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纪事|| 我的三叔为何突然放弃了扮演神灵附体?走出迷信和功利宗教

乡村纪事|| 我的三叔为何突然放弃了扮演神灵附体?走出迷信和功利宗教
图片来源:pixabay.com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是农村由万元户转向贫困户的年代,因为国家经济政策调整,优先发展城市工业,因此发明了剪刀差,以农村之血补充城市工业发展。这个时间段,是农村由盛转衰的时代。

这个时代的农村,经济收入减少,农民肩上的胆子却没有减轻,教育和医疗依然是农民不可卸下的重担和责任。

与经济凋零相对应的,就是文化的荒凉。

中国农村,一直没有一种让民众消遣和提升的文化。但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农村最红火的却是萨满宗教的迷信风气,笔者所居住的七百人口的小村子,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近十年间,同时并存的有七个神婆巫汉。他们医治赶鬼,在村民生活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也成为大家关注的中心。

这七个神婆巫汉中就有我的三叔,当然不是嫡系叔叔,是我们本家的三叔,论血缘关系,也不算多远。在我们家族中,有两个巫师,一个是三叔,还有一个是堂嫂。

每个人都是一个故事,但又有相同的故事结构。今天我来讲讲我三叔的故事。

三叔的父亲去世很早,在我出生的时候,他父亲已经逝世多年,因为他父亲排行老大,因此我称呼三叔的母亲为大奶奶。

三叔排行第三,上面有两个哥哥,下面一个弟弟,他们住的院子都离我很近,亲起来了,经常隔着围墙借板凳。

三叔那个年代,娶老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和今天农村男青年娶亲难不同,那个时候我们附近村子女性适婚青年极少,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在那个不强调彩礼的年代,一个男青年娶到老婆,长得帅并不是重要的条件,会一门手艺或者政府部门有关系才是首选的要素。

因此三叔的大哥是用自己的表妹换亲娶到的媳妇,二哥是花钱买的媳妇。三叔到了结婚年龄,就与自己的表妹恋爱并结婚了。三叔的婚礼我还记得,婶子嫁过来的时候没什么嫁妆,只有一个桌子一个梧桐木箱子。三叔的弟弟长得很帅,后来得到好姻缘,娶了一个漂亮的老婆。

三叔在兄弟中学历最高,读完了小学,那个年代,我们村子里初中毕业的也才两个人,大部分是在扫盲班里学了几个数字,接受会写自己名字的扫盲教育。

三叔喜欢读书,在三婶子结婚陪嫁的桌子中间抽屉内,有许多书籍,那是我最向往的书库,在儿时的记忆里,那就是一个图书馆。我接受的启蒙教育,就是父亲在冬天的被窝里为我读的残缺不全的《济公全传》和《西游记》,而这些书籍全是从三叔家里借来的。

三叔将近一米八的身高,在村子里算是拔尖,婶子的个子也将近一米七多,在村子里算是数一数二的大个子,在我们本家的媳妇中,婶子是第一高人。

也许因为个子太高,婶子和三叔动作缓慢,做农活依然如此,因此种田和持家都不是太上心,在经济上属于底层。加上他们婚后一直不育,因此也就没有心思打理生活。当村子里2000年后纷纷添置摩托车彩电的时候,三叔家院子还没有围墙,也没有个像样的大门,堂屋还是结婚时准备的陈旧砖房。不论是在大奶奶心中,还是在他兄弟乃至村子上,他都是典型的后进户。

三叔与神婆巫汉结缘大概是在1995年前后。女的叫神婆,男的叫巫汉,我们老家又叫神头子。三叔成为神头子,本来没人知道,也没人当回事,因为三叔家境问题,在我们村子里地位不高,大家都认为他是故弄玄虚。三叔服侍的神有好多,但是总结起来有两种,一种是济公之类的个体神,一种是唐僧八戒师徒的群体神。

当大家聚在他家时,他有时候就会神灵附体。神灵附体不需要什么仪式,你看到他眯着眼,露着一口大黄牙微笑着,手里仿佛拿着一把扇子在扇风,这个时候就是济公附体了。如果他把家里种田用的筢子轮起来,那就是八戒附体,如果轮一把铁锹,那就是沙僧,如果是一根擀面杖那定是悟空无疑。但是因为唐僧师徒都有长柄武器,在屋子里轮起来极为不便,因此,三叔身上附体最多的神还是济公。

