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丨教会治理性侵问题,离不开公众媒体的监督和世俗司法力量的介入

时评丨教会治理性侵问题,离不开公众媒体的监督和世俗司法力量的介入

在汹涌澎湃的米兔运动(#Metoo)冲击下,随着越来越多的曝光,教会里或基督教(包括天主教)机构里过去长期所隐藏的性侵事件一个个被捅出来,是那么的令人触目惊心!

可是,一看到笔者文章的这个标题,想必有些弟兄姐妹心里可能会嘀咕甚或更会惊讶,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君尊的祭司、是神圣的群体,教会事务怎能要外邦人来“掺和”呢?使徒保罗也不是教导过,基督徒怎敢在不义的人面前“告状”(参哥林多前书第六章)呢?

其实,之所以有这种担心,是混淆了无形教会和有形教会的差别。从教义神学来看,无形教会是完美的、神圣的、得胜的、荣耀的,但有形教会却是有残缺的、甚至是有罪恶的。不能以无形教会的荣美来掩盖有形教会的问题。

有形教会是置身于这个世界之中的,不可能完全超脱于世界之外,而是也要受到运行在这个世界当中的道德、规律、法则的约束和规范的。要不然,如果有人把教会搞成一个封闭的宗教王国,在里面为所欲为,当王称霸,你怎么去对付?这种现象岂是个别的吗?

之所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也是出于笔者对近来跟踪关注美南浸信会爆出的性侵丑闻事件的思考。这个问题很尖锐,教会里发生的性侵案件,往往是教牧人员或其他管理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实施的性侵罪恶,如果教会管理层对此不闻不问,毫无作为,甚至还包庇施害者,掩盖罪恶。你说,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要不要有其他外部力量进行介入和矫正呢?

近来美南浸信会内部爆出的性侵丑闻依然在发酵中。主内公众号《境界》等平台对此有跟踪报道,其报道编译自美国当地权威媒体的资讯。上周《境界》又推送了一篇重磅文章,光看其题目,就足以令你我触目惊心:《如果性侵成为一种体系性的恶——美南浸信会性侵丑闻的警示》。

这篇文章提到,2018年2月11日,《休斯顿纪事报》(Houston Chronicle)发出一篇爆炸性新闻,题为“信仰的滥用”(Abuse of Faith),揭露美南浸信会(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 SBC)内部掩盖大量女性和儿童被性侵的报道。请留意,美南浸信会是当代美国最大的建制化新教宗派,在2015年有1500万会友,共47000间独立教会。

文章继续写道:“在经过长达6个月对法庭、监狱和警方报告的调查后,三位记者发现,从1998年开始,大约380位教会领袖和义工曾因性侵被起诉过,约220人被确证有罪或达成私下经济补偿,至今仍有100人在服刑。这些施害者中有牧师、传道、青少年牧者、主日学老师、执事和教会义工。最小的受害者只有3岁,事件发生地点一般在教会或主日学教室。在过去20年内,曾有700位性侵受害者向宗派提出举报,但并没有推动任何实质性的改革。大多数受害者都被教会要求:原谅施害者,有些甚至被建议去接受堕胎。”

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什么呢?
第一,性侵不是个别事件,而是蔓延到很多教会,最小的受害者竟然只有三岁;
第二,原本用来敬拜和教导圣经的地方(教堂或主日学教室)竟然成了犯罪做奸的场所;
第三,施害者覆盖教会整个教牧或管理阶层,利用神圣的“职务便利”实施性侵;
第四,不是所有的受害者都保持沉默,曾有七百名受害者向教会上级管理层进行举报和维权;
但是,
第五,教会上层管理层毫无作为,不仅没有拿出切实可行的措施,而且还要求受害者去“饶恕”施害者,甚至去堕胎,这简直是助纣为虐啊。

看到这一幕,我们还能说什么?

