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从宗教的灵中走出来

让我们从宗教的灵中走出来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宗教改革五百周年的记念活动各地都在举行。马丁·路德说要不断地改革下去。但基督新教以来高呼归正回到圣经,其间在人的高举中是否有抵挡上帝的启示呢?若说宗教改革打倒一个教皇,一个背离初衷的现象也出现了:千千万万个“教皇”起来了。“教皇”们又各自为阵,在世界性的世俗化大潮中节节败退,但却感觉良好地偏安一隅:退守在宗教的小地盘里过点小日子。给普世的印象:宗教在现代社会就当是这样的光景。 

何以至此?原因深刻、复杂,一个需要回应的时代性的命题。但其中有一点是紧要的,那就是宗教的灵在大大做工。宗教的灵怎样的呢?彼得·魏格纳的定义:“运用宗教为工具以防止改变的撒但使者”;强纳斯·克拉克说:“宗教之灵是使人表现出很虔诚、自义或超属灵的邪恶力量。”查看这方面的资料。有不少批驳的、呼吁的,也不乏指出具体现象,要人警惕宗教之灵的辖制。但似乎没有太多的果效。足见宗教的灵的强大、狡猾、顽梗。

宗教的灵有哪些表现和体征呢?一些个人的领悟,希望朋友们继而兴之,纷纷将之曝光,使之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才好。

1、宗教宗教,就要以宗为教。宗谁呢?宗耶稣,宗领袖,宗牧者……宗来宗去把上帝当哑巴偶像,把永活的耶稣长期弄死在十字架,然后说:看,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的耶和华,为你们死为你们复活的基督。接下来再将属神的人抬到上帝的位置,叫人恒心靠人,而不是“恒心靠主”。这一招极其滑头,很不容易认破。

2、既在上帝的位置上,哪有不骄傲的呢?宗教之灵最大的特征是隐藏的骄傲。我最正宗,别无分店。我是正传,它为异端。我是正经,余为旁门。并处处以上帝的名义施教、行暴,其 “替天行道的正义”不亚于梁山好汉。看似堂皇,实则背道:“没有义人,一个也没有!”基督徒比非基督徒强吗?“决不是的”!(罗马书第三章)

3、骄傲必生腐败。如果说世上的组织、机构的腐败以明显可见的方式呈现,宗教之灵带来的腐败相对隐蔽,但其破口、腐败远大过明显的。毒物往往滋生在阴暗、潮湿处。而宗教之灵的毒更为阴险、狠辣,可以在“合法的外衣”下强奸灵魂、搞垮精神,剥夺创造力,无论理性还是感性的。

4、在某种以宗教之名的大力“强奸”下,也果然垮掉了。基督教越来越显出懦弱。如果上帝是独一的主,主是真理、道路、生命,祂就有力量回应每个时代的任何问题。如果基督徒不能回应,上帝自然会兴起他人,甚至兴起石头来歌唱。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基督教逐渐退守到宗教、道德、伦理等窄小范围,甚至连这个都守不住,去纠缠什么大问题呢。

5、保守必然带来固化,当过分强调某种神学、教义、仪文的时候,忘了自己已经在不照基督,乃照虚空的妄言、自己的理学,以及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而宗教化。从文化教育的角度,需要一定程度的固化,以方便传承。但上帝的道是活泼、有功效的。基督的血约更需要每一代人,每一个人和祂生命立约。怎样在传承和立约之间并行不悖?悔改,悔改回转在神的面光中,别无他途。耶稣和祂的门徒传的福音是“天国近了,当悔改”。怎么悔改?十字架已经活画在我们眼前,信心已经让信者和主绑定。信的本意实质乃是绑定。和主绑定,同死同活。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整个生命都活起来,品格、智慧、能力等,不停悔改归向真理,不断迸发出新的力量,新的创造。

结语:从宗教的灵中释放出来吧。“主还有更多真理和大光要从他的圣道里迸发出来”(约翰·罗宾逊)。怎样迸发出来?“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就是造就以色列的,如此说:“将来的事你们可以问我,至于我的众子,并我手的工作,你们可以求我命定。”(以赛亚书45:11)主啊,开启我们!


原文刊载自公众号“良人家园”,本平台蒙允转载,不拥有版权。原文标题为《为真理,而不是为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