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與使徒性恩膏》音频 第二章 使 徒 ​建立合乎圣经的根基

《使徒與使徒性恩膏》音频 第二章 使 徒 ​建立合乎圣经的根基


点击上面图片进入阅读页面

发邮件至 290050111@qq.com

《使徒與使徒性恩膏》第二章


第02章

使 徒 建立合乎圣经的根基

 

使徒的议题不独局限于教导神的百姓或是提供信息而已,建立恰当的圣经根基超乎我们想象的重要。

教导圣经真理的重要因素及影响

 

第一,教导圣经的真理,促使神的恩典释放与主题有关的知识。神的话语使信心增长,让受教者更加求知若渴。传福音就是一个例子,想要人们得救就要让他们有听道的机会。使徒和使徒性亦是如此,教导使人对使徒及使徒性的渴慕油然而生。甚至说预言也会带来同等果效。我以前很少想到使徒——甚至未曾想过成为使徒——直到先知运动早期有人为我预言。预言的话语使我渴望更加了解使徒性,进而成为使徒。

第二,透过教导建立合乎圣经的根基——这本是使徒的功能,保罗解释说,是使徒要立根基(参考哥林多前书三章10节)。当然,根基只是个开端,神正在恢复使徒和使徒性恩膏,因为这是新世代教会的关键。我们要立好根基以带来丰盛的祝福、成长和加增。

第三,为了要除去错误的理念。撒但使用荒谬的观念混淆真理并散播恐惧。我在许多国家服事,所到之处,目睹人们对使徒先知性的渴慕。然而,我同时也发现,一些本来应该大有进展的领袖,却因为惧怕而裹足不前。合宜的教导可以除去此种蒙蔽。多数和我配搭的牧者,都诚然认同现今要兴起使徒的真理,却因为怕被误解,或因为仇敌曲解使徒的真理而导致困惑,以至于本该承先启后的一些人,反倒畏缩不前、平平庸庸。因此我们要挑明一切错误的理念,使人们都能清楚领会,并且无畏地前进。

第四,为了要抵挡空中的执政掌权者。以弗所书三章10节提到教会的功能,是要叫天上的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圣经的真理——击败仇敌(根据哥林多前书二章6节〔牠们都将要败亡〕)。撒但使用谎言、欺哄、谬论,企图混淆压制神要明确显扬的真理,皆因这些真理要导致撒但的败亡,因此我们一定要勇敢地将真理宣扬清楚。仇敌越是敌对,我们越发要全然明确地宣告。所以教导和宣告不只抵挡也攻击空中的执政掌权者,驱逐恶势力,并且开启福音遍传的门。

此种原理在某些亚洲国家尤其突显。有一个国家我每个月都会去做先知性服事,在各个教会及神学院教导预言启动。他们乐于领受有关先知性的一切教导,但是我注意到每一次教导使徒或使徒性都有极大的抵挡。后来才发现每一次我说到「使徒」,翻译就略过不提,当我说到五重职事(例如: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翻译把每个职事都翻得一清二楚,惟独不提「使徒」,他会用另外的字,比如说「领袖」或是「执事」,硬是不肯用「使徒」这个名称。

由于持续在这个国家服事,可以看到一些独立教会稍有进步,但是整体而言,他们仍极力抵挡「使徒」。

约莫一年之后,一个全国性的特会邀请比尔·汉蒙当讲员,一切情况才开始好转(我也是讲员之一特会的第二个晚上,比尔·汉蒙起身讲道,他引用以弗所书四章11至12节,「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接着他直接了当这么说:「圣经清楚指出使徒是现今必备的,我如此说是因为你们当中有一些人不信。我不是单指现场的人,也是对那些听录音信息之人说的。我甚至针对空中的执政掌权者宣告,你们无法抵挡神的心意和作为。」然后他才开始讲道。

后来的结果简直叫人赞叹!他的宣告使属灵氛围产生一些变动,似乎自此以后,敌对的人显然偃旗息鼓,教导使徒开始被接纳。所以当我们教导,即是对抗和攻击仇敌,并且驱逐牠们。