喜欢引用保罗语录为教会“神圣性”辩论的基督徒别忘了这位使徒的以下教导:
“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并不哀痛,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我身子虽不在你们那里,心却在你们那里,好像我亲自与你们同在,已经判断了行这事的人。就是你们聚会的时候,我的心也同在。奉我们主耶稣的名,并用我们主耶稣的权能,要把这样的人交给撒但,败坏他的肉体,使他的灵魂在主耶稣的日子可以得救。你们这自夸是不好的。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吗?”(哥林多前书 5:1-6)

哥林多教会里有人犯了淫乱罪,信徒不以为耻,反而视之为平常。而使徒保罗进行了严厉斥责,并且以外邦人来做对比,你们这些自称为“圣徒”的人在某些道德观念上竟然连外邦人不如!保罗强烈要求对教内犯罪者执行惩戒,责令其认罪悔改。

性侵比淫乱罪更为严重,涉及暴力的或非暴力的威胁、胁迫,这种罪在教会里蔓延,而且长期被隐藏和掩盖,这是什么教会?!如果保罗得知美南浸信会发生的系列性侵丑闻,他会怎么说?要受害者“饶恕”施害者?要受害者堕胎以保护施害者的“美名”?

就在美南浸信会性侵丑闻被不断曝光的同时,澳洲那边传来一个消息,国内自媒体对此做了报道:“墨尔本红衣大主教性侵儿童罪名成立!”这是一个多星期前刚刚发生的事儿。

这位红衣主教名叫George Pell,是澳大利亚地位最高的天主教神职人员,他曾是梵蒂冈的第三号人物。去年年底被免职。他出生于维州的巴拉瑞特,曾在巴拉瑞特、悉尼和墨尔本做过神父和大主教,2010年移居到罗马。这位George Pell主教被控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强奸了唱诗班的一名男童,并猥亵了另一名。这几个事件发生在1996年George Pell在墨尔本的St Patrick’s大教堂担任大主教时期。另外还有三项儿童性侵罪名也被宣判。最后,这位主教在墨尔本被宣判五项性侵未成年人罪名成立,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这个事件在自媒体平台上也引起一些外邦人的关注和评论。在人们的心目中,宗教代表着清心寡欲,代表着圣洁和崇高,而神职人员理所当然是社会的“精神领袖”和道德榜样。然而,当性侵丑闻曝光,昔日崇高光明神圣的人设纷纷崩塌……

一位网友评论道:“一个教人为善、人人尊敬的大主教居然是个性侵儿童的罪犯,居然要去坐牢?!最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估计是天主教的信徒吧。但对于被性侵的人来说,他们总算看到了人间地狱的一点曙光(很遗憾,其中的一位指控人在前年已经去世)。真所谓:地狱天堂,皆在人间。”

我们不得不承认,屡屡被曝光的教内性侵丑闻,令基督的名蒙羞,让基督教的公信力下降。我们也不要第一时间去质疑是不是有人要搞臭教会的名声,而是要反思,教会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令人发指的丑闻?当丑闻发生了,为何极力去捂盖子?如果不是社会媒体的揭露和曝光,这些黑幕要被掩盖到几时呢?

综合美国媒体对美南浸信会性侵丑闻的曝光,去年还有对天主教神职人员的曝光,以及澳大利亚司法机关对施行性侵的高级神职人员的法律审判和制裁,我们应该看到,教会对付性侵,无论是打击还是防范,离不开社会媒体的监督和世俗司法机关的介入。

把罪恶曝光,并把那作恶者绳之以法,接受司法制裁,而不是内部掩盖,并披上属灵的伪装,这才是一间健康的教会应有的态度。唯有如此,才能挽回恶劣的影响,重建教会在公众里的公信力。因为没有公信力,谈何见证基督?

这需要教会在神学上有所进一步的反思和检讨,和社会如何形成一个良性的互动,这是一个时代性的功课。

而不是躲在属灵的“领地”里构建一个封闭的宗教王国,一手遮天,为所欲为,把信众当做肆意蹂躏的“私人部曲”。这样的教会已经全然堕落了,就算自己不倒塌,神也是不会纵容的!两千年前犹太人引以为豪的圣殿最后不是被拆的片甲不留?!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61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