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姊妹化妆追求外在容貌就不虔诚了吗?

基督徒姊妹化妆追求外在容貌就不虔诚了吗?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姐妹在一些教会里经常被教导:不要追求美貌。反映在外在行为上就是:不要化妆、不要戴首饰、服装要规整。尤其在国内的不少教会里,化了妆的年轻姐妹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被认为不受教、不敬虔、爱世界。诚然,圣经上有很多经文在劝诫女孩不要追求外在美貌。比如: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敬畏耶和华的女子必得称赞。(箴30:31)

你们不要以外面的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为妆饰,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这在神面前是极宝贵的。(彼得前书3:3-4)

又愿女子廉耻,自守,以正派衣裳为妆饰,不以编发,黄金,珍珠,和贵价的衣裳为妆饰。(提摩太前书 2:9)

国内一些牧师们根据这些经文,常传达的教导诸如此类:重视外表而忽略内心的人很肤浅;艳丽的外表会一时吸引人的眼睛,但终究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外表美会渐渐失色;敬畏神的心会让你的内心美好又宝贵;祈求上帝使我们不要浪费时间在追求虚浮的事上,而是存敬畏上帝的心、装饰我们美好的内心......

面对这类铺天盖地的教导,我只觉得这些牧师对外表美的认知有失偏颇。内在美固然重要,外在美也不应该被忽视。

外在美貌也是上帝的恩赐。比如,上帝赏赐约伯后来的女儿们倾国倾城的美貌。原文是:在“那地找不到比约伯的女儿们更漂亮的女子。(伯42:15 )”而且,圣经上一些被上帝重用的人物中,有很多也拥有外表美,比如,以斯帖、大卫被形容为“容貌俊美”。也有描写女子修饰穿戴整洁的经文。

可见,拥有美貌以及适当修饰外表,无可厚非!我们没有必要在重视内在美的同时过于贬低外表美。不让女子化妆,就如同禁止男士剃须、理发一样无礼。因为二者都有一个共同的功能,就是以更好的面貌面对生活。上帝难道只喜欢邋遢不修边幅的人吗?

说说笔者自己在教会的经历:

自从多年前走进教会,我就被教导不要化妆、不要追求外在美。我那时候非常顺服牧者的教导,也潜心学习圣经。

我后来才知道上帝有赐我美貌。虽然从很小时候开始,就常常听到周围人的夸赞,比如,小学时候邻舍说:“鹅蛋脸双眼皮,真漂亮!”;中学时候同学说:“咱们班级里如果评选漂亮女孩,你算一个!”诸多类似夸赞伴随成长,但是我也没能以合乎中道的方式看待自己的外表,长期不能接纳自己。

一是因为被教会牧者们经常说教,二是因为一些姐妹在写给我的圣诞或生日贺卡经常引用“艳丽是虚浮,美貌是虚假”这句话。这些让我过的很压抑,如同稍有颜值就犯了天条一般。也不敢穿漂亮的衣服,视化妆品如雷区。仿佛姐妹袒露一点美的元素,就会被批评为不敬虔、贪爱世界、充满邪情私欲!

有一年冬天,北京的天气特别干燥风也很大,我的嘴唇被吹裂了,后来裂得一碰水就特别痛。我便去学校超市买唇膏,也许是因为学校里大部分女孩子都化妆吧,我在超市里找了很久,能找到的唇膏里面全是带着颜色的。我选了颜色最淡的那一款。淡粉色的唇膏涂上去,唇上也会有淡淡的粉色,涂完我还特意再用纸巾擦除一点颜色感。

周日,去了教会,中间分享的时候,我拿出唇膏涂一下说话太多的嘴巴,这时候一位女带领人看看我手里的粉红色唇膏又盯着我。我领会了她那犀利的眼神的含义,因为那天的话题讲的就是内在美的宝贵和外在美的“虚浮”。顿时,我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难堪。

那天以后,我的那支唇膏就被束之高阁了,再也不敢用。

还有一年的夏天,我在学校门口的服装市场买了一件带蝴蝶结的长袖衬衫,淡蓝色不招摇很保守,裁剪也合身。系起前面的蝴蝶结,很别致。我觉得它很符合教会里倡导的服装规范,不露肩不露锁骨也不露腰,所以周末就穿着这件衬衫和十来个成员一起去另一个地方聚会。

当时我的带领人是个姐妹,比我大三级,她和她男朋友都在那个会上。会中,有几位弟兄过来与我交谈,她的男朋友也过来插话。

回来后,带领人与我小组学习的时候就苛刻地痛批我的衣服又批评我一番:“你怎么穿那样的衣服,难道不知道女人穿得好看会引起男人过度的注意吗?你是不是很希望引起男人注意?!”,”你知道男人在看到一个美女时,脑袋里有多肮脏吗?”

