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答案唾手可得的时代,基督徒的“信心”还有什么意义?

在这个答案唾手可得的时代,基督徒的“信心”还有什么意义?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在那个没有网络和手机,每天都要为吃饭计划的年代,我们活着也许就是一种信心的延续。
 普通的感冒,我们需要面对死亡的信心等待康复;
出远门我们需要面对强盗的信心才能抵达目的地。
——那个年代的生活,需要十足的信心,去面对生活中的风险,活着或者健康地活着都是要感谢上帝的赐福。  

今天,
感冒了,我们可以躺在沙发上把自己喜欢的韩剧追完;
出远门我们在飞机、高铁、汽车之间选择,短短几个小时就可以安全抵达目的地。
——今天的生活,我们已经远离了过去那种需要信心的年代,今天我们更重要的是在诸多答案中如何做出选择。

在过去那个处处风险的时代,我们需要足够的信心去面对生活中不可预知的风险,那个时候,信心却总有现实的落脚之处:
生病了,我们需要祷告;
出门了需要祷告;
生孩子需要祷告:
种田需要祷告:
甚至建个房子都需要祷告。
——那个年代,我们都是在出埃及的征途中,我们知道信心长什么样子。

今天,我们过去需要担心的风险,变成了各种需要我们选择的答案,无论选择什么答案,风险已经不再,剩下的就是心安理得,这个时候,我们好像不再需要信心,不需要对不可能的事情抱一种必然的期待了,因为今天的一切答案和选择,都包含着几乎必然的结果,剩下的风险,也无需考虑,可以让我们忽略。

那么今天是不是信心就没有必要了?就不需要信心了呢?

正是今天答案唾手可得,我们对信心也有了教义式的认知和把握,牧师在台上讲解信心的结构、信心的组成、信心的特点,我们在台下往笔记本上记录着答案,间隙里打开手机,选择自己中意的外卖。信心是什么的答案,仿佛只在讲台上。

无疑,我们需要信心,时刻都需要,并不是我们生活中具备不可预知的风险,而是我们不论任何时候都需要对上帝的信心。

建立在生活中具体的不可预知风险之上的信心概念,存在一定的风险性,因为这样的信心很容易随着具体风险的解除而失去根基。生病了,我们需要信心去战胜病魔。但是我们却没有考虑,病的两种结果。如果这种病,被治愈了,那么我们感谢上帝,因为我们的信心得到了疾病治愈的结果;那么如果我们的疾病没有治愈,最后不得不面对死亡,那么这个时候我们信心岂不是没有意义,上帝岂不是一个不呼应我们信心的上帝?

如果我们对上帝的信心建立在这些具体的事情上,那么我们也很容易对上帝失去信心,因为这样的信心是一种功利的信心,和那些烧香求菩萨保佑赚大钱是一个心态。

出埃及的以色列人他们的信心同样是建立在上帝所赐的迦南美地之上,对那个物产富饶之地的向往。所以一旦他们遇到挫折,就会怀疑上帝,就会抱怨带他们出埃及的摩西,就会背叛上帝崇拜别的神。

那么真正的信心是什么呢?
我们只有回到耶稣那里才能找到答案。

耶稣在福音书里对信心的论述,有两个层次的含义。

在耶稣平静风浪的故事中,门徒们面对即将被风浪掀翻的小船,与门徒的惊恐万分对应的,是耶稣在船尾的安然酣睡。当惊恐的门徒把耶稣叫醒之后,开始了他们的抱怨,“夫子,我们丧命,你不顾吗?”(马太福音,4章39节)这个意思就是说,你只管自己睡觉,不管我们的死活吗?同样面对风浪所带来的危险,门徒们表现的惊慌失措,内心怨言不断,而耶稣却从容不迫,正如他赴十字架的道路。

接着耶稣就批评起门徒来,“为什么胆怯,你们还没有信心吗?”(马太福音,4章41节)你们和耶稣在一起还要胆怯吗?对耶稣还要怀疑吗?和耶稣在一个船上,难道耶稣是不顾人死活只管自己之人吗?

这里耶稣批评的是对上帝缺乏信心,而只顾着眼前的利益。对上帝的信心是我们的一切信心的基础。但是对上帝的信心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显然,对上帝有信心并不意味着不害怕。害怕是人性的表现,但是我们还有超越人性的,那就信仰。因此对上帝的信心,就应该像耶稣一样,从容不迫,展开自救,与风浪搏斗,直到船舶安全。

这就是耶稣给我们的表现。面对风浪,醒来的耶稣,没有恐慌和抱怨,而是斥责风浪,与风浪搏斗,直至船舶安全。

对上帝的信心,并不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必然的结果,因为上帝掌管着一切,他主导着结果,对于我们来说,剩下的就是责任。但是上帝是仁慈的上帝,是个喜欢怜悯而不喜欢祭祀的神,因此上帝对我们的爱,保证了我们对上帝的善意期待。

在那个被褥子抬来的瘫子,首先表现出对耶稣的信心,然后耶稣才治愈了他的疾病。生病求医治这是正常的人性所为,但是如果对耶稣没有信心,那么他们也不会这么多人用褥子把他抬来。

因此,对上帝的信心、对耶稣的信心才是我们信心的基础。

另一方面,耶稣对信心的论述还包括现实的层面。

那个瘫子对耶稣的信心,得到了耶稣的医治;百夫长的仆人生病了,百夫长来求耶稣医治,耶稣说“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所以,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对具体事情也要存信心,因为对上帝的信心是我们的基础,我们对生活的信心才能有根基。

对上帝信心的前提是知道耶稣的教导,我们的信心建立在耶稣的教导之上,否则,耶稣就成了一个口号式的偶像。

在今天,我们各种答案唾手可得的情况下,信心还需要吗?

答案不言而喻,我们对上帝的信心,任何时候都需要。因为这是信心的基础。

正是因为我们对上帝的信心,因此我们就要去实践耶稣对我们的教导,承担我们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虽然今天答案唾手可得,但是我们遵守耶稣教导的责任却始终未变,我们对上帝的信心始终未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