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耶稣受难——再思康熙十架歌

纪念耶稣受难——再思康熙十架歌


第一次听到这歌(《康熙十架歌》很宁静,很美,这首诗歌需要安静的时候听,特别震撼,值此受难节特别思想这首古老有名而富有内涵的诗歌来纪念主耶稣的受难!

下面介绍一下这首歌的来历:供弟兄姊妹欣赏纳取。歌词来自康熙皇帝,清朝康熙皇帝笃信基督。他热心追求基督真道,在国事纷繁之际,不仅利用时间学习圣经和属灵书籍,还常和那些远涉重洋而来的外国传教士谈道。由于他熟悉圣经和教会历史,在世曾写过许多教会题材的对联和诗歌。现今教会流行的《全能全知全美善,至公至义至仁慈》的名联,就是康熙皇帝的杰作。

康 熙 十 字 歌

功成十架血成溪 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裂四衙半夜路 徒方三背两番鸡 

五千鞭挞寸肤裂 六尺悬垂二盗齐

惨痛八垓惊九品 七言一毕万灵啼

康熙皇帝为了纪念耶稣基督被钉死在十架上,曾写了一首脍炙人口的七言律诗,名曰《基督死》,人称《康熙十字歌》,这是一篇体会基督受难即景的佳作。它告诉我们,康熙皇帝曾熟读四福音书,他非常了解耶稣被钉前夕受审经过;承认十字架之血是「百丈恩流」,特别领受耶稣在十架上说的话,故有「七言一毕万灵啼」的感述。今将《基督死》原文抄录于下,以飨众弟兄姊妹。

对此诗熟读之余,趣味盎然,故不揣冒味,试作粗浅分析;

康熙皇帝精古诗韵律,用「八齐」写这首诗,押韵严谨。这首七律虽只有八句五十六字,但却将耶稣从被捕到殒命的主要情节,描绘得淋漓尽致。奔放的诗句和整齐的韵律相结合,使人读来铿锵有力,意味无穷。如果一面读诗,一面默想基督苦难经历中那些悲痛场面,必会历历在目,催人泪下。然而,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这巧妙的诗句,绝非轻易信手捻来,如没有熟读圣经,深刻理解耶稣钉死十架的意义,及勤操笔墨,反复推敲,素含深遂语言工底和丰富想象力是绝不会雕琢出如此佳美的诗句来。

另外,这首诗还有一个独特有趣之处,就是他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半两百千万15个数字和分寸尺丈4种度量全部巧妙地贯穿其内,给读者以量大,镜明之感。同时又显得里外和谐,纵横呼应,恰到好处,毫无牵强之意。

这首诗开头第一句,「功成十字血成溪」,用开门见山的手法向人们揭示了顶天立地的救赎大功,乃是藉着耶稣基督悲惨地钉死在十字架上才得以完成。他在受难的过程中,从,橄榄山祈祷通体血汗(路22:24),到身悬十字架被长矛刺透肋旁所流出的血和水(约19:34),确实可汇集而涓流。至于用「溪」字来做比喻,可以联想,「溪」紧连于「泉」,那血就必然有喷涌之势,分流之广,圣洁之美,渴慕之众,刺心之痛,功效之巨。再者耶稣基督在普世全球世世代代的聚会领取圣餐中的流血死亡,那「血成溪」就不是过分夸张,而是更确切的指出基督流血程度之深,救恩之大。

诗的第二句,「百丈恩流分自西」告诉我们,因着救世工程的完成,正如救主耶稣他高深莫测不可估量的恩宠,才源源不断地向四面八方流向人间,充满宇宙的每个角落。普万民,当然也包括中国人民,赖着这恢复生命宝贵活泉,方可获得救恩的分施和永生的希望。「分自西」指中国万民救恩来自西域,耶稣钉死在西域的耶路撒冷,而我们中国在西域的东部。从作者角度谈到「分」,那是对耶稣圣血的感恩,分明道出,救恩轮到作者自己,乃至自己的国家。

