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33 第7章 罗马教宗制度的来源,及发展到压制教会(4.7.23-25)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33 第7章 罗马教宗制度的来源,及发展到压制教会(4.7.23-25)

对这时代天主教的审问(23—30)

23.罗马有没有教会或监督的职分?

最后,即使我们承认他们所说的这一切,当我们说罗马教会中不存在这样的特权时,当我们否认罗马存在支持这种特权的监督时,我们立刻遇到新的问题。假设这一切都是真的(虽然我们在上面已经证明是假的):基督亲口指派了彼得做整个教会的元首;基督也将他所赐给彼得的这尊荣专门摆在罗马教区里,这制度受古代教会的认可,并且这制度维持很长久的时间,也证明它的正统性;基督徒们从一开始都毫无例外地将这至高的权柄交给罗马教皇;他是众案件和众人的审判官,且他受所有人的监督。假设他们能宣称比这更多的特权,我只用一句话回答:除非罗马有教会和监督,否则这一切都毫无价值。他们必须向我承认这点:这制度若不是教会,它就不可能是众教会之母;一个人若不是监督,他就不可能是众监督的元首。他们愿意宣称罗马是使徒教区吗?那么他们就当向我证明这是真实、合乎圣经的使徒教区。他们愿意宣称自己有至高的监督吗?那么他们只要证明他们拥有监督。他们又如何证明自己的教会有真教会丝毫的样式呢?他们的确说有一个,并一直称赞它。显然教会是以真教会的特征被认得,且“监督的职分”是某种特殊的职分。我在此所说的不是人而是治理本身,因为教会必须长久将它发扬光大。他们的教会哪里有基督所设立的事工呢?我们当记得上面所说关于长老和监督职分的话。我们若考查他们的主教,他们必须有起码的监督资格。我也想知道教皇本身有什么监督当有的资格。监督职分的第一个责任是用神的道教导百姓,他的第二个责任是施行圣礼,第三个责任则是劝勉和鼓励、斥责犯罪的人以及执行惩戒。教皇尽了这三个本分吗?事实上,他甚至不愿意做做样子。那么我想知道他凭什么要求人将他视为监督,因他一点都不管监督所担任的职分。

24.背道

监督与君王截然不同,因为君王即使没有尽王所当尽的本分,他仍有君王的尊荣和称号。然而在考查监督时,我们必须留意基督的吩咐,因这是众教会一直听从的吩咐,那么请天主教徒帮我解决这难题。我否认他们的教皇是众监督的元首,因为他根本不是监督。他们必须证明他是监督,他才有被称为众监督元首的可能性他不但没有监督的任何资格,反而在各方面与这资格相违背。然而我不晓得该从何说起。是从他的教义,还是从他的道德品格?我该说什么?该省略什么?我该在哪里结束?我至少可以说:既然这世代的世界充满众多邪恶、不敬虔的教义,充满各种不同的迷信,被众多的谬论弄瞎心眼,沉醉于极为可怕的偶像崇拜,没有任何的大罪恶不是源于罗马教区,或至少受罗马教区的支持。这就是为何罗马教皇暴力地攻击使人心苏醒的福音的教义,并且尽自己的力量抵挡福音;他们为何引诱众君王逼迫传福音的人,即他们知道基督的福音一旦得胜,他们的整个国度将立刻被击垮。利奥是残忍的;克莱门是流人血的;保禄是野蛮的。但这些人被驱使攻击真理,并不是因他们与生俱来的个性,而是因这是唯一保护自己权柄的方式。直到他们把基督赶走为止,他们无法得到安宁,所以他们在这世上极力地奋斗,就如为自己的信仰、自己的家庭,甚至自己的性命作战那般。那么在这样可怕背道的光景中,难道还有使徒教区吗?难道厉害地逼迫传福音的人,公开地证明自己就是敌基督,这人能被称为基督的代理人吗?难道那以火和刀剑企图毁坏彼得所建立一切的人,能说是彼得的继承者吗?难道那位将教会与基督——教会真正的头的联合斩断,并使基督的身体变为残缺的人,自己是教会的元首吗?罗马在古时候的确是众教会之母,然而当她变成敌基督的教区之后,就完全变质了。

