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基督徒“小人物”的朴素见证:最初耻于福音,最终再次回到主里面

一个基督徒“小人物”的朴素见证:最初耻于福音,最终再次回到主里面

笔者注:

本文是改革开放40年一系列基督徒小人物见证的其中之一。在当前的基督教文化广场上,人们热衷于评论和探讨基督教名人的故事,却忽略了基督的教会的大部分是众多平凡的小人物组成。我们将长期的把平凡的基督徒平民的故事分享给读者,让读者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过去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一起成长的真实轨迹。

于大友是山东人,在泰山脚下长大,他今年40岁,1978年出生,他出生的地方离着耶稣家庭的本部很近,他的基督教信仰,在某种宽泛的意义上讲,是受到了传统的耶稣家庭的影响,有种保守和灵恩的底色。

于大友受益于改革开放以来的基础教育的普及化,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他是很聪明的一个男孩,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也热爱课外活动,特别是小手工活,他能把木头条做成一把剑,上面刻上女生的名字,在念初中的时候,一群男孩子就随他,跟他学习如何把木条做成剑的形状然后刻上女生的名字。

初中后,于大友没有考上高中,不是因为成绩不好,而是因为山东人口众多,除非极端优秀,否则即使成绩很好,也很难进入高中。当时流行女生读卫校,男生读中专学技术,不过这也只是家境颇好的学生的专利,他家里有个弟弟,一般而言,老大都会去打工,老二去读书。

初中毕业之后,于大友去了济南的一个建筑工地,做小工,搬砖,推小车,有三年的时间,他在济南的各个工地留下了汗水和泪水,身体也强壮起来,之后家里给相亲,介绍了一个温婉大方的隔壁村的女孩。在当地相亲的情况是,只要女方觉得男孩可以,男的就会认为可以,相亲就是女挑男,男的娶媳妇困难,没资格乱挑。但幸运的是,这个女孩就是自己心仪的类型。

接下来的几年里,于大友开始恋爱了,开始享受了被人关心的感觉。女孩给他做衣服,做鞋子,他们也住在了一起。这个时候,于大友的母亲是基督徒,父亲不是,于大友也不愿意,因为基督徒在当地普遍被人瞧不起,被认为是“有病的”。确实,于大友的母亲性格懦弱,经常被于大友的父亲暴打。当于大友父亲暴打他母亲的时候,小时候的于大友也只有在一边看着的份,也不敢为母亲主张权利。当在济南打工回来的时候,他的父亲就不敢再打他的母亲了,因为于大友会一脚把父亲踹开,他的父亲发现儿子长大了,敢为了母亲打自己了,心里五味杂陈,也就不说什么了,但还是时常的痛骂于大友的母亲。

于大友心疼母亲,后来决定不外出打工,在家学了货车驾照,在附近的煤矿拉煤,晚上回家。在于大友和未婚妻订婚两年后,两家开始商量婚事了,于大友很能干,家里修建了一处房子,作为自己的婚房,于大友也很热爱未婚妻,经常去她家干农活,去吃饭。

但让于大友觉得愤怒的是,母亲所在的教会的传道人对于大友的母亲说,结婚时不能按照迷信的做法,要按照基督教的做法,不能放鞭炮,不能在婚礼上有龙的图案,不能拜天地,要拜上帝。

于大友的母亲就托媒人去咨询女方家里可否按照基督教的去迷信化方式办婚礼,没想到女方家一口反对,理由是太丢人,神经病,所有人家结婚都是按照传统,吹吹打打,热闹非凡,自己的女儿出嫁不求更好,只求和别人家同等就行,甚至差一点也行,但是绝对不能不伦不类,违反公序良俗,不能按照耶稣教的方式。

这本来是商量性质的,但是传道人觉得尊严受辱,于是开始一味强调基督教的排他性,认为最好的是基督教的婚礼方式。几轮商议下来,女方家庭厌烦了于大友家里的事情多,于大友的父亲再一次打了于大友的母亲。村里开始传言,于大友母亲信了邪,要阻止儿子结婚。于大友的母亲百般委屈,无从辩解,媒人沟通能力差,也没迅速解开这个疙瘩。

