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有他的主人在

自有他的主人在

罗马书十四章四节


  食物问题上的分歧,自古有之:“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软弱的,只吃蔬菜。”守日问题上的分歧,同样自古有之:“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
  在食物、守日等类问题上,其所以不必强求一律,更不必强加于人,因为“守日的人是为主守”,“吃的人是为主吃”,“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对一个主所收纳的弟兄,我们只有接纳的义务,而无轻看与论断的权利。
  我是谁,竟敢论断别人的仆人呢,因为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况,那能使我站住的主,也必能使他同样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