25.敌基督的国度

有人认为我们既然称罗马教皇为“敌基督的”,就证明我们是毁谤和咒骂人的人。然而这样认为的人并不晓得他们在指控保罗采用毫不节制的言语,因我们是效法他的榜样,用他的话。且免得有人指控我们邪恶地曲解保罗所指别人说的话,并恶劣地运用它们在教皇身上,我将简洁地证明保罗的这话所指的就是基督教的教皇。保罗说敌基督的人将坐在神的圣殿里(帖后2:4)。圣灵在另一处经文中,在安提阿古(An tiochus)身上向我们描述敌基督的样式。他说敌基督做王时将说许多自夸以及亵渎神的话(但7:25;启3:10,13:5)。我们以此推论这是在人的灵魂上,而不是在人身体上的专制,因这权势抵挡基督属灵的国度。其次,保罗告诉我们这专制将不会除掉基督或教会的名义,而是将伪装基督的样式隐藏在教会的名义底下,就如在面具之下从新约教会的一开始到如今,一切的异端和旁门都属于敌基督的国度。然而,当保罗用这话预言将来的背道时(帖后2:3),他的意思是:当教会发生普世性的背道时,这可憎恶的国度同时将得以建立,虽然许多被分散的信徒将在真道的合一之下持守到底。保罗接着说,在他自己的时代,敌基督以那不法的隐意开始实行它的事工(帖后2:7),且它之后将公开地完成这工,他的这话告诉我们这灾难不是一个人开始的,将来也不会只有一个人完成这工。他这样描述敌基督的人,即他将夺去神的尊荣,为了自己抢夺这尊荣(帖后2:4)。因此,当我们寻找敌基督的人时,这必须是我们最主要的考虑,特别是因这骄傲引致公然分散主的教会。既然罗马教皇无耻地将唯独属神和基督的权柄当作属于自己是显而易见的事,那么我们就应当毫不怀疑地相信他就是那可憎恶的统治者。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一 认识创造天地万物的神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二 全集 在基督里认识神是救赎者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三 全集 我们领受基督之恩的方式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三/102 第24章 神的呼召证明祂的拣选;并且恶人应得神所预定他们公正的灭亡 (3.24.6-11) (本课更正了原来文字上的错误)

第四卷: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01 第1章 真教会是一切敬虔之人的母亲(4.1.1-4)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02 第1章 真教会是一切敬虔之人的母亲(4.1.5-6)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03 第1章 真教会是一切敬虔之人的母亲 (4.1.7-9)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04 第1章 真教会是一切敬虔之人的母亲(4.1.10-16)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05 第1章 真教会是一切敬虔之人的母亲(4.1.17-22)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06 第1章 真教会是一切敬虔之人的母亲(4.1.23-29)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07 第2章 比较真假教会(4.2.1-6)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08 第2章 比较真假教会(4.2.7-9)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09 第2章 比较真假教会(4.2.10-12)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10 第3章 教师和牧师的资格以及职份为何(4.3.1-3)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11 第3章 教师和牧师的资格以及职份为何(4.3.4-9)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12 第3章 教师和牧师的资格以及职份为何(4.3.10-14)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13 第3章 教师和牧师的资格以及职份为何(4.3.15-16)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14 第4章 古时教会的光景、未有天主教前的行政 (4.4.1-4)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15 第4章  古时教会的光景、未有天主教前的行政 (4.4.5-9)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16 第4章 古时教会的光景、未有天主教前的行政(4.4.10-15)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17 第5章  天主教的专制完全推翻了古时教会的行政(4.5.1-3)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18 第5章 天主教的专制完全推翻了古时教会的行政(4.5.4-7)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19 第5章 天主教的专制完全推翻了古时教会的行政(4.5.8-10)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18 第5章 天主教的专制完全推翻了古时教会的行政(4.5.4-7)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19 第5章 天主教的专制完全推翻了古时教会的行政(4.5.8-10)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20 第5章 天主教的专制完全推翻了古时教会的行政(4.5.11-14)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21 第5章 天主教的专制完全推翻了古时教会的行政(4.5.15-19)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22 第6章 罗马教区的首要性(4.6.1-4)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23 第6章 罗马教区的首要性(4.6.5-7)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24 第6章 罗马教区的首要性(4.6.8-10)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25 第6章 罗马教区的首要性(4.6.11-13)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27 第6章 罗马教区的首要性(4.6.16-17)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28 第7章 罗马教宗制度的来源,及发展到压制教会(4.7.1-4)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29 第7章 罗马教宗制度的来源,及发展到压制教会(4.7.5-10)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30 第7章 罗马教宗制度的来源,及发展到压制教会(4.7.11-16)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31 第7章 罗马教宗制度的来源,及发展到压制教会(4.7.17-18)

《基督教要义》朗读 |卷四/32 第7章 罗马教宗制度的来源,及发展到压制教会(4.7.19-22)

特别提醒:平台的一切广告都是腾讯系统随机显示,与平台的信仰立场毫无关系,面对世界上的各种广告,读者一定要留意辨别。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57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