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福音不必巧舌如簧

传福音不必巧舌如簧

我在一个建材市场有家店面,平时很多时间坐在店面里迎来送往,接待顾客。

每个月,在店面的时候也会遇到一些传福音的弟兄姐妹。山东是个福音兴旺的大省,有着历史传统和根基,所以,教会传福音的事工比较活跃。

最近,有两个教会的传福音小组经常光临我的店面向我传福音,我就表明我是基督徒了,有着自己的聚会场地,所以可以交流,但是不换教会了。

我所在的市场上是个商业氛围很浓、铜臭和世俗化很高的地方,所以,传福音经常遭到冷嘲热讽,甚至无人接待。我是唯一一个表示热情,容留传福音小组的弟兄姐妹在我的店里停留,坐下喝水一起交流的。所以,他们每次来这个建材市场传福音,都会来我这里,卸去疲惫。

我发现了一个现象,其中一个姐妹和一个弟兄是一个教会的,他们来我这里,总是试图巧舌如簧,知识丰富,试图说服我去他们的教会,乐此不疲。这个姐妹是个大学生毕业的,读过几年神学,江西人,热情度很高,来到我这里,给我讲历史、讲神学、讲圣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连尼西亚会议都讲了,她试图讲述一个完整的神学体系告诉我,他们的教会最符合圣经最活泼有爱,让我去参加。

而另一个教会的传福音的弟兄,他们则不然,他们每次来到我这里,都是拿着一个小册子,上面是最基本的要道知识,特别简单,每次来,都学五分钟左右,从不高言大智,这些我都听过了无数遍,觉得没有新奇的意思,我甚至骄傲地认为,这些在知识内容上,完全无法征服我的内心。

我比较这两拨人,他们恰好在两个极端,一个是谈天说地,什么都知道,知识面磅礴大气,甚至可以说是巧舌如簧,有一种气质,逼迫的我必须承认她所说的每一个字,因为毋庸置疑。

起先我尝试根据我的知识储备,反驳第一个人一下,后来发现,我的任何反驳和质疑,都被她更加复杂的知识讲解打破了,总之,她说的全对。另一个人,简单的要命,让人无法提意见,提反驳,遇到谈话的死结,他就说,圣经就是这么说的,朴实无华。

在此之前我从没对比过,但是现在我开始对比起来,相对于巧舌如簧,我还是喜欢朴实无华。

传福音,是一个神秘、属灵的工作,以前人们总以为是一个靠着知识说服别人的过程,把重点放到了说服上,从进化论讲到宇宙的大爆炸,讲到基因排序,讲到熵,讲到基督教对经济社会的量化帮助。但是人们不喜欢被说服,不喜欢知识,听这样的传福音的使者讲话就好像听了一个讲道,看了一个百度网页,看了知乎上的一个问答,而不是生命的感触。

而朴实无华的传福音就是单纯的讲福音的事实,讲耶稣为我们的罪,死在了十字架上,这相当的简单。

后来我去了第二个给我传福音的弟兄的教会几次,很受感动。

为什么我最终去了他们的教会呢,而不是去前一个传福音的姐妹的教会呢?

是因为我在他的讲述中有着一种感受性印象,我开始纳闷好奇,在一个现代社会、在一个每个人都摆弄手机的社会,他们为何还保持淳朴、还单纯的一遍一遍的、不厌其烦的说最古老,最朴实的事实呢?

我是被他们感动而去的,他们的教会也朴实无华,用和合本圣经和新编赞美诗,大家在一起都开心喜乐,不讨论现代科技,不讨论人工智能和基因的伦理问题,就唱唱赞美诗,读读圣经,传道人也是简单讲圣经,说主来的日子近了,大家要谨慎自守。

这样的教会朴实无华,没有利益和权斗,在国外,具有这类精神气质的人有一个教会运动,叫门诺会运动,就是不宣扬极端的教义,而是强调简单的生活、朴素的生活,一切奇巧淫技都不谈,高言大智不讲,就是兄弟姐妹之间的信主,聚集在一起。

我是被这样的教会吸引了,如果我没委身的教会,我就去这个教会了。我现在有自己的教会,我也不知不觉的受他们的影响,变得朴素起来。

在这个过程中,让人惊讶的是,传福音不是靠知识的丰富争取人心,而是靠一种从主来的感觉,或者从主来的感动。

让一个人信主,从来不是传福音的我们关注和操心的,我们只需要用朴实无华的语言,讲明白耶稣基督和十字架。

这个人是否信主,不是我们考虑的,我们只负责分享好消息,我们是福音的搬运工,不是福音的加工者,点到为止的传福音,剩下的交给神,看神奇妙的后续工作即可。

在此之前,我不这样认为,我会提前准备一些工作,看游子吟,看各类传福音的技巧,储备很多知识,生怕别人问到我们,我们不知道怎么回答。

以前认为,对方问到我们问题,如果不懂会被笑话、会丢人,传福音的果效会受到影响。现在看,并非如此,我再也不担心不懂的问题了,有的被传福音的对象问我一些历史上的问题,宗教改革的问题,我都是简单地回复,不自己发挥,而且,真的不懂的就说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反而赢得对方的尊重。

在笔者看来,这就是一种以上帝为中心的传福音的方式。巧舌如簧、用人的智慧传福音,往往会失败,他们以自己为中心,试图用自己的能力,为主赢得信徒,生怕在传福音的过程中,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别人不信主。他们心里焦急,热火焚烧,心情急迫,希望全世界的人,一下子全部信主,他们用了很多人的心思和主意。

需要知道的是,传福音从来不是以目的为导向,而是以过程为导向,过程是主锻炼我们谦卑的过程,考验我们守拙的过程。

但这种简单,是大道至简,不是傻和愚蠢。我被感动的是,明明一个人很聪明,很有智慧,很有地位,但是来到教会,却衷心臣服在福音里,讨论间务实不务虚。

人世间,最美的就是传福音了,将基督的道理告诉别人,然后期待上帝动工,不去说服,仅仅陈述,上帝竟然能动工,这无比奇妙。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62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