听她说这些,我的眼泪几乎要流下来,觉的非常委屈。我当时22岁,未曾接触过异性,思想世界还如其他大部分女孩一样一片单纯。她刻意平和的语气也掩盖不了那一丝丝嘲讽,这刺伤了我之后的好几年。

我知道,这不是一个人的挣扎,一些其他天生丽质的姐妹们,也或多或少遇到过这样的困扰。当时,有另一个姐妹在面对教会里”不要追求外在美“的教导的时候问我:如果化妆就被定义成追求外在美,那为什么教会婚礼上,新娘都化妆?如果不让化,那姐妹结婚也应该不要化呀。我觉得她说的很对,但我没有回答她。因为我当时还没有挑战教会不完全正确的教导的勇气跟底气。一直以来被教导说教会在这个世界上好比上帝的代言人,它的权威不能质疑,只要顺服!

再后来,我去了另一个城市工作,脸上的好皮肤也随着年龄渐长而流逝。

那两年是我找不到上帝的低谷期,新环境也难以适应;为了出国能跨专业申请,自己又改行进了计算机公司,工作上缺乏经验,职场压力很大;自己的行为也是延续之前几年在教会的习惯:不化妆,作风保守;然而我还需要在晚上和周末为两个考试做准备;多重压力,使我容颜大变、颜值跌到谷底,被人视作又穷又丑;当时的Manager是个攀高踩低的类型, 所以人际上我也被同事们严重diss。

那是一段灰暗无边的日子!我渐渐地患上了抑郁症,离职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释怀。

如果我当时能够识别并突破教会的有失偏颇的教导,去打扮一下自己,生活不那么保守严谨、不那么像修女苦修一样,可以活泼一点,也许就不会那么惨淡了。同事里也有别的工作能力处于初始阶段,但是会化妆打扮的女生,她们因着外表看上去光鲜亮丽,也能很容易得到别人的帮助与尊重,不用经历我那样的遭遇并患上抑郁症。因为职场上基本都是不信上帝的人,他们推崇:“颜值即正义”,”要么美,要么死”。没人关注你有多深的修养和多美好的灵魂。你外表打扮好看一点,他们与你说话的语气都会柔和很多。

严格来说,国内教会并没有直接命令“不要化妆”,但是牧者倡导不要追求外在美,过渡贬低外在美、提倡内在美,这对姐妹们选择不化妆的作风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我在那里工作两年后离职,就来到了国外的教会。国外牧师们的观念普遍开阔,不会借宣扬”以真实的面目面对上帝和众人”来鼓励素颜。而国内的牧师们多数是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他们通常严格按照教条或因自身的局限性来要求年轻人。诚然,他们的妻子大多数也都素颜,但是师母们主要生活在教会这样的圈子里,不像大多数信徒一样大部分时间待在职场,与不信的人一起工作。

其实,在职场上,适当地化妆,不仅能让自己更容易与同事相处,容易被接近,也能彰显自律的品格,甚至给人更专业的感觉。尤其是我们年龄上已经过了三十,皮肤开始黯淡无光的姐妹们,化个合宜的妆可以变成每天梳洗的一个必经环节,而不是被忽略的那部分。能够对抗得了年龄的啃噬,内秀的同时还能保持住外在美,这也是软实力的一种表现。

在婚恋问题上,不止一个弟兄说过,教会的姐妹们都很有造就、顺服又敬虔,可是看上去都土土的。诚然,他们知道姐妹们如若化了妆也都会很惊艳,但是克服不了土土的印象,就没有追求的动力。这是不是也间接造成大批姐妹们以素面朝天的状态痴痴等待爱情而不得,白白蹉跎大好年华?!

试想,上帝为何将女生设计的那么精致好看,为何又将男生设计成视觉型,这中间的连接岂能说不是神的意思吗?所以,姐妹化妆是可以的,甚至姐妹保持精致是应该的。虽然人的内在品格更被上帝看重,但可以适当化妆外表,只要不“过度”追求外在美并“迷失“其中即可。

这里引用我2017年2月发的朋友圈小短文做结,以此再来说明一下外表的重要性:

史书上记载,卧龙、凤雏二人才学相当,卧龙得以建功立业、后世留名;但是,凤雏未能施展才能,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在叹息平生不得志,最后还英年早逝。二人当时齐名,然而人生际遇为何如此不同?答曰:颜值也!书上说:“诸葛亮,面如冠玉,飘然有仙人之态”,这一句说明诸葛亮长相和气质出众。后来刘备见到他,欣喜万分,委以重任。对于庞统,书中描述的是“貌陋”,孙权见到他,心中不喜,弃之不用;他又去投刘备,刘备虽然仰慕其才华已久,但见到他本人,依然因他面相丑陋而心中不悦,初次被录用时只随便点个县令的官职。

在男人的世界里,颜值就如此重要,更何况女生?所以女生每天还是应该精致些。只要内心不过度追求美貌、不把它当做生命的重点即可。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62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