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师是信徒的保姆吗?

牧师是信徒的保姆吗?

有个朋友是做牧者的,在本地一个较大的教会,和我距离不远。

前几年他读神学院的时候,虽然在异地,我们还能彼此约个时间,坐厚重的绿皮火车不远五六个小时的路程聚一次,虽然不能常常聚集,但是每年聚个两三次还是有的,聚到一起吃饭聊天,交流彼此的读书心得和生活趣事,再者就是逛书店,去著名的教堂参加有仪式感的主日聚会,一起去把这个城市的朋友拜访一遍。读书的时候,这是我们的乐趣。

现在近在迟尺,电瓶车不过一个小时,地铁也就半小时的路程,我们却犹如相隔天涯,再聚已经难如登天。

自从毕业事奉了教会,他就像国家领导人一样,没有一刻闲工夫。每次相约总是忙碌,周末我休息了,却是他最忙的时候,周间我上班了,他也没有休息,虽然教会为他安排了休息日,但是大部分休息日又都跑到教会里。

人说教会牧者是最忙的,也常常听到教会牧者因无暇照顾家庭的哭泣,有一位苏北的牧者,是县里几十万信徒中唯一的牧师,忙碌到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地步。

以前不知道牧者这么忙碌,以为只要星期天做个讲道就完事了,周间有六天可以自己支配,准备讲章,读读书充实自己,抑或找一份社会的兼职贴补家用。直到我见到我的朋友,我才知到牧者真的是世界上最忙碌的人。

约了几次,实在没时间,我的朋友就让我到他的教会去看他,我到教会了才发现,他的确没有时间。我们的见面本来是个私人事件,现在都要在公开的众人面前进行。

周日早上,教会里人山人海,主任牧师面带微笑,看着这众多信徒,站在门口,为每一个信徒点头问候。我的朋友在准备今天的讲章,在办公室看着讲章酝酿讲道的气势,我想这个时候不便打扰吧,我退到门外安静等候,就像我小时候在办公室等候老师一样。

聚会开始了,他走上讲台,慷慨激昂,滔滔不绝,由摩西讲到耶稣,从出埃及讲到背负十字架,讲道很精彩,最后赢得一片掌声。

讲道结束后,本来以为结束了,我可以和他聊上几句,但是他走下讲台就被信徒围住,先是询问圣经的各种问题,接着是生活中的问题,等众人散去,半多个小时过去了,我刚想上前打个招呼,一群老姐妹围上来,说大家散去了求牧师祝福,好吧。祝福结束了,又有一对夫妇抱着孩子来了,孩子感冒了,牧师啊求你为我们按手祷告……

好吧,我等了一个小时,肚子都饿了。眼看热闹的教堂变得安静,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信徒在一排排长椅那边祷告,安静的教堂里偶尔传来低沉的抽泣声。

终于人都散尽,他捧着圣经走进了办公室,我想我终于可以和他聊聊天吃个饭了。在办公室坐下,刚倒了一杯茶,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吱一声开了,一对年轻情侣红着眼睛走了进来,感情出了问题,找牧师说说心里话。

看这个样子,我还是出去吧,先把自己肚子填饱再说。

我吃完饭回到办公室,特意带了一份外卖给他。打开门,谈话还没结束,那真是促膝长谈啊,他就像家长一样和蔼可亲,慈祥有加。

一个小时过去,终于他们谈话结束了,小情侣和好而归,手拉手的离去。我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他吃着我带的饭,大概也只有这个饭点的时间才有聊天的间隙:
你每天都这么忙吗?
——是啊,基本上每天。特别是主日聚会,大家都憋着一大把问题来问我。

一般都是什么问题?
——什么都有。家人生病求祷告的,聚会结束求祝福的,圣经问题,神学问题,恋爱问题,家庭问题,婆媳关系等等,将来我退休了就去居委会做大妈。

你不累吗?自己的时间这么少。
——没办法啊,领导要求我们要热情周到服务,不能有投诉的。你在信徒心中就代表上帝,你就是神圣的,神圣的人怎么可能拒绝呢。

这是你的心里话吧。
——哈哈,是吧。

还没成家啊,你父母不急。
——急啊。可是你看我也没时间啊。本教会的姐妹又没有合适的,社会上的非信徒我又没机会接触。这个看上帝安排吧。

一会功夫,他把盒饭吃完,擦擦嘴,对我说:“你回去吧,我一会还有个老年聚会,晚上接着是青年团契,所以我可能没时间陪你了。”

主人下了逐客令,我只能回去。

从早上七点多,到下午两点,我们之间的谈话只有不到十分钟。

我走出大门,门外面车水马龙,主任牧师正站在门口,微笑着对我点头示意,他正在迎接来参加聚会的老年弟兄姐妹。

之前听说牧师很忙,没想到今天的亲身经历才发现,牧师的确是最忙的人。之前不相信,苏北的那个牧师三过家门而不入,现在看来我不得不信了。

但是这些忙碌的牧者也有共同的特点,就是教会很大,信徒众多,牧者又拥有神圣的权威,所以信徒很多信仰上的事,都想找他解决;
其次,牧者忙碌的原因还有就是管的太细,对本来分好组的信徒,放心不下,每个小组聚会必然亲身参与,这样将组长的权威拉拢到自己身上,把本来组长或者团契可以解决的事,也纳到自己身上。

耶稣说,你们如果不像小孩子就不能进天国,于是信徒就真做了小孩子,牧者就做了父母家长,小孩子是怎样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什么问题首先找家长解决。有两孩子的父母已经够累,何况有几千个孩子的牧者呢?

然而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究竟是信徒的问题还是牧者的问题呢?
我想都有吧。

一方面不想长大,一方面不让你长大。前者也许就想做一个简单的信徒,不要做那么多思考,一切牧师提供一个标准答案就好了;后者也许乐于被众星捧月的感觉吧。

让信徒成长,让信徒之间可以自由组合建立自己的团契,而不是为了自己独一的权威,而让信徒永远像孩子一样长不大。

牧者放手给信徒空间,信徒才能给牧者空间。

那些表面为了教会而三过家门不入的牧师,实际上究竟是为了教会,还是为了自己的权威呢?

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也是不能原谅的,那就是你对家庭的忽略,你的家人是不会原谅你的!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53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