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神迹》第五章 健足飞鹰

《我相信神迹》第五章 健足飞鹰





往期回顾:

第一章 你不要惊奇

第二章 战士残躯振新身

第三章 毒癌无药根除




点击上面图片进入阅读页面

发邮件至 290050111@qq.com

你可以下载【讯飞有声

将本书内容复制入 讯飞有声 收听


     

第五章 健足飞鹰
 

  有一个非常英俊的青年傲然走入匹兹堡儿童医院,他是由一位有名的医生指定前往捡查,是他一生之中非常重要的关键,因为他必须先经过体格捡查,才能加入美国空军。
 

  他去见的这位,是在他九岁生骨髓炎时为他诊冶的医生。
 

  他们一家的人皆不会忘记,他们三个孩子之中的长子,九岁的那一年,在一九四九年圣诞节后,他母亲去到城里买节后的平价货,把三个孩子交给一个十六岁的男孩照顾,这孩子以前在她出去少少几个钟点时,曾常看顾他们。
 

  她下午很迟回到家里,孩子们皆非常高兴的迎接她,他们喋喋不休的谈到和婴孩妹妹所玩的花样——尤其是他和长子余金所玩的拉绳游戏,用一根绳子绑在两人的腿上,看谁能拉嬴。
 

  这是不是余金腿病的原由,虽然无人知,只是两天以后他的腿开始跛了。他母亲问他的腿有否受伤,他说没有,他母亲并不担心。凡知道孩子性情的人,皆知道男孩喜好粗野的游戏,所以做母亲当然会想到,他的腿系受伤所致。
 

  但是他继续跛行,并且过几个礼拜以后,他的情形确见恶化时,她才有点忧虑。她不理他的不驯——说自己一点事没有,而把他带到家庭医生那里。医生立刻也作他母亲起初所想的看法,说这只是一种微伤而已。
 

  不过再过两个礼拜,有一天他放学回家,诉说左脚跟受伤。他母亲虽仔细审视,但还是看不出受伤的迹象。再过几天,他越过越叫足肿痛苦,他母亲注意到他好似顾惜它一般,最低限度他不让脚跟着地。
 

  她再把他带到家庭医生那里,医生叫他用X光照片。两天以后医生极度慎重、声音低沉地告诉他说:余金乃是生了骨髓炎。这是他母亲担心的问题,医生解释说,这是一种在脾骨上端发生变化的痛,结果会变成残废畸形。他劝她立刻找儿童医院一位有名的整形专家,约定特间诊治。
 

  过了几天,他和他母亲去到这位专家的珍所。医生仔细检查以后,又请另一位医生商讨。他们商量了几分钟,告诉他母亲,要孩子立刻住院。他们指出他母亲以前所没有见到的一件事,就是这孩子的左腿不及右腿发育健全,比右腿已经短一吋半。
 

  他在住院的十天,照了更多的X光,确定诊断结果,遂用器材帮助他肌肉收缩。但是这对于短的那条腿没有功效,所以他从胸部到脚趾皆敷土石膏,然后出院。他二月初次住院,四个月以后,到六月再回到医院除石膏绷带,又照了几张片,换上石膏绷带,直敷到八月。
 

六月底,他母亲第一次听到,在嘉理基堂有神医布道,她说:“有一位邻居劝我收听福音广播,并送上代祷请求。第二天我就开始收听,也开始为孩子的痛禁食祈祷。”
 

  八月一日,她把孩子带回来再照X光,所敷的石膏已经除去,换一付铁撑代替。在暑热的夏天敷上石膏已够难受,何况一直到足趾,换上一付十五磅重的铁撑,当然更不舒服。他在敷石膏时期几乎忍得心碎,总从不呻吟,甚至扶着拐杖缚着绷带,还想和同伴打垒球,但是他现在求他母亲说:“妈妈,我能不能换回石膏绷带,不用铁撑呢?”
 

