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判断我的乃是主

但判断我的乃是主

哥林多前书四章四节


  别人的议论,可能不尽与实际相符。能否泰然处之,不以为意,关键在于我们如何看待自己。因为我们对自己的判断,同样不能尽与实际相符,而且往往估计过高。
  “人贵有自知之明”。然而,一个人真能做到“自知”,却又并非易事。诗人之所以求主“赦免我隐而未现的过错”,正是由于人难以“知道自己的错失”。保罗“虽不觉得自己有错”,但他感到“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
  “但判断我的乃是主”,因我们都将站立在照出暗中隐情的光中,都将俯伏在显明人心意念的台前。褒贬荣辱,从主而来;既不出于别人,也不出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