第三句「身列四衙半夜路」,是指耶稣被捕后,先被押送到亚那府内,「因为亚那是本年作大祭司该亚法的岳父」(约18:24),但他审问毫无结果,便把耶稣送到该亚法那里去(约18:24)。该亚法和那些祭司长和文士与百姓的尊长早就想谋杀耶稣(路19:47,22:2),但因为「没有杀人的权柄」(约18:31),等到凌晨,又把耶稣送进彼拉多总督衙内(约18:28)。彼拉多见事情棘手,为了推卸责任,便又来个一退六二五,将耶稣转送到希律王那里(路23:7)。希律听说耶稣显过许多神迹,早就想看看他,如今一见,便仔细地盘问起来。但耶稣对待他这个衣冠禽兽的态度却始终是一言不发,希律无可奈何,只好又把耶稣送回彼拉多那里(路23:8-12)。如此推来送去的折腾,耶稣不得不用半夜的工夫跟着恶众跑冤枉路,预表世界黑暗如夜,耶稣来得正是时候。

第四句是「徒方三背两番鸡」,门徒四处逃散(可14:50),唯独彼得暗随耶稣后面,进入大祭司该亚法庭院,想看个究竟(太26:58)。但因为「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是软弱」(可14:38),仅在几个仆人和使女的询问下,竟接二连三地发咒起誓否认自己是主耶稣的门徒。这应验了耶稣在受难前对他的预言「鸡叫两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可14:66-72)此句引入鸡的叫声,实在妙哉,尽管人的软弱,背逆耶稣的旨意,但它仍深爱世人,用鸡的叫声,把光明带给人们。

第五句「五千鞭挞寸肤裂」的句首,作者巧妙地用「五」开始。彼拉多明知耶稣无罪(约19:4),但却慑于恶众的恐吓:「你若释放这个人,就不是该撒的忠臣。」(约19:12)它生怕丢掉自己的乌纱帽,妄图用鞭打耶稣来讨好民众而神离魂行(路23:13-16)。

根据传说,耶稣在彼拉多衙门内,尽扯其衣,鞭责五千有余,全体剥伤,血流不止,其痛苦之状惨不忍睹,实难用笔墨描述。史料考证,当时罗马式的皮鞭,乃是一杆多头,而每条皮革制成的绳头上还嵌有一些铅丸和骨制尖金钩,一鞭打下,便有数根绳落身,血肉横飞,使人无法忍受,故「五千鞭挞寸肤裂」确系真实之词。再者,「寸肤裂」不仅表明耶稣圣身遍体鳞伤,而且更有「肉烂三分」之甚。

第六句「六尺悬垂二盗齐」用「六」开始。耶稣圣躯钉在十架上之后,恶众便把十架竖立起来,将耶稣身体举离地面六尺以上,引人注目。与耶稣同钉的还有两个罪大恶极的强盗,一个在左,一个在右,是恶人们精心策划故意这样做的,为了羞辱耶稣,将他置身于盗贼匪类之间,与歹徒并列,让来来往往的恶众观看耻笑。与耶稣同钉的左盗,也竟然口出恶言凌辱耶稣(太27:38-44,路23:29)。

诗的最后两句「惨恸八垓惊九品」和「七言一毕万灵啼」,说明耶稣的奇苦剧难,震惊了八方官民之众。当时的犹太民众,虽则麻木不仁,漠然视之,但所有敬慕耶稣基督的人、门徒、已睡的圣人和天使,都深知救主圣死的伟大意义,这关系着普世万民的生死祸福。「万灵啼」即道出耶稣的死将换取万人得救的时刻已真正到来。

耶稣悬在十字架上,前后说了七段话。

其一,是为钉他的人祈求,求天父宽赦。「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

其二,是怜悯安慰右边的强盗。「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23:43)。

其三,当爱徒约翰的面,对他母亲说?「母亲,看你的儿子!」;又对约翰说:「看你的母亲!」(约19:26-27)。

其四,是高声呼求天父:「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可15:34)

