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家人蒙福记:哲学,心理学,佛学不能使人安息,唯有耶稣基督!

【见证】家人蒙福记:哲学,心理学,佛学不能使人安息,唯有耶稣基督!

自二零零八年九月刚信主的那日起,我就一直为家人的归主而不住地祈祷。

每一次,都泪流不止。


大学哲学教授的父亲,首先蒙恩

信主不到一个月,我给爸传福音,爸立刻就信了,那时,爸75岁。

爸在大学工作近三十五年,从教授哲学到教育学,他曾是教育系公认的好书记。当我跟他说我信主了,你也得信时,他毫不犹豫地就信了,并跟我一起去参加团契。爸的顺服,真是神所喜悦的。我才想起来,在他退休前,每次去外地出差时,最喜欢的事就是到教堂去听赞美诗。我记得我送他六十岁的生日礼物是一台脚踏琴,从此他就经常依依呀呀地弹赞美诗。可惜,那时的我们每个人都忙,谁也没心思静下心来听他弹琴,更不会知道赞美诗是多么圣洁美妙了。

爸的一生中有多次处于死亡的险境,但都化险为夷,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全都是主的保守。信神以后,他每天都要到我家来弹上几首赞美诗。小组活动的时候,都是他弹,大家唱。这让爸爸可有成就感了!

爸信主之前的生命充满了苦毒,信主之后,我才知道这是因为他在工作和家庭中都受到了很多的伤害,却一直无法释放所导致的。那时,他常常在弹赞美诗时,弹着弹着就哽咽了。

爸总跟我说,家里还有两个“罪人”,需要拯救,你快去给她们传福音吧!——爸那时最大的盼望是让妈和妹信主。我常想,人在黑暗罪恶的里面,随从肉体私欲,被魔鬼迷惑,真的很可怕,人心充满了苦毒怨恨,人和人,甚至亲人和亲人之间不能彼此相爱,反而彼此伤害,中了魔鬼的诡计。回想我未信主时,也是如此,即可怜又可恶!

虽有曲折,终被寻回——妹妹在圣诞节信主了

妹信主也很有意思。

我第一次带她参加团契时,我们在唱歌,而她在磨手,因为,她手生冻疮了。她信偶像很多年,对我们唱歌读经毫无兴趣,结束后,她铁青着脸,发誓说再也不参加你们的聚会了。

她的里面有太多的苦毒和怨恨,忧愁的重担将她的生命压伤。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迫切祷告,可她依然没有改变。

有一次,我实在忍无可忍,大声责备刚硬的她。连在楼下的父母被我的愤怒吓住了而不敢上楼。而妹妹则更被我吓住了,一直默默地哭泣。那时的我生命实在不成熟,只是急躁的希望最亲的妹妹能赶快悔改,得着与主相和的美好福分,却忘了本该耐心地为她祷告,安心等候主的作为。我的怒火并没能让妹妹迷途知返,我只能继续地流泪祷告。我跟神说,我只求她喜乐和平安,可是她不信主,就没法幸福。

两周后是圣诞节,我跟她说,圣诞节活动之后,我要请爸吃饭,就不回家了,麻烦她也陪我们参加活动。没想到她却欣然答应了。


活动开始后,弟兄姐妹们一起唱歌,举手,祷告。我侧脸看向身边的妹妹,她一直低头磨她生冻疮的手,也不唱,也不站起来,只是流泪,一幅可怜悲苦的样子。后来,牧师要为大家做决志祷告,我们都拥到前面,爸和我在一起,他痛苦地跟我说,我们得救你妹不得救怎么行。我回头一看,所有的人都到台前,只有妹一个人孤零零地窝在位子上,她前后左右的人都到前面来了。我找了一个生命成熟的弟兄,请他去叫我妹,因为,我去叫,她在哭,根本不理我。

当我再回头时,发现后面已经没有人了。爸和我的心都凉了。我们祷告后,爸失望地先回家了。而我等人都从台子上走完,却发现了妹妹。她是最后一个从台上跳下来的人,身轻如燕,脸上充满了喜乐,我几乎没认出她来!因为太多年看到的都是她悲苦忧伤的脸,那一刻,我愣住了。她挽着我的胳膊,笑吟吟地说:走,吃饭,下午,你们演节目,我给你们看衣服。啊,哈利路亚!

这是神的怜悯和圣灵奇妙的工作!

(很遗憾爸没有亲自看到这一幕)

活动后,妹剪了短发,把拜偶像的东西全部清除出去。我们的组长夫妇为她和家里做了洁净的祷告。妹的生命从此翻转,喜乐每天充满她的心。她从来没像今天这么自信和平安。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冻疮彻底好了。主默默无声地就医治了她。真是感谢主!

妈妈有口无心地决志祷告,但终被神翻转

妹决志祷告的同一天,妈听到教会的牧师要来家里,就在外面躲了一个多小时不回家,直到她觉得牧师应该已经走了才回了家。只是没想到她一进门,牧师跟在她后面才来。她躲不了,只好和我们大家一起,被动的做了有口无心的决志祷告。可是神却纪念这个祷告,从此,她的生命就在神的手中了。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我信主半年后,我的父母和妹妹都归到了主的名下!感谢主!

