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上帝是无所不在的——建立道德的根基恰是无所不在的上帝

真正的上帝是无所不在的——建立道德的根基恰是无所不在的上帝

最近爆出很多令人瞠目结舌的事件,前期有丁香医生爆出的某保健品的黑幕,后来又有咪蒙系列公号的虚假文章,这次人大会议又特别提出某明星的股市黑箱操作而显出的收割韭菜的资本运作处罚力度不够的问题,这些事件再一次暴露了在监管缺失背后的资本之恶。

追求利润是资本的天性,资本总希望付出最小的成本获取最大的收益,至于在获取收益的过程是否违背道德法则,则不在资本的考虑范围之内。因此当年亚当斯密写完《国富论》之后,又接着写了《道德情操论》,在《国富论》中阐述了资本运作的方式,在《道德情操论》中讲述了操作资本的主体——人的道德情操和道德准则,这是制止资本之恶的一种途径。

前不久,笔者看到有位作者严以勒弟兄针对成都中学食堂问题写了《从成都七中食材发霉事件再思“有教堂的市场经济”》,文中提到了有教堂的市场经济其本意是针对资本之恶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那就是建立基督教信仰。作者严以勒其在文中分析了中美差异之后,提到“不在于有多少虚有其表的教堂,也不在于有多少字面上的宗教信众数量,而是在于真正有没有生命的改变和更新,从而去建立爱邻舍的德行。”作者认为,徒有虚表的教堂并不重要,关键是人的生命有没有更新。

笔者赞同严弟兄的观点,道德根基是建立在信仰的基础之上,信仰才能带来新的生命。

所以,制止资本之恶并不在于市场经济外在有多少教堂,根本的途经是有效的监管。这里的监管除了有形可见的法律制度之外,还有信仰的监管,而信仰的监管者就是上帝。因此一个真正被信仰改变而建立新生命的个体,他对上帝的概念一定不是“上帝只在教堂中”,“上帝只在礼拜的仪式里”,而是真正的上帝无所不在,时时在监管着我们的良心和生命。

有感于成都的中学食堂事件,我们看看到处是教堂的美国,是不是能有效避免这样类似的事件。

很不幸,美国最近爆出了大学招生曝最大规模的腐败案,多所名校牵涉其中。一位大学行政人员及多位公司CEO在内的50人在2011年至2019年间长期使用贿赂手段帮助学生获得进入名校的特权。此次事件地区跨度达6个州,众多名校牵扯其中,包括乔治敦大学,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德克萨斯大学,南加州大学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

这再一次告诉我们资本之恶的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只要出资足够,就可以读常青藤大学,甚至花几万美金都可以买到运动员资格,从而获得耶鲁或者斯坦福的特招,美国常青藤大学的招生丑闻让人看到表面的公正之下所隐藏的污秽,也再一次证明“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中国俗语。本来让人敬仰的象牙之塔,在资本面前也崩塌了。

美国虽然有那么多的教堂,但是依然告诉我们,他们也同样是个有故事的市场经济。

可见,教堂的多寡并不能为资本设立轨道,正如严以勒弟兄在文中所说,“虚有其表的教堂对人的道德也不能带来多大的提升,关键是生命的建造。”然而怎样建造生命,建造怎样的生命,这就是信仰的问题。

外在教堂的繁荣,只能说明宗教的兴盛,却不能说明生命的改变和新生命的确立。

笔者喜欢一位姊妹千与千寻的文章,她的文章字字都来自于自己的信仰体验,在一篇《你还期待见到上帝吗?——我不再期待上帝,因为,他无处不在》的文中,作者提到过去自己一直寻找上帝,但是之前一直以为上帝在教堂里,在主日崇拜的仪式中,但是每次寻找都得到令人失望的结果。后来她不再去教堂寻找,而是用社会活动代替教堂的宗教仪式,她发现很多可爱的人,从而修改了以前的观点。现在她觉得上帝无所不在,根本不用寻找。

我们的信仰建立在什么根基上,是建立在教堂之上还是教会之上?

