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沧州博施医院首任院长潘尔德的故事(7)

福音时报编者按:现在的河北沧州市中心医院在创立之初是一个福音医院,由英国基督徒医生路博施的家人捐资建立,首任院长是英国医生潘尔德(Arthur Davies Peill)。

在天津得到消息,中国到处传出清朝军队和义和团之间在今秋发生战争,义和团集中所有力量之后,扬言要对抗可怕的敌对军队和所有的外国人。义和团联合所有力量攻击献县,屠杀在那个地区的天主教徒;然后对保定府铁路进行破坏,谋杀在保定府周围的外国铁路工程师,开始在北京附近的涿州进行大屠杀。八国联军的海军陆战队在天津登陆,救援力量主要寻找失踪的比利时和法国工程师,俄罗斯和义和团在天津的独流交战,处于我们和天津之间,俄罗斯人伤亡很多,没有死亡的许多俄罗斯人逃回到天津。

义和团和俄罗斯发生的冲突到处说义和团的胜利,一个小男孩一天见到穆瑞先生大声喊到:“打他,打他。”但沧州本身相对仍然非常安静。义和团主要在保定府北,在献县西,天津东北部地区,他们通过大运河从南方来,在盐山东南部地区比较猖獗。只有向东在某种程度上安静的,这只是因为那里几乎是盐碱地,人口很少几乎为零。

我们没有办法逃避,现在我们似乎是安全的,而且我的离开将是大屠杀基督徒的信号。我们听到在北京天津方向的屠杀更频繁,人们开始彻底吓坏了,不仅是基督徒,特别是所有富裕的人,他们知道义和团不会在抢劫和谋杀开始区分基督徒的,没有人的生命是安全的,自己的生意买卖全毁了。

所以有些人从乡下过来想在城墙内得到保护,其他人离开城里到以外安静的地方。许多去荒地,虽然在那里没有房子,也没有庄稼。一般的感觉恐慌抓住一个人不认识上帝的人担心他们不知道的东西。租车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价格非常高。一个富有的人需支付100两银子(壹两等于两到三先令才租到一辆车)把他从城里拉走,车夫吓得都只顾保命不爱金钱。

食物价格也变得很高,出现了不稳定的运行,人们卖掉他们的所有东西回笼现金。银子的价格因此突飞猛进上涨,纸币在贬值。穆瑞先生悄悄收集了所有教堂的资金,以备盐山我们的人在那里将来的需要,我们取出了几乎所有在城里本地银行的银子。本周在我们离开前,患者几乎停止看病。

我做了两个白内障手术和两个老女人手术,患者刚刚愈合时就匆忙离去。一个男孩因为髋关节疾病最后留下,估计没有多大希望了,我们要离开时,还有一个男人前几天他的脖子长了一个巨大的肿瘤,如果不能治愈,可怜的家伙要自杀,到最后没治了才到我们这里。

我相信我可以解除他的痛苦,但当时不敢做的,我担心我们会随时离开医院,也许是在他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因此我让他回去一个星期,看到他没有更多的办法!我的最后一个病人是在我们离开之前的晚上一个人来我家,为自己买了一些药,因为他穷我只要了他一半的价格,当病人把钱放在我书房地板上的时候我不得不逃离,只有希望这个可怜的家伙在外国人的家中没有被谋杀,许多人已经因为这样被杀。

原文链接:《沧州博施医院首任院长潘尔德》翻译整理压缩版连载之七

微信 更多
@转自福音时报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43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