最后,教导使徒的原因是要提升神百姓的信心。使徒必然要教导使徒性,然而惟有委身的基督徒,以及使徒性的领袖一并兴起同心祷告,才能击败黑暗权势。

使徒的圣经根据

 

新约圣经充满关乎使徒的教导,我们要来査看三个主要部分。

关键经文1:以弗所书四章11至12节

「祂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这段经文证实,使徒和牧师一样是教会的重要分子。若有人坚持现今教会不需要使徒,那么依此类推(根据圣经的解经原则),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也通通可以免了。

有一种「时代论神学」,它的教义认为使徒只是用来撰写圣经,新约圣经一旦完成,使徒即无用武之地。时代神学宣称只有最初的十二位是使徒,使徒的命定随着他们肉体的死亡已经终止。他们常说拣选马提亚取代犹大的空缺是个错误(参考使徒行传一章21〜26节),保罗才是神拣选来完成十二使徒的人。他们不但认为使徒已经不复存在,更遑论神迹奇事或是圣灵的恩赐。他们自认圣经的工作已经完成,其他都是多余的(比如使徒、先知、神迹奇事和圣灵的恩赐),因此可能来自于魔鬼。

一位曾经自以为是的名宣教士说,时代神学信徒相信的三一神是圣父、圣子、圣经(而不是圣灵)。他之所以语带挖苦,当然是因为这等神学观完全排除圣灵的工作。难怪此等「神学」、只有在对抗五旬节运动时(以及后来的灵恩运动)才会出现,并且试图劝阻信徒寻求圣灵的洗。

针对现今不需要使徒的观念,容我提出下列概论:

圣灵充满的神学家相信,基督的生命及使徒行传足可作为教会的「蓝图」——自五句节开端直到基督再来。

有人说,我们有圣灵即可不需要使徒与先知。依此推论,教师也不必要了,毕竟约翰一书二章27节这么说:「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们要按这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

同样的,神为何没有在透过摩西颁布律法后就废掉先知?我们知道先知还继续运作。

没有任何经文提到使徒的惟一目的是撰写圣经。最初的十二使徒,马太、彼得、雅各和约翰写的书信和书籍成为新约圣经的一部分,后来的使徒——保罗、路加和马可一也撰写圣经,但是有更多的使徒从未写过任何圣经书卷。

除了最初十二位和保罗之外,还有不少使徒。你认为巴拿巴呢?西拉呢?经上特别提到提摩太和提多是有使徒职责的。安多尼古和犹尼亚(是一位妇女)被称为使徒(参考罗马书十六章7节)。

我们知道新约时代有不少使徒,因为保罗警告那些「假使徒」(参考哥林多后书十一章13节最初的十二位使徒离世已久之后,有不少使徒仍然在欧洲和亚洲运作的证据比比皆是,有记载指出,使徒的活动一直延续到第七世纪。

 

关键经文2:以弗所书二章20节

「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

这节经文有点异乎寻常,不只强烈认同使徒和先知的存在,甚至将其列为教会的真实根基,着实超乎许多基督徒的传统思维。当提到一间特别的教会时,绝大多数的人想知道的是「牧师是谁」,或是「教会建立多久了」,人总是问:「牧师是谁?」现实生活中,多数的教会都建立在牧师的根基上。以弗所书二章20节颠覆了这个传统,并且清楚指出根基必须是使徒和先知。

单是专注在「根基」这个字,就指出使徒(和先知)职分必须要运作的三个重要因素。

1,地基决定建筑物的大小。建筑物越高,自然需要更深、更稳固的地基;建物的高度与大小和地基的深度、坚固度成正比。使徒和先知是教会合宜的根基,神绝不愿意教会微不足道,或屈居社会最不起眼的角落。耶稣比喻我们是造在山上的城市(参考马太福音五章14节),本该明光照耀。「教会」希腊文ekklesia的意思是「被呼召出来的一群。」这个字在当时文化指的是:一群有政治影响力、要制定法律并治理的人。这么描述教会真令人惊异,神致力要我们——身为教会——现在与祂一起治理,使祂的国度在地上掌权。教会惟有顺服圣灵的带领,才能抵挡撒但的作为,废除错误的法律,带来更新促进公义。

