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 言:超越顶楼的房间》第06章 神会造访饥渴的心灵

《方 言:超越顶楼的房间》第06章 神会造访饥渴的心灵

点击上面图片进入阅读页面

发邮件至 290050111@qq.com

你可以下载【讯飞有声】

将本书内容复制入 讯飞有声 收听


往期回顾:

第01章 反对说方言的四种常见理由

第02章 得救和被圣灵充满:两种不同的经历?

第03章 被圣灵充满的最初凭证

第04章 需要等候才能领受圣灵吗?

第05章 我是如何被圣灵充满的


第一部分
圣灵与方言

第06章 神会造访饥渴的心灵

除非你被圣灵充满并开始说方言,否则你永远也不会真正开始你当有的属灵成长。这绝对是真理。

我从个人的经历了解到,每一个重生的男人、女人、孩子的心里都有一种渴望,除非他们被圣灵充满并且说方言,这种渴望才能满足。

我的情况是,我领受圣灵之前作了4年传道人。我在灵里知道我是神的孩子,我有圣灵的内在见证说我已经得救了。我传道,看到人们得救。我为病人祷告,看到他们得医治。然而,在我的灵里一直有一个空虚之处,直到我领受圣灵的洗并且说方言,它才满足。

“我必须得到更多”

我尤其记得我听过一个见证,正好证实了这点。一个浸信会的牧师在全备福音商人团契午餐会上作见证。就在几天前,这位牧师在他自己的教堂里领受了圣灵的洗。我们大家在一起享用午餐,我看到了这位传道人。他吸引了我的目光,因为他的脸好像霓虹灯闪烁在夜晚!

后来,他站起来与我们分享了他的见证。他说:“今天我能来到这里,我十分高兴。过去,我听见很多谣言针对你们全备福音的人,我也相信,对此我感到抱歉。但是,在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渴望,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能满足这个渴望。我里面有一个空虚,即使我在我们教会传道很多年,也建立起一座新教堂。但是我越读新约圣经,我的灵就越确信,我不能满足人们灵里的需要。”

他说在几天前,他在教堂的过道上一边来回走一边祷告。他祷告说:“主啊,我读新约的时候,我看到你的早期门徒拥有一些东西,是我所没有的。你告诉你的门徒。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领受从上边来的能力,就是说,一定有种能力,让我也能领受到。”

“我知道我己经得救了,但是如果我要继续服事,我就必须得到更多。我能感受到自己的不足。我要是得不到你给我的“什么能力”,我就不能再站在讲台传道了。我不能再带着空虚感面对人们了!”

然后这位牧师对主说:我听到很多关于五旬节宗和说方言的传言。主,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看待他们。但是我想让你知道:如果说方言与我需要从你那里得到的什么能力,有关,我想让你也赐给我方言!”

这位牧师继续在他的教会里走来走去,对主说话。突然间,他举起双手,不顾一切地向神呼喊:“哦,主啊,垂听我的祷告!用你的灵充满我吧!就在那一刻,圣灵降到他身上,他就说起方言来!

这位浸信会的传道人接着回忆说:“当时我想,这一定就是那些五旬节宗常常说的东西!我想马上与有同样经历的人团契。我记得曾与一位五旬节宗的牧师一起钓鱼,整个过程中他一句也没提圣灵或说方言。我们的谈话始终围绕着两人都不反对的圣经主题。”

“于是我冲进办公室,找到那位牧师的电话号码,给他打电话。当他接电话时,我和他提到那次的鱼,他想起我来。”

然后这位浸信会的传道人脱口而出:“我刚刚得到了你们的东西!”

“什么意思啊?”那位全备福音的牧师问。

“领受圣灵的洗!”那位浸信会的牧师回答。然后,在电话里他就说起了方言。

那位五旬节宗的牧师高兴地说:“就是祂!你确实受了圣灵的洗!赞美主!”两个人就一起欢呼喜乐。

这位浸信会传道人的见证就像我这些年听到的其他人的见证一样。从他们的见证中,从神的话中,从我自己的经历中,我知道一个事实就是,神会造访饥渴的心灵,无论他们在哪里。

一群有饥渴心灵的人组成的河流

我还想讲我在1962年在灵里的一次经历,因为这个经历也证实了我们现在所谈的主题,它让我确信,神想让他的每个孩子都被圣灵充满。有一次,在德克萨斯的一场聚会中,我正向会众讲几年之前主赐给我的一个异象。突然间,我意识到我一直错误地理解了其中部分的异象。直到那一刻,我才全部明白整个异象。由于突然间临到的启示,我停止了讲道。我跪在讲台后开始祷告。下面的会众也开始跟着祷告。

