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青年中国基督徒的角度看挪威教会的优势

从青年中国基督徒的角度看挪威教会的优势 挪威边境教会——挪威很多的边境教堂使用频率不是很高,基本上是一月一次或者是一个季度一次。图中是挪威北

细数到挪威的近八个月的时间里,从南部相较年轻化、崇拜很活泼的曼达尔教堂,到北部特殊的萨米文化背景下的卡拉绍克教堂,到位于首都奥斯陆的主教座堂,再到有着九百年历史的克里斯蒂安桑教堂,不同的教堂所折射出不同地区文化下的基督教思想,璀璨夺目,也令人神往。在这个千年基督教文化渲染的国家里,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

一千年的基督教文化

基督教已在挪威有千年历史。在中世纪,罗马天主教教堂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因素在全国各地建造,在13世纪下半叶,大约有1200座教堂和2000名神职人员。

大约1000年前,挪威皈依了基督教。自从16世纪的宗教改革开始,路德宗(新教)就成为在挪威占主导地位的宗教。

根据挪威教会官网数据,平均有58%(2015)的婴儿在挪威教会接受洗礼,61.5%(2015)的年轻人得到认信。近40%的婚礼在教堂举行,绝大多数的葬礼(2015年为90%)都是教堂葬礼。

每个星期天都会在城镇和人口稠密地区的教堂举行通常包括圣体圣事的宗教仪式。在乡镇地区,崇拜可能不太频繁,因为普遍教区的牧师经常需要为几个教堂和教堂服务。1850年至1900年期间,教堂出席人数显着下降,但差异很大。平均出勤率为每服务约100人,相当于人口的3%。

挪威教会有1600座教堂和礼拜堂。教区的工作由牧师和当选的教区委员会领导。这个国家在地理上分为1,205个教区,106个聋人医院和11个教区。当选的教区委员会成员总数约为8,000人。

有超过1200名神职人员,其中约25%是女性(自1961年以来被任命)。12位主教中有4位是女性(2015)。

挪威是一个宣教的国家,我们所归属的机构名为NMS,全名挪威宣教协会,已经走过175年的挪威宣教协会在在很多的国家差派宣教士,也同时扶持当地的教堂。机构的异象为:对抗贫穷、分享信仰等,像这样的机构在挪威有很多,他们从事着针对不同人群需要的工作。同时还有很多挪威的民间基督徒机构,他们会针对不同的特殊人群固定的服侍,例如自闭症人群、叛逆期的儿童、被侵犯的少女等。

与此同时,挪威也是注重儿童宣教的国家,常可以看到不同的教堂、基督徒机构组织不同类型的儿童营会,孩子们不仅在户外亲近上帝所创造的自然,也同时又圣经分享与人物见证,让孩子们从下建立信仰。

同时也为海外和当地人分两部分宣教。

挪威是接纳难民的国家,在和我们一起学习挪威语的学生里有一对叙利亚的难民夫妻,我们常会在一起交流彼此的心得,知道他们的痛苦与挑战,也明白他们内心的无助。在教堂的服侍中也常常会接触到关于难民的服侍。很多难民为穆斯林信仰,但是却没有停止基督徒活出爱的步伐,我们组织很多的活动与募捐,尽自己所能为难民提供我们所能做到最好的服侍,也同样邀请他们参加教堂崇拜、教堂俱乐部活动等,希望可以帮助他们更好的在挪威生活。这只是一个很小的实例,但却让我们看到信仰不只是在听道中,更是在行道中。

这点也同样是我感受很深的,挪威教堂的服侍并不比国内轻松,而且更细致,常常看到牧师忙碌的身影,但是因为挪威教会的完善体制,牧师在每年会有一个月的退修时间,在这个时间中重新装备或者是参加短期学习,帮助牧师们在繁琐的服侍中重新得力,而不是陷于疲软的恶性循环。

在我的志愿者时间里,我加入了克拉绍克教堂的儿童事工,大部分是主日学校,不同的营会,亲子婴儿赞美,圣经学习。这些是最主要的青少年事工,我自己也受益很多。

在挪威教会,通常我们将在上午11点开始教会主日学,并按年龄分为不同的班级。

挪威主有一个名为挪威主日学校协会(挪威语:NorskSøndagsskoleforbund)的组织。它成立于1889年,目前拥有约1800所挪威教会参与。它本身就是欧洲路德宗主日学协会的成员机构。他们每年撰写一本关于一整年圣经主题分享的书籍,包括圣经故事,游戏,主题和教学的方式。

