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丨一个基督徒“小人物”的尴尬人生:他是灵魂上的“冉阿让”,还是宣教工场上的逃兵?

真实故事丨一个基督徒“小人物”的尴尬人生:他是灵魂上的“冉阿让”,还是宣教工场上的逃兵?

80年代的珠海街头有一对小夫妻,租了个街边门面店摆摊卖山东戗面馒头。有一天,来了一个男孩,趁着这对夫妻忙碌的时候,迅速的偷了十几个馒头准备转身跑开。男主人发现后,立马拿起在店里的棍子,追到店外的街上,跑了几十米,把这个男孩追上,用棍子打了一顿,然后扭送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录口供的时候,这对夫妻告诉警察,自己是刚从山西来到的珠海,因为老家的田地被村霸霸占,自己的邻居是这个村霸的好友,一家人生活在恐惧之中,另外自己地里的庄稼也无端的被损坏,自己报警也没人管,后来听说南方发展好,就收拾了行李来到了珠海。由于会做面食,准备开个面食馆,但发现珠海吃面食的不多,不过改造后的馒头,却有人买。他们就做了甜甜的戗面馒头,但是生意不是很好,举步维艰。这个时候遇到了偷馒头的小男孩,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要求派出所严惩小偷,维护小摊贩的经商环境。

派出所民警在讯问这个小男孩的时候,这个小男孩告诉民警,自己是孤儿,家在安徽,被一个基督徒老人收养,目前这个老人得了病,生活艰难,自己偷馒头是为了给收养自己的这个老人吃。在一顿批评教育之后,派出所放了这个男孩,同时告诉这个男孩,有困难可以去民政局那里问问。

事情过去了很多年,在2015年的一天派出所来了一个小男孩提着一袋面粉,告诉民警说,自己当年很穷的时候,偷过一家馒头店的馒头,现在回来拿面粉道歉,虽然时隔多年,但意义大于实际。民警很感动,找到了当年的记录,打了电话找到了这对夫妻。男孩请这对夫妻吃饭,他们才互相了解对方的情况。

这对夫妻说,要是现在,自己也不会追究,也不会打那个男孩,当时是落魄,处处被人欺负,才拿棍子打这个男孩。然后问这个男孩,为什么这么多年还要还回来一袋面粉。男孩说,自己被一个美国基督徒老人收养,当时老人卧病在床,自己举手无措,就想到了偷馒头,但是这个美国老人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教导自己圣经,诚实和正直,自己在老人的指导下成为了一个传道人。现在一边在一个英语培训班当老师,一边业余传福音。

这对夫妻突然惊讶,他们说自己在山西时候,也是基督徒,在村里因为是基督徒的原因被人欺负,因为人情世事自己都不参与,别人婚丧嫁娶自己都不去,因为认为是充满迷信和偶像崇拜的世俗场所,这导致了被孤立、被欺负,而自己祷告求神,神也不扭转他们的困境,反而让他们背井离乡,流离失所,一直过了好多年才不停的上升,从一个馒头店,开了一家中等规模的饭店。

这次被这个小男孩感动,他们决定互相帮助,一起聚会,一起谈论神的良善和信实。从此这对夫妻就去这个男孩的教会聚会。这个小男孩叫程敦军,这对夫妻一直没有孩子,后来认这个男孩为干儿子。程敦军信仰良好,在教会服事热情,他的教会是灵恩派的教会,他很享受自己在教会的得到,他之所以拿着面粉去那对夫妻那里去道歉,就是牧师教导,行为完全的人才能进天国,要不断地认罪、要悔改。后来,这件事在当地是一个美谈。

有一天,教会呼召年轻人起来宣教,程敦军于是就站出来说自己神感动,要奉献自己。于是在教会推荐下,程敦军前去了马来西亚古晋的一间神学院学习,程敦军没有社会学历,但是英语很好,圣经很熟悉,人很单纯。在古晋这间神学院,程敦军渡过了三年,进行了神学训练,他第一次知道了神的启示可以这样的系统和完整,和一个正直的基督徒可以具有惊天地的巨大的能量。

在毕业后,程敦军去了缅北的克钦邦去实习传道,克钦邦是全民基督教的地方,在那里,程敦军看到了贫穷的基督徒信仰虔诚的样子。这样他感动,在当地,他还收获了爱情,他心思简单,未经世事,也不在乎门当户对,就是喜欢一个克钦邦的女孩,后来两个人结婚。

过了不久,缅北开始限制中国身份的基督徒去传教,他们就回到了珠海,在珠海程敦军带着宣教士的光环,懂英语、年轻、有个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孩子。但是,却遇到了人生之中的很大的困难,那就是在珠海新香洲的一个教会,程敦军年轻有为,而且很得到信徒的拥护。在去的神学期间,教会来了对河南的夫妻占据了这个教会的讲台,有了自己核心的同工拥护,本来这间教会是个普通的没有严格的教会管理层的教会,但是这对夫妻来了,设立了执事,让拥护自己的信徒去当执事,而且从老家带来了几个在珠海打工的基督徒,周日就在教会聚会。当程敦军回到珠海后,这对夫妻觉得自己在教会里面的位置和影响力不如程敦军,因为程敦军是全时间接受过神学训练的,同时又是本地的。