三叔自称身上有神的时候,大奶奶和他的兄弟,包括我们家人在内的家族和邻居没有人当回事,只当做一个笑话看看。面对大家的嘲笑,三叔依然表演者神灵附体的仪式。又一次晚上,他在他哥哥家串门,当时冬天农闲,大奶奶也在,三叔又神灵附体起来。大奶奶因为三叔持家无方,本来就心有不满,现在看到他装神弄鬼,就大声训斥。但是这训斥不知道是激怒了三叔还是激怒了三叔身上的济公,三叔抬手就是一巴掌,重重地扇在大奶奶脸上。儿子打母亲,在农村这种注重孝道和等级的地方是件严重的事,三叔不可能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行为来,那只能是济公或者唐僧的行为了。因此三叔哥哥和大奶奶当场也就相信了三叔身上的神灵,自此之后不敢冒犯。因为不敢冒犯神灵,对三叔也就不再像以前的态度。当然,三叔打大奶奶的事也是听他哥哥所说,我也没有亲眼所见。

一个神头子要开门为村民医病赶鬼,没有一定的名声是没有人理会的。村子里有一个神婆,神灵附体二十多年了,据说非常灵验,我母亲牙痛,或者我感冒发烧久而不愈,母亲都会去找那个灵验的神婆。三叔初出茅庐,想和她竞争,在缺少市场认可度的情况下谈何容易。因此三叔门前找他医治的寥寥无几,看笑话串门的倒是很多。

三叔的神灵附体大概持续了四五年年。后来三叔夫妇经过多方医治,终于生了一个儿子。但是在生了儿子之后,三叔依然没有改变持家的方式,因此家境依然没有改善。

三叔放弃自己的宗教(如果这算得上宗教的话)是在他儿子六岁那年。那年冬天,一天北风呼啸,气温骤降,三叔夫妇下田干农活了,将儿子托付给了大奶奶照看,但是大奶奶因为年纪大了,腿脚缓慢,跟不上孩子的步伐,因此孩子在跟着一群小朋友出去玩耍时,不慎掉入池塘。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气息。

面对孩子的早夭,三叔夫妇悲痛不已。但是自此之后,三叔再也没有提及附体的济公和唐僧师徒。

十几年过去了,三叔的生活也步入正轨,后来又生育一个儿子,但是他的宗教却再也没有复现。

三叔信的神,都是民间志怪小说的虚构神灵,这些神灵大都是三叔从书里看到的。这和其它神婆巫汉所信的树精狐狸精或者某某神仙不同,他们的神灵大多不是来自小说和电视,对于村民来说,无法考证的东西,就宁可信其有,但是对于三叔的济公和唐僧师徒,这些在电视里都熟悉的形象,也就没有人当回事了。

三叔为什么会突然宣布神灵附体?因为三叔在村子里的地位太低,没人把他当回事。但是三叔受过教育,妻子是本地又是名门正娶,人长得也算可以,因此不能忍受这种与自己期望相差甚远的形象和地位。他想找一种改变自己地位和形象的低成本方式。于是那些小说人物走进了他的神灵世界。因为屋子里空间太小,不方便使用唐僧师徒的武器装备,因此三叔清醒而理智地选择了济公,这位没有什么武器却又神通广大的神灵。所以三叔的神灵附体是经过理智考量的。

三叔又为什么突然放弃自己的神灵,是神灵不再找他了吗?孩子的夭亡,让三叔这些神灵原形毕露,对自己尚且不能保佑,谈什么去保佑别人,如何取信于人?面对孩子的夭亡,他的神灵附体就成为最大的笑话。

其实三叔自始至终就导演着这一切神灵附体的仪式,他要改变自己的形象。他受过很好的教育,他读过很多武侠演义和民间志怪小说。他有出人头地的欲望。但是他选择了成本最低的神灵附体来达到目的。

三叔从一开始就是清醒的。只是他的神灵附体表演还不是那么娴熟。虽然付出了打自己母亲的大逆不道,还是没有成为邻居心中的祭司,无法让他们刮目相看。

我的堂嫂也类似。她从外地而来,瞎了一只眼,形象欠佳,加上来了之后,和堂哥一直没有生育儿子,因此而自卑。堂哥兄弟五个,就他日子过的最差。妻子因琐事吵架服农药而死,留下两个女儿,后来经人介绍才找了从外地投奔亲戚的现任堂嫂。

因此不论堂哥还是堂嫂都想改变自己的地位和在村民乃至家族中的形象。那么神灵附体,就成为成本最低的方式。

这种故事,几乎可以概括村中那些神婆巫汉的经历,也可以解释他们神灵附体的目的。

今天,再也没有人会在意你是不是神婆巫汉了,因为改变自己的方式变得多样化,而不再是过去那种单一的种田模式。因此神婆巫汉也就几乎消失匿迹。原来每个村子都有几个神婆巫汉,到今天几个村子都找不到一个。神婆巫汉,也面临着后记无人了。

而这个时候,也恰是信仰建立的时候。当功利的宗教被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机遇代替,那么宗教也就失去了往日神秘的面纱。宗教所带来的利益再也无法吸引在城市化中致富而改变自我的村民,那么来自心灵的信仰才能扎根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