教会和教堂都不能确立信仰,它们只是确立信仰个一个渠道、一个场所、一个平台。这些平台很多,职场、家庭、战场都是确立信仰的场所和平台。

信仰根基是建立在沙子上还是磐石上,关键不是看建立信仰的场所,而是你建立信仰根基的上帝。

什么样的上帝,就有什么样的信仰和生命。这不是有很多上帝,也不是说我是个多神论者,我的上帝只有一种,那就是无处不在的上帝。

如果你的上帝只是在圣经里,只有每次你打开圣经的时候,你才能看到他,感觉到他,那么你就是“圣经教”的信仰,这里的上帝也不是那位创造世界的神。因为当你合上圣经的时候,上帝就进入睡眠,与你没什么关系了。你以为你合上圣经,就可以为所欲为,反正上帝在圣经里,他看不到我,我也看不到他。

如果你的上帝只在教堂里,只有你进入教堂的时候,他才会出现在讲台上,你以为教堂外面上帝就看不到,你可以像个不信上帝的外邦人一样自由自在,那么你的上帝也不是那个公义的上帝,因为在你眼里他的公义只在教堂这个建筑物中。

如果你的上帝只在教会里,只有牧师讲道和弟兄姐妹一起祷告的时候才与你同在,那么这样的上帝也不是那个圣洁和嫉恶如仇的上帝。

上帝在哪里?
上帝无所不在,只有无所不在的上帝才是我们信仰的根基。

耶稣说,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上也不再那个山上,而是用心灵和诚实去敬拜他。又说上帝是个灵。所以真正的上帝,耶稣所告诉我们的上帝就是无所不在的上帝,而不是只能在一个地方,喜欢宅的上帝。

耶稣说你祷告的时候,不可站在公众面前做长长的祷告,而是要躲在屋里,还要关上门,因为有暗处的上帝观察你。

所以无所不在上帝,与你时刻同在,尤其是你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尤其是在黑暗里,在别人看不到你的地方。

我们知道,看得见的监管是法律规则,但是法律监管只能在阳光下,讲的是证据。在十字路口,你不闯红灯,是因为那里有摄像头监控着你,你闯了红灯就会有证据处罚你。但是如果一个没有摄像头的十字路口,你会遵守红绿灯规则吗?想想在八十年代,没有摄像头没有普及的年代,有几个人会在遵守交通规则呢?没有监管就没有规则。

有一个著名的实验,一个艺术家在纽约闹市站立,面前摆着各种道具,行人可以对他做出任何行为,而可以不负任何责任,因此,行人开始的时候只是拍拍打打,弄弄头发,后来行人开始扒光他的衣服,用刀子划破他的皮肤,最后一位行人拿起了上了膛的手枪对准他,他崩溃大哭,结束这场实验。

我们看到只要不负责任,人就可以为所欲为,这不是说明人性的恶,而是这就是人的本性,没有规则,没有责任就可以有任何一种后果,人类社会将无以为继。

社会中固然有法律规则,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们一个人独处,一个人远离众人监督之下的黑暗地带,如果没有了监督,我们是不是也要为所欲为呢。

因此一个店员完全可以在老板不在的情况下,自己私自收取顾客的付款,也可以从店里或者仓库中偷东西,如果真的如此那岂不是人和人之间没有了信任?这样就没有市场和经济。

阳光之下需要监督,那么关键的是阳光背后就要道德来负责,而道德的根基恰是无所不在的上帝。正如没有监管就没有法律规则一样,没有监管也就没有道德。因此当年康德把上帝从知识领域赶走,在道德领域又不得不把上帝请回。

中国人喜欢说“抬头三尺有神明”,意思是说,人在做天在看。你在人前做错了,有法律追究你的责任,你在人后做错了,天会惩罚你。那么对于信仰上帝的人来说,你做错了,上帝会惩罚你,因为他在时时刻刻监督你,看着你。

如果你认为上帝只是一个喜欢怜悯的仁慈上帝,会忽略我们的错误和责任,那么这样一个上帝就不是公义的上帝。因此公义的上帝,必然会监管他自己所立的道德法则。

所以真正的信仰者眼里的上帝,是无所不在的,他在阳光下,也在黑暗里;在职场中,也在你的院子里,你的屋里,在一切有人和没人的地方。只有这样的上帝,才是真正的上帝,只有这样的上帝,才是真正的信仰。

上帝正在看着你,你醒着的时候,你睡着的时候,你独处的时候,他都在看着你!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62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