祷告接近尾声的时候,我魂游象外,我身体的感官都停止了。在异象中,我好像突然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我正走向一个开满鲜花的美丽花园。花园四周是一圈白色的木栅栏,中间穿插着很多小路。花园的正中间是一个很小的灌木丛凉亭,上面爬满了葡萄藤和鲜花,在凉亭的每一端都有一个大理石长椅。

我从东边走向这个花园的门,耶稣就站在门旁。我走向他。我们什么也没说。他只是伸出手,拉起我的右手。耶稣用左手推开门,把我领进去,然后关上门。

耶稣拉着我的右手,顺着小路领我走到花园中间的那个小凉亭。他在大理石长椅上坐下来,让我坐在他旁边。

然后我往西边看,看到一条河从西边流进花园。那条河刚流进花园的时候很狭窄。但是这条河流向我们时,它变得很宽很宽,看起来似乎有50英里宽!

突然间,这条河不再是河,而是由很多很多的人组成。我能看见当他们流向我们的时候。就像一支满有能力的军队,比任何人走路或行军都快。

我问耶稣:“主,我看见的这条河是什么?这些人是谁?”耶稣说:“这条流进花园的河就是从别的宗派和教会里进入圣灵的洗和领受五旬节信息的人。”

“在这些日子里耶稣继续说,“我正造访,也将继续造访每个饥渴的心灵,甚至去一些人们认为我不会去的其他宗教去造访那里的人。”就是因为那里的人心饥渴敞开,我就会造访他们。你看见流进花园的人,就是这些要进入圣灵的洗的人。”

感谢神,自从很多年前的这个异象之后,我看到无数饥渴的心灵被圣灵充满——而这条河是没有穷尽的。

然后,在异象中我问:“主啊,这些花和芬芳无比的香气代表什么呢?”

耶稣回答:“这些花发出的馨香代表着,这些将要进入我的灵充满的人,在我宝座前献上的赞美。”

主对我说:你必须在这当中发挥作用。你要与来自不同宗派的人合作。你要服事全备福音的人们,帮助他们为我的再来做好准备。我会指示你怎么做,该做什么。”

更深一点,更远一点

这个真理在60年代得到印证。当时,在各传统宗派教会中间有一次神的运行,就是我们称之为灵恩运动。在某次聚会上,我是讲员之一,还有一位讲员是圣公会的一位牧师,他是帕特森弟兄。在教导圣灵的洗时,帕特森弟兄讲了一个在他的聚会里发生的例子。在这个例子里,在他教导时,一个坐在后排的人突然站起来,当众挑战他。

由于不是所有人都能听见那个人的讲话,帕特森弟兄,一个说话很轻柔的人,说:“弟兄,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请到前面来,让每个人都能听见你。”

那个人很明显有点不太髙兴地走到前面,帕特森弟兄把话筒递给他,那个人说:“我刚才说我是一个牧师(他提到他的宗派名字),但是我不说方言。但是,我和你们或其他人一样都是被圣灵充满的!但是我不说方言,我也没必要说方言。”

帕特森弟兄接过话简说:“亲爱的弟兄,如果你对你己经拥有的感到满足,我们为你高兴,很好。如果你不想再得到更多的神,或者你已经得到了你想从神得到的一切……”

“哦,不!”那位牧师打断他,“我没有说我不想得到更多的神。”

“好吧”帕特森弟兄说,“你说话的方式让我以为你己经得到了你想从神得到的一切。”

“不是,不是,不是那个人说我仍然很饥渴,我想……”那个牧师的话没有说完,帕特森弟兄就按手在他头上说:“主,他很饥渴。请赐给他更多。”那位牧师当时就被圣灵充满说起了方言!

发生这样的事,是因为那个人很饥渴,他敞开自己,想要与神同行……他只是不知道得到更多的神与说方言有关!这个传统宗派的牧师己经在重生中认识圣灵,但是那天,他进入了与神同行的一个新领域,比从前更深、更远!

