


他们自己的举动天天证明,他们喜欢死去的圣徒,超过喜欢活着的圣徒。假装尊荣死去先知的,正是看不到一位活着的基督的美好的同一批人。这也是一件大罪。



这就是我们的主给犹太人教师描绘的阴沉画面。让我们对它沉思过后,心里带着忧伤和降卑。它可怕展现出对病态人性的剖析,它是在基督教会历史上不幸反复再现的画面。


文士和法利赛人的特征中,没有一点是不轻易显明的,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已经常常按他们的脚踪行。


让我们从这一整段看到,我们主在地上时,犹太民族的光景是何等可悲。当这样的人作教师,那些接受他们教导的人,必然是落在何等可悲的黑暗中!


确实以色利的罪孽已经满盈。确实现在就是公义的日头兴起,福音得到传扬的时候。


让我们从这整段经文看到,假冒为善在神眼中是何等可憎。主没有控告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作强盗或杀人,而是控告他们是假冒为善,一直深到骨子里面的人。


不管我们在信仰中如何,都让我们定意决不披戴伪装。让我们都用尽一切方法作诚实真实的人。


让我们从这整段经文看到,不忠心的牧师,其位置是何等危险。我们自己眼瞎,这已经够糟了。作瞎眼引路的,这要糟糕千倍。在所有人当中,没有谁是像一位未归正的牧师那样,是如此有罪邪恶,没有谁要像他那样受如此严厉的审判。


论到这样的人,有一句话是发人深省,“他就像一位没有技巧的领航员—他不是一个人去死。”


最后让我们小心,不要从这段经文得出结论,认为在信仰中最安全的道路,就是根本不作认信。


这是闯入一个危险的极端。并非因为一些人假冒为善,人就可以得出结论,不存在着像真认信这样的事情。并非因为存在假币,人就可以得出结论,所有的钱都是假钱。


不要让假冒为善拦阻了我们认信基督,或者如果我们已经认信祂,就摇动我们,使我们失去坚固。


让我们继续向前,仰望耶稣,以祂为安息,天天祷告求神保守我们离开错谬,与大卫一道说,“愿我的心在祢的律例上完全。”(诗119:80)




点击下面图片亦可收听



阅读原文 查看历史消息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62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