其五,是渴望人类归向天父。「我渴了!」(约19:28)。

其六,是再一次大声呼求天父:「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路23:46)。

其七,是向人类宣布救世大功已告成。「成了!」(约19:30)

十字架七言散见于四福音。马太福音、马可福音各记一段,但内容相同,路加福音、约翰福音各记三段,合起来共七段。

耶稣七言一毕,便低头气绝,其时天显异象。太阳失光,地动山摇,磐石崩裂,坟墓自开。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已睡的圣徒也从坟墓里出来,进入圣城,向许多人显现(太27:51,路23:44-45)。无论有灵无灵之物,都显得异常哀痛,证明主耶稣乃天父真神的儿子。

清康熙帝御撰颂赞基督诗词

森森万象眼轮中,须识由来造化功。

体一无终而无绐,位三非寂亦非空。

天门久为初人闭,福路全凭圣子通。

除却异端无忌惮,真儒偌个不钦崇。

功由十架血成溪,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列四衙半夜路,徒方三背两番鸡。

五千鞭挞寸肤裂,六尺悬垂二盗齐。

惨动八垓惊九品,七言一毕万灵啼。

妙道玄玄何处寻,在兹帝监意森森。

群生蒙昧迷歧径,世教衰微启福音。

自古昭昭临下士,由来赫赫显人心。

而今基督恩光照,我也潸潸泪满襟。

赞 词

立天地之主宰,造人物之根宗。

推之于前无始,引之于后无终。

弥六合兮无间,造庶类兮靡同。

本无形之可拟,乃降生之遗容。

宣仁爱以博化,理微妙而难穷。



附:(中国唯一信仰上帝的皇帝----康熙 )转

一个封建皇帝如果相信天上有至高无上的上帝在监督他的所作所为时,此皇帝就会慎言慎行,真正做到“爱民如子”,不因为狂妄自大而残暴杀戮、荒淫无度 ;可惜中国历史上仅仅只有一位这样的皇帝-------康熙。

偶然读到了清朝康熙皇帝的一首律诗《十字架》,不但深深为康熙的文学才能所为折服,也引起我对康熙皇帝本人的基督教信仰产生了兴趣,这不仅仅因为康熙盛世的感染,更多是康熙皇帝本人和其他历朝历代的封建皇帝有所不同之处;从其诗分析,起码他是熟读《圣经》的,才能在诗中对耶稣基督的受难过程如此详细描述,特别是由于近来许多描写康熙的文学、影视作品总是在回避康熙信仰的经历,却大力渲染康熙的能力和智慧;能够在少年时就板倒位高权重的大妄臣鳌拜。更有甚者竟然把十来岁的康熙皇帝描写成武功盖世的英雄;好象皇帝本来就是老子天下第一,不靠天、不靠地,一脚一拳就可以治理了大清江山六十多年。 但我认为康熙能在历史上有如此的丰功伟绩,除了他个人的天赋以外,和他的信仰是有很大的关系。为此,我也查阅了相关的一些资料,发现这个皇上却与历来大多数皇帝不同;他爱学习,聪资过人;十六岁时,他就懂得引进世界先进知识,聘请外国教师给他传授知识;在信仰基督教的传教士的指导下,他对基督教充满了兴趣和偏好,如饥似渴地学习《圣经》。在这些充当老师的人里,大部分对康熙皇帝的聪明智慧赞不绝口;其中有比利时的南怀仁、葡萄牙的徐日升、法国的张诚、白晋、汤若望;这些人在与他人的书信来往和资料记载中,无不称赞康熙皇帝的;因为少年康熙仅仅用一年的时间就把相当现在中学课程里的几何、代数、三角学会了。另外,他更可贵的是对外来的知识不排斥,还不断地学习西方的医学、生物学、解剖学;由于他在学习《圣经》上更是认真,所以从他的诗里可以看出他的领会正确,而且细节的了解既详细又准确,连许多研究宗教的学者也自叹不如;此诗抄录如下;