 

赐给饥渴心灵的礼物

我读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个宣教士在非洲的见证。在1946年,这位女宣教士在非洲的丛林中不停歇地服事了37年后首次回到美国。当她抵达纽约时,噪音、交通拥堵和人群令她无法承受。

她说:“我必须把自己关进酒店房间里,我在里面待了五天,远离一切事物。但是我听收音机,我听纽约市的佳音会幕播出的节目。我给酒店的前台打电话,找到了一家离酒店仅有两个街区的教会。我想,好吧,我想我可以出去了,周六晚上我可以去那间教会。我相信我能做到。我在这个城市里已经待了七天,所以,我想我已经调整过来,能适应城市生活,能到外面的公共场合。”“于是我就参加了周六晚上的聚会。那里的牧师结束分享后,作了一次圣坛呼召,然后让到前面来的人去楼下的一间祷告室。服事结束后,我走过去向牧师的妻子作自我介绍。我告诉她我所属的宗派,以及我在非洲作了37年的宣教士。她和她丈夫都很欢迎我,并且带我参观了整个教会。”

那对牧师夫妇把这个宣教士带到他们楼下最大的祷告室,在那里,一些同工正在为那些回应圣坛呼召的人祷告。一些人为得救祷告,一些人为领受圣灵的洗祷告。正当那位宣教士四处观看时,祷告室里的几个信徒突然开始说方言。

牧师的妻子解释说:“那些人被圣灵充满了这个宣教士回答:“啊,我从没接触过五旬节宗的人,但是我听别人说过。那些人说的奇怪语言就是你们五旬节宗称为圣灵的洗吗?”

“对,你听到他们说方言,那就是他们被圣灵充满的凭据。”牧师的妻子说。

“哇,我得到这个已经37年了!”女宣教士大声说。“我知道神用它来祝福我,但是我却不知道怎么称呼它!”

她解释说:“多年前,我刚到非洲宣教,我是个单身女士,我对作宣教士有各种美好的憧憬。但是当我到了那里,我才发现到底有多难!”

“几个月之后,有一天我跪在我的小草棚里祷告:‘主啊,我相信你呼召了我。我相信你的手在我的生命当中。但是,我只是没有得到所需要的一切。我需要更多的你,主!”

“一有时间我就这样和神祷告。终于有一天,我感到很绝望,我在祷告中呼求:‘主!我坚持不下去了。我知道是你差遣了我,而我也不想让那些支持我的人失望。但是如果不能得到更多的你,我就要放弃回家了!”

这个宣教士接着说:“突然间我开始说起一种奇怪的语言,就像刚才这里的人说的一样,后来我还用同样的语言唱起歌来。我变得很喜乐,这样做我很开心,我想,神给了我一些东西帮助我!但是我不知道那是神赐给每一个人的礼物!自从那天开始,之后的37年我每天都用那种奇怪的语言与神相处和交流。而且我也经常那样唱歌!它使我得到建造并且大大祝福了我!”

这位女宣教士的见证让我们看到,人们是否知道如何称呼圣灵的洗和说方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领受这个超自然的祝福!

我还记得听过另外一个见证,发生在一个全备福音派的宣教士身上。他跟我讲,有一次,他被邀请到一个非洲国家的首都,在一个宗派的教会讲道。他们的一位年长牧师是美国人。他己经待在那里35年了,从来没回过美国。这位宣教士决定传讲救恩的信息,而不讲圣灵这种容易引起争议的主题。

那间教会的前面有一种老式的“祷告长椅”,人们可以聚在那里祷告。当那位宣教士结束了讲道,有七个人到圣坛前,为接受救恩来祷告。

那位五旬节宗的宣教士告诉我:“我甚至都没有为那七个人祷告,这个教会的同工就聚集在他们周围,后来牧师让所有基督徒都到前面来一起祷告。接着,到前面接受救恩的七个人当中,有三个人突然说起了方言!

“我想,亲爱的。主啊,我可惹麻烦了!所以我就跑到他们牧师那儿想要道歉。我说:‘弟兄,我本来不想制造任何麻烦。我讲的只是救恩的信息!我没打算要开始什么别的事情。’”

那位牧师问我:“你在说什么啊?”

我回答:“那三个人在说方言。他们被圣灵充满了!”那位宗派的牧师大声说:“这就是你们五旬节宗所说的领受圣灵的洗吗?哇,35年来,我们教会所有重生得救的人都经历过了!我们称之为‘成圣’!”

好吧,不管人们怎么称呼圣灵的洗,神要把这个宝贵的礼物赐给所有求告他名的人,任何信徒、在任何地点、只要他渴望得到更多的神,他就会被圣灵充满!

支付宝认献账号:290050111@qq.com

小提示:文末广告是微信官方的配送广告,内容与推送无关,但您的每次点击(无需反复点)都会给【國度榮耀】平台带来几毛收益,您的每一份支持都是我们前行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