多数人会同意这是神的旨意,但很多教会与这种权柄还相距甚远。何以如此?最大的原因也许是由于教会尚未有正确的根基。一但使徒和先知站对位置,成为教会的根基,我们将会看到「神伟大的建构」大有能力的影响社会。

2,地基决定建筑的风格。教会是神的身体,我们是神招聚的百姓,是神圣灵的殿(参考哥林多前书三章16〜17节)。圣灵必须要能够自由运行,以致彰显出神大能的神迹奇事。「因为我们的福音传到你们那里,不独在乎言语,也在乎权能和圣灵,并充足的信心。正如你们知道,我们在你们那里,为你们的缘故是怎样为人。」(帖撒罗尼迦前书一章5节)

可惜的是,常常事与愿违。内人泰迪与我自1975年开始在日本植堂服事,我们早就知道向日本人传讲基督不容易。许多传道人主要是藉教导、查经和团契来触摸人群。我完全同意应该查经和团契,但是我深知人会受影响,主要是因为神的大能。过去几年我们看到多数人信主,是由于有人病得医治、祷告神奇地蒙应允,或是经历先知性服事的冲击。这些导致他们心胸敞开,寻求并且相信主。我们一再发现,当人一被神触摸,心门就会打开,而且会开始认真听道。

我们要再次留意,使徒和先知才是根基。广泛地说,「先知」部分应该要涵盖教会有定期的先知启示性服事。让人一进到会堂聚会,即可察觉教会是神说话的地方——不只普遍的,也具体的——对每一个人说话。

在经文上下文中,「使徒」包括:神迹、奇事、异能,以及神的作为,这是根基的另一部分。教会是神工作彰显的地方,主的大能应该要持续显明。神要教会能「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迹、奇事和百般的异能,并圣灵的恩赐,同他们作见证。」(希伯来书二章4节)

一旦使徒兴起并站对教会根基的位置,我们就可以看到神会不断地用神迹奇事来见证。

3,地基决定建筑物的寿命。每位建筑业者都知道,不论你何等稍心留意(或精工细琢)的建造,一旦地基损毁破坏,建筑物就无法屹立不坠。地基一有瑕疵,建物肯定倒塌。

我一向对地方教会很感兴趣,泰迪和我1971年开始在加拿大牧会,1975年我们搬到日本植堂宣教,也许这是我特别留意地方教会历史的原因。根据我的经验,多数拓殖教会的成长,皆无法达到有效影响社区的境界,甚至在—、二代之后,成长就转趋迟缓。

这让我百思不解,因为我曾目睹一些极为火热、非常有恩膏的领袖建立很多教会,起初教会成长快速,也经常建造新堂。可是我同时也注意到,教会搬进新堂之后就有些转变,「漏电」的情况屡见不鲜,接下来的世代,教会经常已俨然成了有名无实的架构。

现在我深信不论是哪种宗派或信念,植堂绝不容易,都需要极大的恩典。每一次拓殖新堂,都是和撒但的能力短兵交接,牠会百般拦阻。因此每一个成功建立的教会,都是神大能最好的见证。

在马太福音十六章18节我们读到:「阴间的权柄(权柄:原文是门),不能胜过祂。」这样的真理在植堂过程中尤其深刻。然而,似乎一、二个世代之后,情况却今非昔比,教会完全失去其影响力——何以如此?因为根基错了。除非以使徒和先知为根基,否则教会就无法刚强站立,无法站立抵挡巫术、耶洗别的灵、亚他利雅的灵,以及敌基督的灵。

