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不能只关注个人的救恩,更要有共同体和天国国度观

基督徒不能只关注个人的救恩,更要有共同体和天国国度观

我们和上帝的关系包含两个层面:
一个是个人和上帝的关系,
一个是共同体和上帝的关系。

上帝道成肉身,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道成肉身就是耶稣,他在我们中间教导我们,通过自己将真理启示出来。我们因着耶稣,获得救赎,因着耶稣胜过死亡的幽谷和黑暗的权势。因为耶稣钉十字架并复活,战胜了魔鬼撒旦,将一切的权柄掌管,因此我们因着对耶稣的信,就与这救恩发生关系。

个人与上帝的关系、与耶稣的关系,与救恩有关,建立对耶稣的信仰从而获得新的生命,因此在个人与上帝关系因着耶稣的到来被更新之后,个人就获得了一个新的身份,这就是保罗所说的,“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一切都是出于 神;他藉着基督使我们与他和好,又将劝人与他和好的职分赐给我们。 这就是 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不将他们的过犯归到他们身上,并且将这和好的道理托付了我们。 ” (哥林多后书 5:17-19 和合本)“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 凡照此理而行的,愿平安、怜悯加给他们,和 神的以色列民。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加拉太书 6:15-17 和合本)

在这样的视野中,更关心的是在个人与耶稣的救恩关系中,个体的得救。
但是我们往往忽略掉上帝和人关系中的另一层更重要的关系,共同体和上帝的关系。

作为耶稣先锋的施洗约翰出来传道的第一句话就是:“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马太福音3:2)耶稣在胜过魔鬼的试探之后,出来传福音的第一句话也是这句话:“天国近了,你们应该悔改!”

为什么他们传福音都讲这句话呢?
显然,这预示了他们传福音的主题,他们传的是天国的信息。

什么是天国?一个人是天国吗?
如果是这样,那么显然世界上会有很多天国。
显然天国是个共同体。
——狭义上讲天国是所有信耶稣的基督徒所组成的共同体。

我们要注意,耶稣在福音书中对众人教训的时候所使用的人称代词,除非与明确的个人对话之外,皆是使用复数形式——你们和他们。

在八福中耶稣说:
“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
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
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马太福音 5:3-6,10 和合本)
这里天国是他们的,而不是“他”的——这里的他们是指谁,显然是信仰共同体的所有成员。

耶稣所有的教导都是针对天国这个共同体而来的,因此他在教导中普遍使用你们这个复数。当然你也可以说他教导的时候面对的是人群,但是,不可否认,耶稣的教导都是普世性,针对所有人的,不仅包括耶稣当时面对的人群,也包括今天的我们。

因此,我们对耶稣的信仰,实践耶稣的教导,是在一个共同体中发挥作用的,每个人都是这个共同体中的一份子。

在整个历史上,基督教同样是作为一个共同体发挥影响的。不论托马斯阿奎那还是圣法兰西斯,他们所发挥的影响力都是通过一个团体来实现的。

耶稣强调共同体的天国是因为,只有每个人意识到自己是共同体的一员,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能发挥共同体的作用。

只强调个人与上帝的关系,而忽略个人与共同体的关系,那么我们在获得救恩之后的新身份就没有落脚之处,我们只能成为宗教共同体中的一员,把注意力放在救赎之上,关心着怎么获取救恩,怎么维持救恩。在以救恩为目的的基础上,把本来新身份落脚的共同体当成了一个宗教功利团体,怎么对获取救恩有好处,我就怎么做,因此强调读经、强调祷告、强调祭祀的仪式成为这个团体的主要内容,从而为了获取救恩,从个体到团体都与世界敌对起来,这个团体就成为远离世界的修炼团体。

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和盐,而光能照亮世界的黑暗,不是靠着个体这微弱的光,而是团体这个巨大的太阳,盐能更新世界,不是靠着一粒盐,而是一堆盐。个体的力量永远是有限的,而团体的力量才能形成力大无比的革新世界的动力。

正是在忽略天国这个信仰共同体的基础上,中国当下的基督徒才失去了社会的影响力。我们至今没有基督徒的音乐家、作家和诗人,也没有基督徒科学家,而我们能如数家珍的却是布道家、解经家甚至预言家,我们连一个真正的神学家都少之又少。

因为我们只关心自己,而忘记了团体中的他者,忽略了他们和我们一样是耶稣的门徒。

你的关注点在哪里,你的心就在哪里。中国当下传统教会的关注点始终在救恩,因此基督徒因为无法联合而沉没在世界中。

一个基督徒在公司努力工作、或在学校努力教书、或在科研院所努力研究,但是他却很少关心基督徒的白领团体、教师团体、科学家团体,基督徒也许在工作中很突出,却不懂团体组织,经验交流。所知道更多的是灵修团契和祷告团契。

今天,在个人主平台不断扩大的背景下,基督徒更应该成为一个整体,因为耶稣被钉十字架并复活带给我们的信仰所产生的新身份,只有在共同体中才能落脚并展现,我们是天国的一员,应该活出天国居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