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太福音︱释经默想73:基督对文士与法利赛人教训的警告

马太福音︱释经默想73:基督对文士与法利赛人教训的警告

主播:慕溪

马太福音 23:1-12


(▼滑动查看经文▼)


那时,耶稣对众人和门徒讲论,说:“文士和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们的行为,因为他们能说不能行。他们把难担的重担捆起来,搁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个指头也不肯动。他们一切所作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见,所以将佩戴的经文做宽了,[衣裳的]繸子做长了;喜爱筵席上的首座,会堂里的高位;又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安,称呼他拉比(就是“夫子”)。但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你们都是弟兄;也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也不要受师尊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尊,就是基督。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


 释  义 

我们现在开始看的这一章,从一方面来说,是四福音书中最特别的一章。它包含了主耶稣在圣殿围墙范围内说的最后一段话。这最后的话是对文士和法利赛人致命的揭露,对他们教训和行为严厉的责备。


我们的主很清楚,祂在地上的日子正接近尾声,就不再压制着祂对犹太人主要教师的意见不说。祂知道很快祂要把跟从祂的人留在身后,让他们像羊入狼群一般,祂就清清楚楚警告他们,要他们防备包围着他们的假师傅。


这整一章都是勇敢忠心谴责谬误的鲜明例子。它是一个惊人的证明,让人看到最有爱心的人是可以使用严厉责备的话语。最要紧的是,这是表明不忠心的教师当担负罪责的可怕证据。


只要世界尚存,这一章就应当成为对所有在信仰方面做工之人的警告和警标。在基督眼中,没有罪是像他们的罪那样罪大恶极。



我们在本章前十二节经文首先看到对假师傅的职分和实际榜样进行区分的责任。“文士和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位上。”是对是错,他们都占据了在犹太人当中作主要公开教师的位置。不管他们是如何不配位居权柄的地位,他们的职分使他们有权得到人的尊敬。


但虽然他们的职分当受尊重,人却不可效法他们恶劣的生活。虽然只要他们的教导符合圣经,众人就当听从,但当这教导违背神的话语,人就不可遵守。


用布伦提乌斯的话说,“他们教导摩西教导的内容时,人当听从他们,”但不可超越这之外。这就是我们主的意思,这从我们现在看的这一章的要旨可以清楚看得出来。虚假的教训和错误的行为在这一章同样受到责备。


这里摆在我们面前的本分十分重要。人的思想存在一种不断闯入极端的倾向。如果我们不是用偶像崇拜般的敬仰来看牧的职分,就容易带着不当的藐视加以看待。


对于这两样极端,我们都需警惕防备。不管我们多么不认同一位牧师的做法,或不认同他的教导,我们却决不可忘记,不可不敬重他的职分。


不管我们对领受这使命的职分有何意见,却一定要表现出对那使命的尊重。


保罗有一次的榜样值得注意,“弟兄们,我不晓得他是大祭司。经上记着说:‘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徒23:5)



其次我们在这些经文中看到,认信信仰的人表里不一、爱摆排场、喜爱高位,这些特别令基督不悦。说到表里不一,要指出的是,我们主论到法利赛人时首先讲到,“他们能说不能行。”他们自己不做的事,却要求别人去行。


至于爱摆排场,我们的主宣告说,他们做一切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见”。他们把佩戴的经文,上面写着经文的长条皮子做成极大。


他们把摩西命令以色列人为了记念神而穿着的“繸子”(民15:38),衣服的边条,做得宽阔夸张。他们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吸引人的关注,让人去想他们是何等圣洁。


至于喜爱高位,我们的主告诉我们,法利赛人喜爱在众人聚集的地方居“首座”,喜欢人用恭维的称呼对他们说话。在一切事情都是我们主提出来加以责备的。


祂要我们警醒祷告提防这一切。这些是败坏人灵魂的罪。“你们互相受荣耀,怎能信呢?”(约5:44)


基督的教会若更深入思想这段经文,更绝对顺服它的精义,这就有福了。法利赛人并不是唯一把严厉的要求强加于人,外表装作圣洁,喜爱人称赞的人。


教会历史的记载让人看到,紧紧跟从他们脚踪行的基督徒真是太多了。愿我们记住这点,变得有智慧!


一个受洗的人在精神上作一个彻底的法利赛人,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



第三,我们从这些经文看到,基督徒决不可把唯独归于神,唯独归给祂的基督的尊称和荣耀归给任何人。我们“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


这里立下的原则,必须根据正确的圣经限制条件加以解释。圣经没有禁止我们因神的工人所作的工,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帖前5:13)


就连保罗,其中一位最谦卑的圣徒,也称呼提多作“照着他们共信之道作他真儿子的”,对哥林多人说,“我用福音生了你们。”(林前4:15)但我们仍要非常小心,不要不知不觉给了神的工人那并不属于他们的地位和尊荣。


我们决不可容许他们占据在我们自己和基督中间的位置。最好的人也不是无缪的。他们不是能为我们赎罪的祭司。他们不是能在神面前担当管理我们灵魂事务的中保。


他们是与我们自己有一样性情的人,需要同样洁净的宝血,同一位更新人的圣灵,他们被神分别出来承担崇高神圣的呼召,但仍然毕竟只是人。让我们决不要忘记这些事。这样的警告总是有用的。人按天性总是宁愿依靠一位看得见的神的工人,而不愿依靠一位看不见的基督。


我们在最后看到,没有别的美德,是像谦卑一样大大把基督徒分别出来的。那要在基督眼中为大的人,必须让自己瞄准的目标完全有别于法利赛人追求的目标。他的目标必须是,不是辖制,而是服事教会。


巴克斯特说得好:“教会的伟大在于它能大大服事人。”法利赛人的愿望是得到荣耀,被人称作“师尊”。


基督徒的愿望必须是行善,献上自己以及自己所有的一切服事他人。确实这是一个高标准,但一个比这低的标准,是绝不能使我们满足。


我们配得称颂得主的榜样,使徒书信的直接命令,都要求我们“以谦卑束腰”。(彼前5:5)让我们天天追求这蒙福的美德。虽然它大受世界藐视,却没有一样美德比它更为美好。


没有一样美德像它那样证明人有得救的信心,向神真正的归正。没有美德像它那样如此经常受到我们主表彰。


在祂讲的一切话中,几乎没有一句像我们现在看到,结束这一段的这句话一样,是经常由祂重申,“自卑的,必升为高。”


点击下面图片亦可收听



阅读原文 查看历史消息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626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