当我们作为志愿者在卡拉斯约克教堂工作时,我们帮助教会举行认信礼,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有两个不同的营会,为徒步旅行营和圣经营。我们去徒步旅行,一起生活,我们分享圣经的话语和谈话他们所经历的生活,我们试图以他们的方式去理解,并以不同的方式分享信仰。

实际上在挪威,年轻人参加营地是很常见的,也有许多不同类型的营地,如钓鱼营,家庭营,圣经故事营,圣剧营,婴儿营,动物营,农场营,运动营,夏令营和宣教营。我们从营会中获得的钱将捐献给国外的宣教工作。

亲子婴儿赞美在挪威也是非常传统的活动,我们邀请年轻的妈妈一起分享信仰,为自己的宝宝唱歌,我们和孩子们一起玩耍,并分享简单的圣经故事。

在教会里的人们,常会有一些自发组织的活动,一起学习圣经并一起祷告。有人会将自己的家作为开放房间,邀请人们一起参加圣经学习,共度美好时光。

认信礼是一个古老的传统。在挪威教会,是祈祷和认信上帝所作的承诺。所有14岁的孩子都被邀请参加挪威教会的确认。

崇拜是基督徒最重要的交汇点。这是基督徒成为一个可见会众的地方——一个分享信仰上帝和耶稣基督复活的团契。这是人们聚集在上帝面前的地方。

会众都有自己的当地礼拜仪式。有一个共同的模式,基于教会的礼仪遗产。我们聚会。我们遇到神的话语。我们一起为教会和世界祈祷。我们崇拜上帝。我们在主席的餐桌上分享。

挪威人喜欢音乐,当我在作志愿者时,我们到室外会一起唱歌。教堂里常有音乐崇拜或音乐会。人们以音乐和开放式音乐会对非基督教传福音。

我们知道,挪威人热爱自然,喜欢亲近大自然。有时夏天会在外面进行崇拜,参与崇拜的同时享受着上帝创造的美丽的自然。

这是对家庭的一种特殊崇拜。因此,这意味着,讲道将是以简单方式,孩子们也会加入崇拜。我们会试图让孩子更容易理解,使崇拜更有趣,也会分享一些关于家庭的真理。

智慧的人总是相互学习,在挪威度过的时光里,我发现有很多传统非常有价值,并且非常重要。对于中国的基督徒,我们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学习,也需要保持我们自己的中国传统思维和分享信仰的方式。当不同的文化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不同,也可以教会我们知道未来我们的挑战是什么。对于挪威来说,有成千上万的基督教文化历史。有许多传统的分享信仰的方式,以及如何帮助年轻人认识耶稣。像主日学,儿童营,亲子婴儿赞美,圣经学习和认信礼等。

在当今日益混杂的文化中,我们如何建立和维护具有中国特色的基督教信仰也尤为重要。个人主义的兴起,人们喜欢以自我为中心,这使得人们不再认为“人们需要上帝”或“上帝已经过时”。如何与知识丰富,更个性化的年轻人分享福音也成为当代的挑战。当我们谈论中国基督徒的数量时,人们会说:上帝祝福中国。这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挑战。这意味着我们有更多的信徒去服侍,同时也需要更详细,有针对性的服侍。与此同时,人数的比例增加也促使我们施行不同的服侍和良好循环。

在挪威,教堂崇拜结束后,总会有甜点和咖啡。每个人都不急于离开,而是拿着一杯咖啡,与人亲切地谈话,并与兄弟姐妹分享。这与当地的咖啡文化密不可分,但它也让我们看到了信徒之间的生活接触。基督徒不是单独存在,而是一个整体。

年轻人是教会的未来。在过去的20年中,中国教会越来越重视青年事工,并增加了青年服侍的比例。年轻人的崛起是我们最大的机会。无论是哪种服侍,最重要的是要有人才。当年轻人参与事工时,这也是更多年轻人愿意加入教会的开始。

交流的影响是无止境的。它不仅让我们看到自己的优势在哪里,而且也看到了我们需要改进的地方。希望我们有包容的心学习在不同文化背景下值得学习和改进的想法。愿我们走在上帝的祝福之中。

(本文作者系90后基督徒,喜欢文字、音乐、做饭与思考人生。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