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门"调查显示特朗普没通俄 5名基督教保守派领袖的反应: "子虚乌有 何罪之有 既往不咎 勇往直前"

"通俄门"调查显示特朗普没通俄 5名基督教保守派领袖的反应: "子虚乌有 何罪之有 既往不咎 勇往直前"

3月22日,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及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向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提交了一份最终“通俄门”调查报告,从而结束了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这一广泛而密切关注的调查。

该报告中,穆勒表示没有发现总统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成员在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曾与俄方合谋,但仍然认为俄罗斯曾干预美国总统大选。事实上,这也是继美国参众两院情报委员会报告公布后,又一个证明特朗普未通俄的关键报告。

上周日,司法部长巴尔(Barr)向国会递交了一封长达4页的信函,概括总结报告的内容。信中指出,今后不会有更多的起诉,且未发现特朗普阵营与俄罗斯勾结的证据。巴尔说,关于对特朗普妨碍司法的指控,调查还不足以为特朗普开脱。

这位由特朗普任命的司法部长补充说,证据不足以证明总统犯下妨碍司法的罪行。

此后,白宫在一份迅速发出的声明中强调,“通俄门”调查结果证明总统“完全彻底无罪”。

这也意味着,历时675天的“通俄门”调查终于落幕,无证据显示特朗普“通俄”。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通俄门”就一直是他头上的“紧箍咒”。这场主角颇多、牵扯甚广的政治角力,曾一度烧到特朗普亲人身上,搅乱了美国政坛。 如今,“紧箍咒”解除,特朗普能安枕无忧了么? “通俄门”的影响有多大? 自特朗普2016年竞选美国总统开始,“通俄门”就一直是他挥之不去的阴影。 据CNN统计,在675天的“通俄门”调查中,有34人被控犯罪,其中包括6名特朗普亲信,另外有3个企业被控犯罪,5人因此被判入狱。

3月24日这天,特朗普也在推特上连发三条:“早上好,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让美国再次伟大!” “没有勾结,没有妨碍司法,完全且彻底无罪,让美国伟大!”

但对于最后3月24日的“通俄门”没有“通俄的”这份报告,美国民众则对此态度不一。当地时间3月25日、26日,路透社联合益普索集团就“通俄门”调查报告开展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近半数的受访者不相信特朗普没有“通俄”。

该报告在美国国内也成为焦点事件,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和评论。以下是五位著名的保守派基督徒领袖对穆勒报告结果的回应。他们中包括有特朗普的长期支持者及批评者。

1. 迈克·哈克比(Mike Huckabee)


(图:Mike Huckabee官网)

3月24日周日,前阿肯色州州长、曾竞选过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的长期支持者迈克·哈克比(Mike Huckabee)在政治网站“真清晰”(Real Clear Political)的意见专栏发表一篇评论,宣称总统是“清白的”。

哈克比写道:“民主党的高价值目标其实是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或其他特朗普家族成员,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被穆勒起诉,司法部已经表示今后也不会再有什么起诉了...随着穆勒‘猎巫行动’的落幕,或许现在特朗普总统终于可以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美国选民要他成就的事上:让美国再次伟大。”

2. 彼得·韦纳(Peter Wehner)


(图:Ethics & Public Policy Center官网)

道德与公共政策中心(Ethics & Public Policy Center)的高级研究员彼得·韦纳(Peter Wehner)警告说,仅仅是因为没有发现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参与共谋或妨碍司法,并不意味着“特朗普及他的顾问没有做什么不明智或不道德的事。”

上周日晚上,韦纳在推特上说:“我们还需要仔细阅读穆勒的报告来了解更多;还有其他的调查需要展开,”

他补充道:“所发生的事情并不如设想那么糟糕;但俄罗斯在其中的所作所为并不光彩,也不道德;希望我们能够读到这份报告,以便对具体情况深入了解而作出准确地判断。而特朗普也并没有在其中表现出应有的职业操守和诚实品质,以让人无懈可击。”

3. 罗伯特·杰弗里斯(Robert Jeffress)


(图:First Baptist Church of Dallas官网)

特朗普长期支持者、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第一浸信会教会(First Baptist Church of Dallas)牧师罗伯特·杰弗里斯,在推特上就穆勒报告的调查结果发表了一份非常简短的声明。3月24日周日,他在推特上写道“子虚乌有 何罪之有 既往不咎 勇往直前”。截至至周一下午,这篇推文收到了1500多个赞许和250多个转发。

2018年7月,杰弗里斯曾呼吁穆勒立即结束调查,称这导致了“围绕选举的争议持续不断且挥之不去,党派指责加剧,我们社会裂痕的扩大。”杰弗里斯同时表示:“没错,总统或国会将因结束调查而受到批评,但就像切开一个水泡一样,短期的疼痛对于长期的治疗是必要的。”

4. 大卫·弗伦奇(David French)

周日晚间,保守派作家大卫·弗伦奇(David French)在《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称穆勒报告的调查结果“无疑是个好消息”。

弗伦奇写道:“美国人应该对2016年选举的合法性抱有更大的信心。他们应该彻底拒绝那些诸如操纵互联网、收买传媒以破坏大选等危言耸听的阴谋论。最重要的是,他们应该相信穆勒的结论。”

“当我们等待去阅读完整的报告,这也就不可避免陷入到对报告内容出现分歧的纷争中,毫无疑问,等待我们的将是更多的分歧和争论。但至少在此时此刻,我们应该对所听到好消息心存感激,这确实是个好消息。”

与其他人观点一致,弗伦奇呼吁“全面披露”穆勒报告,以及“相关的外国情报监视法案(FISA)申请和辅助文件或支持文件、机密证词和任何其他与穆勒调查本身以及特朗普通俄门调查相关的证据”。

5. 艾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 Jr)


(图:Albert Mohler Jr官网)

本周一,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南方浸礼会神学院院长艾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 Jr)在播客节目“简报”中表示,所有美国人无论政治立场如何,都应该为总统被判无罪而感到宽慰。莫勒说:“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大家应该对此松一口气,庆幸现任美国总统并没被指控有不惜出卖自己国家利益的行为。这应是一种宽慰,而不是一个挫折,”

莫勒补充说,根据这份报告的结果,美国人应该对俄罗斯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的可耻介入选举的行径保持“严重关切”。

莫勒继续说:“美国人民当务之急是要求美国总统站在调查方立场,领导全美并与国际社会共同努力,以阻止俄罗斯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成功地参与美国任何选举。”

“当下这是一个理所应当由美国总统承担的责任,而美国总统目前所要做的就是,以穆勒报告结论中的道德权威作为后盾以付诸行动。”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