零九年,妈在参加团契活动的时候,为大家做了见证,把她信主半年的心路历程讲出来,感动了很多人。感谢主,荣耀归给主!妈信主,可真不容易。说个悄悄话,妈是大学心理学的教授,可却一直没有解决自己心理的问题。魔鬼的欺骗,使她从没有平安过一天。

妈被疾病的恐惧捆绑了37年,,恐惧每天伴随着她,死亡天天惊吓着她,37年她走得战战兢兢,这37年我们家每一个人都深受其苦。她对我们的爱,都是以诅咒的形式表达的,她一张口,我们都战兢。她每天最顾念的就是自己的身体,我们在她身边,和她一样的苦不堪言。她以前张口就是看病,也把我们都看成有病的人。

然而,主耶稣已经得胜魔鬼,主的恩典要释放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圣经》希伯来书2:16······特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2:15 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

妈真像毕士大池子的病人①,见到主的那一刻,她就站起来了。

信主这些年,妈妈虽然开始进步很慢,和爸爸也还常有争执,和我也发生了三次大的争战(因为她听不进去劝告的话),三次都被她赶出家门。她说:你以后不要来了,我们不欢迎你!我每次都是含着泪独自回家。奇妙的是,每一次争战后,她的属灵生命却成长了。

妈那时驼背得非常厉害,身子已经完全弯成弓了。

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号我被圣灵感动,要告诉妈妈,她驼着的背其实是背着自己的罪,只要认罪,她的背就能直起来。 我不敢自己当面跟妈妈说,只是告诉了爸爸。然后就逃到台湾旅游了。

七月三日去家庭团契的路上,妹妹把我这句话告诉了妈妈,她气得肺都炸了,伤心欲绝,只是在路上不便发作。回到家已是十点,她把爸爸和妹妹叫到一块,边哭边说,她不知道自己有罪,觉得我这样说对她的伤害太残忍了。三个人都哭了,一直聊到到了一点。这是近三十年来,爸和妈,夫妻第一次坦白的交通!他们彼此都得到了释放,妈认了罪,感谢主!自从那天以后,妈妈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进步,爸爸心里也有了一丝放松。从台湾回来后,爸告诉了我这个好消息:你妈变了!


七月十号,我从台湾回来。教会的张弟兄让妈再做一个和罪脱离关系的宣告,就是让她可以不再被魔鬼的谎言所欺骗。然后,周四,圣灵带领我又让她与她生命中的魔鬼做了又一次断绝的祷告。

妈于是不再谈病,不再恐慌,气色和精神也好许多,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强壮了。一个月后,我先发现,妈的背完全直了。接下来,爸也发现了,然后,弟兄姊妹都发现了,大家欢喜快乐,一起归荣耀于神。主打了胜仗,感谢神!妈卸下了重担,感谢主!

以前主日我们流泪,妈妈总是觉得奇怪,看我们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她觉得像个病人,很可笑。每次我哭,她就把我拉到一边,说你不要哭了,你让别人看见影响多不好,你有那么多罪吗?可是我却不知该怎么跟她解释清楚。

八月二号领圣餐,妈妈第一次有了圣灵的感动,在掰饼时,她流泪了。八月八号的主日,她第二次流泪。妈流了泪,感谢神!

妈妈有了如此长进,我很感恩。我每天的祷告和流泪,主都纪念。圣灵在妈妈的灵里做工,使她的灵命快速地成长:她开始恒切地祷告,渴慕读经,还立下心志,自己保守口舌,宣传福音,为主做荣耀的见证!感谢主在妈妈生命中做成的巨大改变。

眼见家人的剧变,弟弟也信主了

零九年弟弟考上同济大学,寒假过年回上海探亲的弟弟看到爸爸妈妈生命的更新,也信主了。他也靠着主,把多年的酒瘾戒了。感谢主!

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

两年过去了,爸和妈都有巨大的变化,每次看到我们一家去参加小组学习,一起去礼拜,无论狂风暴雨,我们都在一起。大家就把荣耀归给主。爸妈渴慕读经,渴慕听神的话,也在家里彼此坚固。妈整天都在祷告,两年多主保守她一次也没有生病,她对主的信心也得到了坚固。妈更是学会了顺服,也开始学习保守口舌。爸也热心服侍组内弟兄姊妹,每天用大量的时间读经,谦卑顺服神。

感谢神在我家的作为!

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感谢主!

主说:报好信息给锡安的啊,你要登高山;报好信息给耶路撒冷的啊,你要极力扬声,扬声不要惧怕(以赛亚书40:9)。

你们是我的见证,我所拣选的仆人(以赛亚书43:10)。

荣耀归给拯救我们到底的主耶稣基督!

毕士大池边的病人

这事以后,到了犹太人的一个节期,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有一个池子,希伯来话叫作毕士大,旁边有五个廊子;里面躺着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许多病人。(有古卷在此有:等候水动,因为有天使按时下池子搅动那水,水动之后,谁先下去,无论害什么病就痊愈了。)……在那里有一个人,病了三十八年。耶稣看见他躺着,知道他病了许久,就问他说:“你要痊愈吗?”病人回答说:“先生,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耶稣对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那人立刻痊愈,就拿起褥子来走了。 (约5:1~9)

声明:本文由主内家人投稿,转载请注明主内家人及全球基督徒见证分享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