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时评丨看完贺建奎、羽凡吸毒和蒋劲夫家暴的头条——我们的底线并不是用来踩的

福音时评丨看完贺建奎、羽凡吸毒和蒋劲夫家暴的头条——我们的底线并不是用来踩的

2018年还有不到一个月了,而这个年底,格外的热闹。新闻头条版面都不够用了,为了上头条,大家也是费心了。

——11月26日,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基因编辑双胞胎女孩近日在中国健康诞生。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消息一经公布引起巨大震动。

——11月28日下午,胡海泉在微博上向自己的好兄弟陈羽凡发出了这一连串“为什么”。坐实了26日吸毒被抓的陈某人就是陈羽凡。

——11月28日,据日本TBS电视台报道,蒋劲夫现身日本巢鴨署自首,戴着口罩和帽子的他包裹严实,一言不发。据悉,蒋劲夫向日本警方承认了涉嫌施暴的指控。

......这一波波的,吃瓜群众也是目不暇接啊。

这样的三则新闻,一个关于科学家,一个关于歌手,一个关于演员。报道事件也完全不相关,一个是基因编辑,一个是吸毒,一个是家暴。

这样的三则新闻,引发了如此广泛的讨论,我想很重要的一点,他们都踩到了我们所谓的那根看不见的底线。

一、

首先,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这个事情,在全世界发达国家都是禁区,而我们的科学家就是敢为天下先,奋勇向前。但如此高风险的实验,成了流芳百世,败了遗臭万年?这个赌局,现在还不知道结果会如何。现在看来,网络上从专家到百姓,普遍是否定的,质疑的。

在我们这个国度里,转基因一直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各种专家,民科,明星,各执一词,无限的争吵。最苦的是老百姓,望着超市里的便宜的转基因大豆油,就是不敢买。孩子打的转基因疫苗,有疑虑,但不得不打。到底改相信谁,真是令人头疼的事儿。

所以,我们连转基因作物都这么紧张嘻嘻的,突然冒出来基因编辑的人类,可想而知人们的恐慌。

以往,我们只在美国科幻片里见过的超级人类,现在真的被改造出来了,想想真是有点怕怕的。

历史上,改造人类,也不是没有先例。二战期间,纳粹已经这么干过了,只是那个年代还没有基因编辑的技术。

纳粹党卫军头目希姆莱成立了一个秘密机构 ——“生命之泉”,目的是繁育出源源不断的“纯种雅利安人”。用他们的标准,挑选最优秀的男性,再选出最优秀的女性,就这样搭配让他们生孩子,然后再对出生的孩子进行一番筛选,从而择优培养出最强人类。

结局当然是悲催的,随着盟军攻占德国,这个秘密机构大白于天下,而这最初的超级人类的命运,就真的是不堪回首了。

一直以来,什么样的人才会在“人”还没有形成的阶段就开始进行干预呢?直到如今,这种对人类提前设计、干预就不被人们接受。未来会怎么样,我们不知道,但是当下,这是我们的底线。

而基督徒可能就更是如此立场了。我们的设计师就只能是上帝,我们总是愿意相信,他的创造是最好的。先天设计和后天培养完全不是一回事。一个风险完全没有办法预估的技术,人类勇敢的跨出这一步,是福是祸,我们现在要拭目以待了。

二、

艺人吸毒,早就算不上新闻了。但是我们每次还是会惊呼,为什么他也吸毒啊?这么多艺人吸毒,从小鲜肉,到老腊肉,都没停过,年年有余,层出不穷。这似乎在向我们传达,娱乐圈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不敢做的。

毒品,这个给中华大地带来无限伤痛的东西,相信在我们这块土地上,未来很长的时间里,都是不可能合法化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可是柯震东不知,房祖名不知,尹相杰不知…陈羽凡也不知。

为什么我们这么厌恶毒品?想来也许因为我们都是普通百姓,随便一点点,都足以毁掉一个家庭。把人变成鬼,只要一点点就可以了。

明星算高收入群体,吸毒这点钱不算什么。但这犯法啊大哥,明星岂是法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