功成十架血成溪 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裂四衙半夜路 徒方三背两番鸡 

五千鞭挞寸肤裂 六尺悬垂二盗齐

惨痛八垓惊九品 七言一毕万灵啼

从这首诗不但可以知道康熙对古诗的韵律是何等精通,而且也让我们欣赏他如何巧妙地把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和半 、两 、 百 、千 、万 等数字以及 分、 寸 、尺、 丈等度量 镶进诗里 。诗词虽然只有八句,却把耶稣受难的过程写的清清楚楚 ;从耶稣用生命和鲜血为我们赎罪而被钉在十字架的恩流是来自上帝开始,到深夜耶酥被抓 并转辗了四个地方的官员也难以给他定罪的经过,耶酥曾经预言他的门徒彼得三次不敢认他,确实在鸡啼了两遍后彼得三次说过不认识耶酥的描写,以及耶酥的受刑惨状和两个强盗一起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情景,这个过程连监刑的小官看了都害怕,最后耶酥的七句话和万民的悲伤,描述得活灵活现,如同在现场一样,可见康熙是如何用心读《圣经》的。他的许多诗词流露出对上帝赞美,如《赞词》一诗就是这样写的;立天地之主宰, 造人物之根宗。 推之于前无始, 引之于后无终。 弥六合兮无间, 造庶类兮靡同。 本无形之可拟, 乃降生之遗容。 宣仁爱以博化, 理微妙而难穷。 康熙对上帝的信仰不仅仅是热爱和虔诚,而且还从内心十分敬畏上帝,我们可以从他的诗词中看到; 如“妙道玄玄何处寻,在兹帝监意森森;群生蒙昧迷歧路,世教衰徽起福音。自古昭昭临下世,由来赫赫显人心;而今基督恩光照,我也潸潸泪满襟。”还有“森森万象眼轮中,需识由来是化工;何一何终而何始,位三非寂亦非空。地堂久为初人闭,天路全凭圣子通;除切异端无忌惮,真儒若个不钦崇。”

中国几千年来的封建社会是一个残酷压榨、鱼肉百姓的社会,皇帝是他们压迫人民的总代表,因为害怕人民起来斗争,所以就用最高的称谓来称呼自己。把皇帝叫天子,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所有的东西都是老子的,叫你死,你就不能活。为了恐吓百姓,他们还挖空心思把自己称作能呼风唤雨的真龙天子;皇帝的脸就是龙颜、皇帝的身子就是龙体。当然,因为他们是人,照样要生、老、病、死, 。 但是他们也怕死,却做梦都想活万万年,因此就有拍马屁发明了万岁的专用名称 ,见了皇帝,大家齐唰唰跪下,口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真是听起来很得意,却没想到皇帝的平均寿命是很短的。可悲的是,如今皇帝体制已经推翻了百余年,孙中山也立法废除了跪拜,但还是残留了不少皇权意识和奴才意识的人在我们社会各领域里;他们的表演确实后继有人;最近有一个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就得意了一下,让九百个学生齐唰唰跪下,名义是向他们感恩,实际是向学生炫耀教恩浩荡;我担心这九百个学生里今后有个别人出息了、发达了;他们也学做起主子来,让有求他的人跪下,这不是危言耸听,且是早有先例;我国有个著名的演艺明星,过去没出名时的奋斗是何等艰难,为了他的节目能上 某级电视台,四处求爷爷、告奶奶都不行,最后还的给某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跪下;谢主龙恩,经过泪和汗的磨练,他终于火了起来;因为凡是经历奴才的人对那段艰难岁月总是耿耿于怀的,所以如今想拜他为师的人必须统统在他跟前跪拜,否则一概不收。我们这种先做奴才再做老爷的传统就代代相传了,我以为这些人即便是当了老爷,但是骨子里还是奴才的意识的;江西原来曾有一个副省长,可以说是相当大的老爷了,当因为贪污腐败的事情败露,竟然给一个冒充是中纪委的农民出身的骗子下跪,还让其骗去了数百万元,这难道不可悲吗?中国现在有许多人,别看在位高权重时趾气昂扬,一旦跌落,奴性就露出。

