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新西兰大型枪击案之后:宗教仇杀解决不了问题,唯有耶稣成就了和睦

写在新西兰大型枪击案之后:宗教仇杀解决不了问题,唯有耶稣成就了和睦

前两天一条来自遥远新西兰的消息在国内社交网站上引起剧烈震动。当地时间15日下午1时40分,新西兰克里斯特切奇(Christchurch,又译基督城)的两座清真寺发生枪击案。据英国广播公司等媒体报道,目前已造成至少49人死亡,48人受伤。预计死亡人数还可能上升。警方将这次枪击案定性为“恐怖事件”,有的媒体称之为“基督城大屠杀”,或“清真寺里的恐怖袭击”。

这次枪击案死伤惨重,枪击之后又在火车站接连发生爆炸,现场视频中可听到清晰的爆炸声。恐怖、惊慌笼罩在这个向来以“天堂之城”著称的基督城。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当天发表声明称:“这是一次非同寻常、前所未有的暴力行为。今天是新西兰最黑暗的日子之一。”

据悉,目前四名凶手已被抓获,一共三男一女。在震惊悲愤之余,人们也不禁要问,炮制如此滔天惨案,凶手作案的动机究竟是什么?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其中一位枪手还在社交网站上直播杀戮,事发前,这位枪手还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份名叫“The Great Replacement”的“宣言”,长达74页。看来是蓄谋已久的。

国内一些自媒体平台做报道时捕捉到这样的细节:“澳男持枪血洗清真寺,73页袭击宣言曝光!最认同中国,坚持白人至上”、“新西兰恐袭:枪手庭上冷笑,摆‘白人至上’手势 | 黑暗来袭,新西兰人勇敢站立”。在社交网站上为之叫好者大有人在。

枪手为何选择朝清真寺下手?在其“宣言”中是如此解释自己的动机的:最重要的是要向“侵略者”表明,我们的土地不会成为他们的土地,我们的家园属于我们,只有还有白人活着,他们永远不会征服我们的土地。这里的侵略者是近年来移民到新西兰的“外国人”,有些是穆斯林,其中也可能有难民。枪手不仅“捍卫”本国的白人家园,还要向导致数千欧洲人失去生命的“入侵者”复仇,想煽动暴力“恐吓”移民,让他们离开西方国家。

当二十多年前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刚刚提出“文明的冲突”的时候,很多人还不以为然。但到了911事件之后,亨廷顿的这一论断越来越受到重视,似乎也成了越来越崛起的西方右翼力量观察和处理事务的座右铭。这次新西兰枪击事件似乎是对2011年挪威枪击案的又一次回响,在挪威那次事件中共有77人死亡。新西兰的枪手对挪威的那位枪手充满了敬意,或许也是在刻意模仿。他们都被媒体称为“极右翼白人主义者”。

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移民和人口流动是全球化进程的一个组成部分。但在一些西方国家,移民群体和当地族群之间的张力也越来越凸显。加上当地政府管理举措失当,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这种矛盾。这次制造基督城恐怖事件的枪手就声称要为斯德哥尔摩被穆斯林恐怖分子杀害的女孩进行“复仇”,并且反对移民者“入侵”自己的家园,也反对本地政府“和稀泥”式的处理。

所以,在这种逻辑的支配下,枪手就铤而走险,朝本国的清真寺下手。枪手是想抛开正当程序“替天行道”,他的脑袋被仇杀思想所充满,但他或许压根就没想到,又有多少无辜者倒在他的枪口之下?只因为他们是移民身份、是外来宗教信仰者,就成为枪手出气的靶子。所以,无论对枪手还是移民者来说,这都是一个悲剧。一个人不是为自己本身的罪行承担责任,而是仅仅因为属于某一个特定群体就遭受无情杀戮。

在人类历史上这种因宗教差异、种族差异而发生的仇杀甚至战争屡见不鲜。在主后一世纪的罗马世界,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很紧张的,虽然还没有发展到流血的地步,但互相的隔膜非常之深,犹太人视外邦人为“猪狗”。然而,新生的教会可以吸纳这两种人,并使之成为“一体”。

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使徒保罗对此做了解释:“因他使我们和睦(原文是因他是我们的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以弗所书 2:14-17)

因着罪恶的渗透和影响,人与人之间、种族和种族之间存在着一个“中间隔断的墙”。这堵墙靠仇恨甚至仇杀是拆不掉的,靠拼拳头大小也不行。唯有耶稣基督以他的十字架除掉撒旦播撒下的仇恨,并拆毁这堵“隔断的墙”,为我们成就了和平。

在腥风血雨的大屠杀发生之后,诚然有些西方国家也需要对涉及移民有关的政策需要检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靠仇杀或煽动仇杀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能激起更大的仇恨和隔膜。我们只能祈祷并仰望那位和平之君,耶稣为我们成就了和睦,在他里面才有真正的合一与和平。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617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