  孩子的这种恳求很使母亲伤心,尤其是因为他一辈予可能带着铁撑。除非他的腿获得神抚摸,否则一定会越过越坏,那腿已经开始萎缩,一定会继续变成完全无用的畸形。她在八月底一个人第一次单独参加神医布道。
 

  她笑着说:“我只是在自己的教会里聚会,从没有见过这样虔敬的聚会,甚至也从未听过重生的经验这件事。”
 

  “我喜欢这种聚会,但是我对这聚会一点也不明白。我觉得在这会场里,行我从未体验的神奇事项,我要回去多多学习。”
 

  下一个礼拜她带着上了铁撑的孩子参加聚会。那天有许多人蒙奇妙的医治,但是她的孩子却没有。她说:“我对这一切仍然是非常陌生,这些事对我非常新奇。”
 

  在一九五0年十月初,她再次带孩子来嘉理基堂。他们来得稍稍迟一些,所以得不到座位,只好靠着后面的墙站立。突然间孩子的左腿开始抽动,神的大能临到他身上。
 

  她很快的看他的脸,见他面上容光焕发。她紧紧抱看他开始哭泣。后来她突然明白还有一件她所要做的事,就是她和神之间的关系。她必须有信靠神能作工的信心——这是她的工作。她很快的发出祷告,祷告未完以前,她知道神已经赐她那种信心。
 

  她握着孩子的手,把他带到妇女休息室,叫他在那里等一会,自己出去找一位招待员。她见到第一个招待员就向他要一个螺丝批,他很快的找一个给她,她把螺丝批带到妇女休息室去。
 

  她出声祷告以后,就先把孩子从左脚上扎起来的铁撑拆开,然后再把他两只鞋都脱下,叫他走过这间广大的休息室。他走起来一点不难,也没有跛的样子。她叫他站在自己面前,审视所发生的事:左腿奇妙的长出了所短的吋半,和右腿完全一样!她把铁撑拿在手里,一同步行回家。
 

  第二天早晨她去见医生,医生听她所说非常惊怕,告诉她拆去铁撑,对她孩子有很大的损害,使他以后不容易康复。
 

  她听到也实在惧怕,在以后的几个礼拜之中,她内心发生从未有过的可怕交战。
 

她是靠信心而行。她完全相信神医治的大能,她知道神抚摸了她的孩子。但是她又自言自语道,神也藉医生的手工作,也许她应当留心听医生所说的话。
 

  在以后的几个礼拜里,她把铁撑装上又拆去,照她自己说,有无数次之多。她和医生谈了之后把它装上,再经恳切祷告以后,又把它除下。
 

  有一天她刚刚把铁撑装上,孩子腿上立刻起泡。
 

  于是她说:“这是神对我说,我现在才知道,我只是太不坚定、害怕,太昏乱得不敢顺从。”
 

  她把铁撑拆去,直到水泡消除以后再放上去。这次这条腿好似立刻发青发黑,但是却找不出任何理由。
 

  她说:“最后我听见神的声音,看见他的手管理这些事。我把铁撑拆去之后永不再装,把它放在一边,我一经决定真正的相信神医治孩子以后,就不再惧伯了。” 
 

  他的腿从他母亲十二年前在会堂里拆去铁撑以后,一直完好。
 

  她照医生吩咐,带孩子按期去检查。医生对他蒙医治都感到惊奇,认为这是一个神迹。孩子蒙医治三年以后,她得到一份最宝贵的产业:那是由两位曾经医治过她孩子的著名的整形专家发出的信。他们付一切费用,请她把孩子带到医院里,使他能帮助别的没有信心的人,证实神医治的大能一点也不假。
 

  他父母把他曾戴过短时的铁撑捐给医院。他去到威尼士堡书院读书,参加棒球队打球,在全班之中获角力赛荣誉奖。
 

  后来他决定参加美国空军,那边对体格规定比别处可能都格外严格。

  他们在一九六一年十月取录他以前,叫他回到以前医治他骨病的医生那里,再照一次X光。

  他现在在空军密码电讯部服务。
 

  你听到这一个神彰显他大能的故事以后,能否和我一起说“我信神迹”呢?



支付宝认献账号:290050111@qq.com

小提示:文末广告是微信官方的配送广告,内容与推送无关,但您的每次点击(无需反复点)都会给【國度榮耀】平台带来几毛收益,您的每一份支持都是我们前行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