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会泽基督教恩泽圣堂:柏格理、邰慕廉等传教士无私大爱之见证

云南会泽基督教恩泽圣堂:柏格理、邰慕廉等传教士无私大爱之见证

历史上的丰乐街基督教堂(图:姚昆)

会泽东风小学(图:姚昆)

历史上的丰乐街基督教堂(图:姚昆)

会泽东风小学(图:姚昆)

19世纪90年代,在会泽县古香古色的古城之中东北隅处,于粉墙黛瓦之间,屹立着一座中西合璧的教堂,名曰“恩泽圣堂”,是英国循道公会牧师柏格理、邰慕廉等传教士建立的。这座教堂就好像一位历经风雨、饱经风雪的老人,它已经伫立在会泽古城之中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庄严地传讲着耶稣基督天国的福音,也静默地见证着柏格理等传教士的无私大爱!遗憾的是,在1999年时,因学校改造,被无奈的拆除了。

现在留下来的,只有教堂的青石根基,还依稀可见!还有学校对面的三院清朝时的民居,都是英国循道公会购置,作为牧师传教士居所,现在可以说是柏格理等传教士的故居了;柏格理日记描述了,他在会泽传教工作情况。(很巧合的是他的长子赛姆,就是在这里出生的。)另外,遗留下来的,还有教堂旁边,当年传教士栽下的几棵滇朴;现在已经长成百年参天大树了,郁郁葱葱、苍翠挺拔;荫庇和守望着整座教会学校。清风徐来,树枝摇曳着,这几棵大树好像是在见证和述说着那一段悲怆的历史!

《云南基督教史》告诉我们:1885年,圣经基督教教会的英国传教士托马斯·索恩与万斯通两人等遣来华,入境后他们从上海沿长江溯江而上到重庆,再从重庆经宜宾、云南昭通,抵达东川府(今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并在这里租得房屋展开传教,建立起圣经基督教教会在云南的第一个传教站。由于会泽县地处昆明与昭通交通路上,似乎不属重要城镇,于是,两人从会泽起程前往昭通,1886年在昭通市建起了该会在云南的第二个传教站。次年,万斯通从昭通到昆明市建起该会在云南的第三个传教站。

1887年,又派柏格理和邰慕廉到昭通、会泽传教。邰慕廉牧师1886年来到会泽,他毕业于牛津大学,道德文章均称上乘,到会泽后凭其渊博的学识结识了一些教育界人士,并为一些准备留日的公费生补习英语,如唐继尧、李佩衡等,都接受过他的教育,后经会泽教育界人士的介绍,在丰乐街以永租的形式向彭姓谋得一片民房,占地约三亩(今学校东面原城墙处)。以后昭通又派易理籓(英籍)、李约翰(华人举人)协助建造礼拜堂,礼拜堂是老式,中有隔板,男女分坐。教会的招牌是大英圣道公会。学校名:成都华西分校男女两级小学校,宣传男女平等,妇女解放,不准缠足。

柏格理日记《在未知的中国》记载:1893年,会泽区域会议的记录,在会泽筹建一个小教堂,设备和建筑费用总数为一百英镑。统计:我们有两个中国佣人,一座小教堂,三个传教场所,86名主日学校小学生,还有共三位汉族教徒。

张道惠牧师在《西南传教士档案揭秘》中记载,1916年,英国诺曼奉献英镑,重新筹建教堂。是这样描述的:索恩夫人,圣徒般的记忆,曾预言会泽将成为上帝之城。通过一些努力,她的想象已经变为现实。会泽······1916!——标志性的日期。我们赞美上帝对祈祷者的回答和赐予的帮助。传教点被命名为“加迪夫的诺曼”,这个名字将永远与会泽关联。他的25英镑捐赠被用来购买了房屋与地面。因此,我们现在有了一个“诺曼纪念馆”。我们还在等待着另外一项捐助诺曼爱心捐赠,他(或她〉将送来25或30英镑,使我们能够怀着愉快的心情圆满地开始一座小教堂的建设。

1934年建造现在的礼拜堂,后又新建两层楼校舍一所,右边有西牧师住宅,对面街有华牧住宅一院,由于杨建烈牧师德高望重,本着基督的宗旨育人传道,不但礼拜堂坐满了人,连晚礼拜(今礼拜堂前及右边一排房子)也容纳不下。礼拜堂名“恩泽圣堂”,学校改成“兴华小学”,统称英国循道公会,当时的教会可以说是最兴旺最繁荣的时期。

《会泽县志》记载:礼拜堂位于现在东风小学校内,该房坐北朝南,占地约100平方米,为西式建筑,他是西方宗教传入会泽的证明。

光绪十三年,基督教循道公会派英藉牧师柏格理、邰慕廉牧师及苏慕才女教师进入昭通,创办西南教区;光绪十四年,西南教区派,邰慕廉牧师到会泽传教。邰慕廉在丰乐街购得一片民房,占地约三亩,建大英圣道公会圣堂及学校一所,其后,建造礼拜堂,新建两层楼校舍,教堂更名为“恩泽圣堂”,学校全称为英国循道公会会泽兴华小学,当时有教徒数十人。1946年外国牧师回国后,由中国牧师主持教务。建国后教堂为东风小学使用,礼拜堂于1999年被拆除。

《会泽揽胜》一书中说:1999年前,现钟屏镇丰乐街东风小学内,还保存着一幢中西式的房子——礼拜堂,该房坐北朝南,占地约一百平方米。建国前,这里是会泽基督教活动的场所,会泽第一次电影放映也在这里举行。除礼拜堂外,当时还建有“洋”牧师宿舍、学生教室,是一所规模较大,设备齐全的教堂及教会学校。教堂虽是砖木结构,但其门、窗均有西方建筑的特点,加之哥特式的大门,显得鹤立鸡群。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沧海桑田,世事变迁。柏格理等传教士于清朝末年在会泽建立教堂及创建学校的事迹早已淹没于历史的尘埃中,加之建国后极左思潮的影响及政治洗礼,一些虔诚的基督徒落得十分悲惨的结局,在老百姓中谈及西方宗教是那样的讳莫如深,谈虎色变。柏格理等传教士在会泽传教办学的故事,成了会泽历史的碎片,无法拼接。虽然,传教士的身影已经离我们远去,他们所建的恩泽圣堂也不复存在。但是,这所学校和这几棵百年滇朴,还依然在见证和守望着柏格理他们的灵魂!

微信 更多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30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