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面对“过春节”,是否太过于敏感忧虑了?

基督徒面对“过春节”,是否太过于敏感忧虑了?

春节要到了,又是一年春来到。说春节是中国人历史最为悠久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个传统节日一点都不为过。作为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也要回家过年,家里人无论信还是不信,都是要团聚的,享受其中那份浓浓的亲情。

和往年一样,每到春节来临之际在基督徒的微信平台上到处是各种各样的教训文章,有的是郑重其事地发出预警,有的是别出心裁地推出“过节指南”,还有的是不厌其烦地罗列若干“注意事项”。总之,都在声称本于圣经,要为犹如小学生般的基督徒面对春节提供“指导”。

笔者并不否认有些提醒是必要的,春节里确实有些不良风气(比如拜偶像、酗酒、赌博等)需要基督徒远离和警戒的。笔者在各种各样的教训文章背后看到了另一番景象,有些基督徒是不是对春节心里怀有某种不太正常的焦虑和敏感?亦或是这类文章营造出来的某种怪怪的气氛?

比如,有文章直接就在其标题里就如此醒目地写道:“春节期间,千万别中了魔鬼的诡计”。还有篇文章开篇就写道:“中国人传统的过年节,实际上是一个全民拜偶像节,据传说,过年的习俗是古人祭拜“年”这一怪物而延续下来的,‘拜年’即拜这一怪物。国人又往往借过年之机烧香祭祖,祭奠鬼魂。这样,世人在这一节日中,无异于比平时更多地向魔鬼敞开心门,给那空中吼叫的狮子提供更充分的活动空间,那迷惑人的撒但也断不会放过这迷惑世人和圣徒的好时机。”

在这些人眼里,春节简直就是一个属魔鬼的日子,因为在春节里各种妖魔鬼怪各种罪恶诱惑都横空出世了,基督徒必须要谨慎又谨慎,稍有不慎就中了魔鬼的诡计,甚至被魔鬼掳走。所以,基督徒在春节里就得拿出如临大敌的架势,要千方百计打赢这场属灵的战争。

可是,没记错的话,在这之前有不少基督徒还津津乐道于我们今天能有春节,还是拜西方传教士带来的先进历法所赐呢。一边是向外邦人宣称传教士带来了今天的春节节期,一边当春节真的要来临的时候又如临大敌,几乎到了水火不容得地步。这是很古怪的逻辑。

总而言之,折腾来折腾去,不能让大家安心过个年。当然了,在某些人眼里,“过年”这个用法都是“大不敬”,是拜偶像。

从历史的源流来看,春节这个传统节日确实有很强烈的多神论异教背景,但在世俗化进程的冲击下,春节本身这种色彩越来越淡了,而且具有了更正面的含义,那就是阖家团圆。在城市化和打工潮的背景下,这一意义越发弥足珍贵。所以,像春节这样的节日成了人们忙碌生活中的一个休止符一个休憩的港湾。

可是,有的人却看不到这一点,还是揪住偶像崇拜不放。在中国难道只有春节里才有偶像崇拜吗?到寺庙祈福才叫拜偶像?其实在人心里无形的偶像比有形的偶像还要多(参看提姆凯乐牧师的《诸神的面具》)。

在保罗的时代,有些信徒是为过节日而大发热心,却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以过节(有些节日还意味着朝圣)去讨好神。“但从前你们不认识神的时候,是给那些本来不是神的作奴仆;现在你们既然认识神,更可说是被神所认识的,怎么还要归回那懦弱无用的小学,情愿再给他作奴仆呢?你们谨守日子、月份、节期、年份,我为你们害怕,惟恐我在你们身上是枉费了工夫。”(加拉太书 4:8-11)

在今天的时代,有些信徒是为不过节而忧心,怕在节日(比如春节)里得罪神。两者虽然表现形式不同,但心态可能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还没有在基督里获得自由,还有一颗被奴役的心灵。

所以,笔者所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景象,一些基督徒对过年的敏感甚至焦虑,背后所反应出来的还是一种圣俗二分的观念。这种二元论把世界及其节日视为属魔鬼的东西而绝对性地对立起来,却看不到其中性的甚至积极性的一面,为此要躲到一个属灵的安全角落里才能心灵得“平安”。

这种观念说到底,是对上帝创造的盲点,看不到是上帝创造了这个五彩缤纷的物质性世界及其多姿多彩的文化,并且让我们去享受,而且能以此为舞台去活出耶稣的教训,见证我们的信仰。

所以,笔者要说,基督徒对春节里的某些消极现象和不良风气保持谨慎是必要的,但不要过于敏感。在春节里,不见得非要去教会才叫属灵(主日聚会除外),走亲访友,交流感情,珍惜亲情,在欢声笑语里享受那份节日的美好和温馨,也是很重要的。我们的信仰就是要在这种点点滴滴的日常生活里彰显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