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小说连载丨至暗时刻的爱:神的爱医治了我的抑郁症(下)

福音小说连载丨至暗时刻的爱:神的爱医治了我的抑郁症(下)

转眼第六年,安娜感到某部分的自我完全的永远的消失了。

某天夜里,当快要死去的感觉再次袭来时,安娜突然第一次犹豫地从床上坐起来,思量要不要继续独自承受。

两个多小时后之后,安娜做出了一个决定:她径直走向父母房间。当时是夏天,父母的房间门并没有锁,她走了进去,轻轻唤醒他们,告诉他们,她又疼了,真的很疼。

离开大学之后,安娜和爸爸妈妈之间有将近10多年的隔阂,期间安娜都在恋爱和工作,独自奔赴美国香港学习,自认为洋气并且闪闪发光,然而当郁躁症突然来袭,之前所有仿佛海市蜃楼轰然倒塌时,安娜的爸爸妈妈毫无芥蒂的没有犹豫的重新接纳了安娜。随着安娜的恢复越来越看不到尽头,爸爸妈妈开始逐渐能感受得到安娜童年时隐匿起来的疼痛和伤痕,爸爸妈妈变得像对待小时候的安娜般无条件的爱与包容。

安娜来到爸爸妈妈房间,和爸爸妈妈双手紧握,安娜开始能够真诚地表达,对于自己生病期间这若干年,对父母造成的负担的愧疚、担心和难过,安娜紧紧依偎在父母身边,身心仿佛回到了孩童时代,感到许久未有的安全和放松,内心逐渐又有很深很深的平安的感受,脑核的疼痛也消退了。

在安娜因为郁躁症深深感到生命不久的时候,安娜的爸爸妈妈用体温守护着她。

福瑞斯特和安娜的朋友家人陪伴着安娜。

当安娜对外界逐渐恢复知觉和反应的时候,当她意识到她对福瑞斯特说了那三个字以后,她害怕的推开了福瑞斯特。

“当我越有名声我就越害怕被名声连累。”

“因为我原本活着的意义,我的本心,并不追求那些。那些都只是我在期待被好好爱着的路上的收获与所得。”

“我生命里所有想要的,不过就是被好好的爱着。”

“福瑞斯特是迄今为止唯一爱着我的敏感的男人。”

“而我的敏感是我性格里不可回避的,无比真实的部分。”

安娜在她的私人笔记本里写道。

“所有的奖杯,最后都会被扔进垃圾桶里。说实话,我不在乎。”

“你不要以为我把你当成疾病时的稻草。我没有。”

“你不要以为我是病了才会依赖你,是疾病让我能够在喧闹里看清楚我的心。”

安娜在心里对福瑞斯特说。

人们会说她的疾病是公主病,吃不起苦。

或许可能还会有更多更糟糕的误解。

“不可否认,若非真实经历过,从他们的角度这么看这么想都是能够理解的。”

安娜在她的私人日记本里写道。

福瑞斯特在为他的全球演讲忙碌。

细心敏感如福瑞斯特竟然没有发现安娜的最近的画里流露剧烈不安的情感倾向,这已经不仅仅是忧郁,而是强烈的危险,紧张,不安,焦虑,焦急,局促,危险,尖锐,动荡等等,从未在安娜的画作里出现过的,种种戏剧性的矛盾与夸张,充斥了她最近的画作,甚至将要冲破画框。

安娜在这幅画里加入了一张邦迪胶布。

福瑞斯特竟然没有察觉。

安娜的照片里出现了两支颜色深浅不一的蓝色颜料,却没有出现红色,然而画面里一再出现大面积的红色——这到底是红色的颜料还是安娜的血迹?即使不是安娜自己的血迹,这也是一种只有鲜血才能够呈现的支离破碎的不堪撕扯的疼痛,仿佛残肢断臂般痛楚的感觉?

福瑞斯特在为他的全球演讲忙碌,丝毫没有察觉安娜这幅画中大量明显的不安全感。

安娜的两位同学看到她的画作后立即给她打了电话。

郁躁症和忧郁症的病人从重症转成中度或者轻度时候,病人的自杀率往往最高,因为他/她们接受不了之后的自己。

过去两年福瑞斯特多了许多白发,也就是在这两年,他每时每刻回复安娜的消息,因为他知道此时他于安娜可能是一根救命的稻草,无论如何,出于人道主义也好,出于他对安娜的爱和关怀的心也好,出于他本身的责任感也好,他都觉得他无法放心让安娜独自一人。

那一天在伦敦结束演讲之后飞赴纽约,纽约演讲结束后,福瑞斯特回到行政套房,他突然回想起最近安娜的抽象画,突然之间发现了她未曾用言语表达的剧烈的情感。

他突然能够强烈感受到安娜在压抑她对他的爱创作,并为此隐藏了泪水。

当福瑞斯特再次看到这幅创作的时候,两种深浅不一的蓝色如锯齿般错落陈列,仿佛黑狗时刻啃噬和侵蚀安娜的心智和躯体。福瑞斯特想起安娜说她会感到全身背负千斤的重担,无法站立。福瑞斯特瞬间理解了安娜,在那一刻,他的眼泪没能禁住掉落下来。

福瑞斯特回纽约之后安娜无法再提笔画画。安娜感到自己无法再为情感作画,送走了所有的画,随后把大部分时间都留给上海的教会全心侍奉。

“其实我并不知道自己是否配得到你的恩典与赦免,但还是很谢谢你。”安娜独自在教堂里祷告低语。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安娜有天发现福瑞斯特已经在地球另一端陪伴了她整整七年。

她开始不再害怕这个梦魇般的数字。

敏感的多愁善感的安娜还是会经常焦虑,还是会每天有可能会死掉的恐惧,还是会有无止尽的身体痛,会恐惧福瑞斯特是否会突然离开她,她的世界是否会像曾经发生过的那样完完全全的崩溃坍塌,然而这一切似乎都并未发生。

福瑞斯特也从未对安娜说过永远爱你这类俗气的话。安娜终于明白,她能够紧紧抓住的安全感,其实,只是每天的每天,好好的努力的生活,好好的努力的去爱,爱上帝,爱自己,爱她身边的每个人。

她所能做的仅仅只是这些。

神的爱再也没有离开过安娜。

十多年后安娜撰写的书籍出版了。

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安娜对于镁光灯和人们的反应很淡漠。经历了多年苦难的洗礼,安娜已经懂得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从神而来,安娜将荣耀都归回给了神。

福瑞斯特在演讲台下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安娜。

安娜紧张的在人群里找寻福瑞斯特,突然与他的目光相碰触,安娜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她记起了灵修圣经读到的:天使以人的形象出现在信神的人的生命里。

十多年里,神的爱,福瑞斯特,安娜的好友们,安娜的爸爸妈妈和家人,从未离开她。

安娜的容貌已经逝去,但福瑞斯特像他第一次见到安娜时那样深深的深深的爱慕她。


(完)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56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