人们都知道;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可悲的,一个没有信仰的皇帝是可怕的。康熙皇帝所以有民族平等的思想,我认为是受上帝关于人生来就一律平等的影响,所以他大肆起用汉臣、对内安抚、倡议民族团结、关心民众生计、鼓励耕作、减免税赋的举措和他的基督教爱人有很大关系。他常常被后人称道的功绩是削三藩、收西藏、平准葛尔、收台湾,这些壮举也是历代皇帝所不及的。因为他敬拜上帝,还专门建立祭拜的天坛;他自己生活和信仰也有很大的关系,主张简朴,不暴饮暴食,不沉湎酒色;所以他在历代皇帝中还算长寿的。如果我们不从严格标准来要求他的信仰后的行为的话,作为一个封建皇帝应该说是比较虔诚的了。当然,在什么才是拜偶像和信其他宗教的问题上,他也敢和罗马教廷抗争,特别是中国传统的纪念祖先问题上,他认为祖先不是偶像,可以按中国自己的传统纪念。对尊孔孟之道,他坚持;“中国儒道非教也,至圣先师应尊应敬”,还联合耶酥会排挤、驱逐教条的罗马、多明我会、圣方济的传教士,和当时的梵蒂冈教廷搞成了僵局。当然,由于这些矛盾和争论使得当时全国敬拜上帝热降了温,但我们也不能以此来否定康熙的信仰,因为他在《生命之宝》的诗中向人们明确宣示;“天门久为初人开,福路全是圣子通;我愿接受神圣子,儿子名份得永生”的句子,所以说,中国历史上虽然过去有许多皇帝对基督教有好感并支持在中国传教的,特别是到了明朝更多,如文渊阁大学士、宰相徐光启就是个聪明、正直的良臣,他不但和利玛窦合作翻译了《几何原本》,还长时间对基督教进行研究,“观教礼、考道义”后在42岁时接受洗礼信仰了上帝,据统计明朝信仰基督教最高潮时仅仅京城的人就达二十五万之多,基督教几乎成了国教。虽然明朝的灭亡和清兵入关的冲击,信仰受到排挤;但是在清朝初期,其影响还依然存在,也有传教士进宫担任官职的,如清朝初期的汤若望就官拜“钦天监正”,可惜后来被大奸臣鳌拜杀害,康熙成年后为他平反并处理一批陷害、排挤传教士的官员,还陆陆续续招募了一些多才多艺的传教士进宫帮助他学习研究。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康熙的信仰并没有因为和教廷的矛盾而动摇,因为从他前前后后的诗词里就可以判断的,像康熙皇帝晚年的《生命之宝》那样如同宣誓般的决志诗就可证明;当时的官员纷纷效法康熙皇帝信仰基督教,老百姓也把信仰基督教作为荣耀。基督教信仰到了雍正皇帝时才被否定和反对。但令人遗憾的是后来写康熙历史也好、戏剧也罢,恰恰忽视了康熙一生最主要的内容;故希望今后要根据事实来检讨,还康熙真正的另一面。即使在今天,至于对宗教的理解永远都存在分歧,这并不影响基督教信仰的主流;据说近来罗马教廷对过去这个问题上也有检讨。我们都说,权力不受到制约必然要导致腐败,高高在上的皇帝能够用基督教信仰来约束自己本来就不容易,即使在今天也很有意义。为了我们中国能出更多用信仰来约束自己行为的领导人,所以康熙皇帝的信仰确实值得我们深思默想与传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