这对河南讲道人使用了一个策略,说让陈敦军继续去中亚宣教,地点是哈萨克斯坦,由教会资助一部分费用,然后由北美的一个宣教机构筹集另一部分费用。但是程敦军此时却不想再去宣教了,不过他也不敢违背神,于是就认真地祷告,寻求神的指引。最后,他被神告知,教会的异象就是宣教,宣教就要派最好的基督的精兵去。于是程敦军在教会里面分享了自己的异象,然后说这个教会应该重新让神选择一对夫妻去哈萨克斯坦,不一定是他,但不管是不是被神选中,大家都应该遵守神的意思。

但是,怎么选呢?河南讲道人说程敦军最合适,因为受过神学装备,还年轻,程敦军说自己孩子小,妻子缅甸人,没见过世面,去了哈萨克斯坦宣教,很可能拖后腿。于是这件事就久拖不决,随着时间的流逝,程敦军越来越得到信徒的拥护,于是河南传道人夫妻说,用抓阄的方式,有过讲道经验的所有同工们一起抓。

那是一个下午,同工会之后在做圣餐饼的陶瓷罐里6个纸团,其中五个无字,一个写着归耶和华为圣,谁抓到这个,谁去宣教。在祷告后,大家抓阄,最后的结果是那对河南传道人夫妻抓到了。可是,他并不想去,推脱说自己的妻子身体不好,需要调养。但这个时候,程敦军的干爸干妈站出来说,让这对传道人夫妻去哈萨克斯坦调养,神的战场神的宣教场地是最好的调养场所,如果他们不去,就是欺哄圣灵,言而无信,大家都不会信服,也会离开教会。

这件事情之后,程敦军留在了教会成了负责人。程敦军有个让自己内心懊悔的地方,那就是他提前的把这些抓阄的同工叫在了一起,吃了饭,商量好了一起团结起来,赶走这对河南夫妻,于是是他做的阄,每个上面都写着归耶和华为圣,当然那对河南人抓到的自然也写着。他们偷偷换掉说自己抓的是无字的。这是程敦军为了避免和逃避宣教在教会里第一次策划的小阴谋,但是却成功了。这让他得意,也让他觉得自己不再单纯。

教会发展得越来越好,也和新加坡一个教会对接一些事工,这个时候需要选择新的同工,教会也加入了很多有能力的信徒。但是在赶走河南传道人夫妻的时候,程敦军给与自己合谋的人有约定,他们被承诺被终身命为执事。可是不受程敦军控制的是,他加入的这个新加坡浸信会给了一套会员制章程,里面是民主选举执事,于是到了最后有一些旧执事没被选上。他们心里气愤,就揭露了当年假抓阄的老事,试图让信徒和资助该教会的新加坡浸信会觉得程敦军是一个偶尔阴暗的卑鄙小人,不完全如外表显现的那么善良正直。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新加坡这间浸信会教会的牧师高度欣赏程敦军,认为他治理教会有一套规则,而且信徒也没生气,大家最终达成的共识就是程敦军私下在同工会上认错,然后过去一笔勾销,大家为了教会一起向前看。

2018年,作为笔者的我再次见到了程敦军,他现在移民到了马来西亚,在一间神学院兼职教书,因为他后来读了教牧学博士,业余的时间做咖啡大宗的外贸。和他在一起谈起过去的往事,他说,他自幼善良,曾想一尘不染地度过今生,但是“在我外表的底下,我却深藏自私,我只有偷了馒头,几年过去之后又去还面粉的那个时刻,我的心是正直的,我的心想不到未来,只想修炼内心为纯洁被神悦纳,因为收养我的基督徒老人感染了我。

后来,我读神学,在马来西亚,觉得外国真好,一切都是全新的,我就立志想留在马来西亚,但是我没能力留下,我就去宣教,我认为宣教能积累我的道德资本,还能让我被人尊敬,之后我结婚是娶的当地一个大家族的女儿,虽然也看似普通,也不富裕,但是家族人员众多,让我终生都能以此做我的宣教地,成为我的宣教成果。我回到珠海,就再也不愿意去宣教了,因为实在很苦,看不到果效,后来我和别人一起赶走了那对河南传道人夫妻,掌握了教会,我结识了新加坡的浸信会,我一步一步地努力,后来来到了马来西亚,留在了这里,成为了本地人,有教职,很体面。

但我的内心是尴尬的,我认为这都是错误的,不是君子所为,不是一个好基督徒所为,但是之前我的人生,迫使我这样做,我想出人头地,我想以教会为我的舞台,我要去了哈萨克斯坦,面对穷乡僻壤,我如何惬意的生活,如何继续读神学有学位。”

我问程敦军:那你现在,是有机会再继续消费教会和别人的信任,还是尽可能的做个好人?程敦军说,现在自己得到了梦想的一切,孩子穿着体面,读私立高中,自己工作稳定,妻子贤良淑德,现在的自己,是尽可能的弥补自己过去的私欲。

“但是如果回到过去,你尽管看到我的表面,仍然看不到我的内心,圣经说的人很对,全然败坏,回到过去,也不能保证自己做个好人。但当自己花费了小心机,获得了成功后,我再选择,我再继续为人处事,对教会,对信徒,我就坦然的做一个正直的基督徒了。而且,我现在,一直致力于分享这个样子的福音,神希望人正直,希望人内心坦荡无缺,把自己献给神,把自己献给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