几年以前,主开始差派我去俄罗斯,当时比尔·汉蒙给我一个预言,深刻地影响着我。他说我要继续去俄罗斯,事实上我必须要去得更勤,我的任务是去兴起使徒和先知。他预言说:越来越多俄罗斯的教会发现他们的成长开始走下坡,没有使徒和先知,他们将无法幸存。

我已经去俄罗斯服事好几年了,因此认识不少教会,我知道大衰退已经发生。后来有一次回去时发现,我熟识的一个网络领袖也沉沦了,实在令人扼腕。

所以现在我们在俄罗斯(以及其他地方)竭尽全力兴起使徒和先知,我们无法独自承担这种重责大任,需要各个国家委身的弟兄姊妹和我们并肩一同站立。最近我到俄罗斯一个常去的城市服事,他们对使徒的信念起伏不定,每一次我去的时候,使徒性的门似乎都很敞开,可是下次再回去,却发现当我不在时其实是门禁森严。

后来主启示我有关「亚他利雅的灵」(参考历代志下二十二〜二十三章)。亚他利雅是王的母亲,亚哈王(参考列王纪下八章18节)和耶洗别(可能)的女儿。她促使丈夫,以及作王仅一年的儿子行恶(他行亚哈的道)。儿子死后,她则灭犹大王室,惟独一个男婴,约阿施,被喑藏起来幸免于难。约阿施被隐藏了六年,七岁时,祭司耶何耶大和其他祭司及利未人立约,立约的目的是要保护被立为王的约阿施。

有三分之一的人把守王宫,三分之一把守圣殿,余下的三分之一把守基址门。若非立约,亚他利雅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约阿施。

我想,这是我们应该怎么采取行动,以带进使徒性让使徒兴起的最佳写照。我们一定要立约,同心刚强站立、宣告、祷告,否则亚他利雅的灵有可能兴起,并且摧毁年轻的新使徒。

重要的是注意亚他利雅听到约阿施被立为王的反应,她喊叫说:「反了!反了!」企图让百姓误以为他们违法(参考历代志下二十三章12节),却故意忽视自己的叛变,谋杀合法继承人(参考历代志下二十三章12〜21节)。这是亚他利雅的灵运作之方式,试图让牧者领袖以为不应该进入神为他们预备的使徒性外袍。

耶何耶大是圣灵的表征。我们一教导使徒,全教会的信心和认知就兴起。我们需要看到整个教会在信心和祷告中兴起,以至于使徒和使徒运动可以整全建立。

关键经文3:哥林多前书十二章28节

「神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帮助人的,治理事的,说方言的。」

有些人反对这节经文,因为乍看之下好像是在强调阶级观念,深怕有些使徒会「管辖他们」。这是错误的概念,因为保罗说我们的权柄是有「界限」的(参考哥林多后书十章13〜16节)。

「第一」的希腊文是proton,它和次序的先后概念有关,但是比较强调的是特质而不是排名。想想「基因」这个字的隐喻,比如在企业界,一个条件完全合格的人,有可能升迁时却被略过,因为他们似乎没有展现出和领袖相同的「基因」;同样的,谈到行为模式,有时我们会说,在孩子身上看到父母的「基因」。

我们可以使用同样的术语来描述教会,我认为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二章28节描述的是教会的「基因」,换句话说,教会必须被视为是使徒先知性。

我们也可以透过「初熟果子」的观点看这节经文。就是说,如果教会首重使徒性,其次先知性,我们将看到会有更多的神迹、医治,以及神的作为。事实上,我们越进入使徒性,越可以看见使徒性就是神迹、医治,以及「帮助人」、「治理事」的关键(参考哥林多前书十二章28节)。我认为这么一来,整个教会将进入更纯全的境界充满生命力和大能。

支付宝认献账号:290050111@qq.com

小提示:文末广告是微信官方的配送广告,内容与推送无关,但您的每次点击(无需反复点)都会给【國度榮耀】平台带来几毛收益,您的每一份支持都是我们前行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