在一个下雪很大的冬天,于大友的母亲为自己的儿子结不成婚,揽过了所有的责任,认为是自己信耶稣,女方家不接受,害的儿子可能结不了婚,于是喝药死去。于大友当晚回家的时候,发现母亲不在家,父亲喝了酒已经睡觉了,弟弟则在镇上读书没有回家。于是出去找母亲。刚开始并不着急,但是附近邻居和亲戚家都找遍了,还找不到,已经到了晚上十点的时候,于大友真的着急了。

第二天,在村子外面的教堂里,发现了抱着十字架喝药死去的母亲。

婚事作罢,于大友一个人拿着几百块钱去了深圳。因为他听说,南方机会多,好找工作。这是一个春节前,于大友在广州火车站下车后,在火车站附近看到了招工的小牌子。他就去问管吃管住,能立刻到岗的工作,劳务中介让他放下行李,跟着自己去面试,他怕上当,就带着行李去了一家工厂。面试自己的人问了自己的情况,看了身份证,就决定留下他,就这样,他开始在深圳有了第一份工作、

这是2003年,对于于大友而言,这个是他在深圳的第一份工作,只要管吃管住就行,这是一个香港人的工厂,加工出口玩具的。他的工资是600,当时说好管吃管住,一个月600,扣第一个月工资。他做到了第二个月的时候,车间主任就给他说,正常的普工是1300一个月,他刚去,工厂认为通常情况下他会留不住,所以工资低,而且怀疑他刚出来打工,可能不适应工厂作业。但是目前看他迅速的适应了工作环境,决定第二个月就涨为1300,并且希望他能长期留下来。

于大友很感激车间主任,他在这间工厂做了半年,赚的前买了一部蓝屏手机,然后给父亲寄了回去,让父亲给弟弟读书用。老家没有电话,于大友攒了钱买了手机后给邻居有电话的打回去了电话,让告诉父亲自己一切安好,找到了工作。邻居说,我把你父亲叫来,你给他说吧。

电话那端,父亲不停地骂自己不懂事,离家出走,但是还是很关心于大友,也问他的情况,不断的告诉他,南方人很坏,要小心不要上当。于大友说,自己会注意的。

过了没多久,香港的老板和车间主任来找自己谈心,嘘寒问暖,这都让于大友感激,认为自己命好,遇到的南方人不都是骗子,还有好人。之后车间主任说他们是基督徒,邀请于大友跟他们去梅林教堂做礼拜。

于大友心里突然难受,他对基督教是难以言说的痛,自己母亲是基督徒,自己也算是基督徒,因为受洗过,也参加过主日学,但婚礼的事让他觉得基督教很可怕。但是,一个人在广州,老板是基督徒,邀请自己,那就跟着去吧。但是他心里打定了主意,近期内要找个别的工作,离开这群好心的基督徒。

不久,于大友离开了这里,去了东莞,找到了一家做音响设备的小作坊,在那里上班。工资也高了起来,他认为能学到手艺,能懂电子设备。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群世俗的人,没有基督徒。这里上班,他结交到了一群好朋友,他也开始频繁出去吃地摊,喝酒,成了一个普通快乐、不去想明天的打工者。

于大友心灵手巧,没多久,就学会了做音响设备所需要的一切手艺,老板也开始器重他。在东莞,他是很开心的,他开始积累存款,开始有了自信,开始闲暇时间也坐公交车去到处游玩,知识和见识都一起增长。

2008年,经济危机的时候,他的那间小作坊,外贸和内贸的订单减少很多,老板说自己要转行了,大家吃顿饭各自谋求前途吧。于大友开始慌张了,他原本以为这样的状态能持续一辈子,很开心。但是他却不知道人生原来具有那么多的不确定性。于是他去了深圳,于大友是很能拼的,找了几家工厂,发现不怎么理想。但是每日花销却不少,特别是吃饭上。于是自己买了做煎饼果子的二手设备,开始在工厂附近卖煎饼果子。

他学做煎饼果子的技术和买设备,一共花了2500元,是个山东老乡教给他的,他学了几个小时,似乎学会了。就开始按照小本上记载的,去买材料,回家自己做了几个,觉得色香味都可以,就去摆摊了。早上生意还可以,围上来很多人,但是他做的颜色和别人不一样,太黄太深色。他急出了一身汗,但还是卖出去了很多。中午他就去问了师傅,师傅说你这是色素添加剂没调好,重新教给他调的比例和方法,之后他就正式开始了卖煎饼果子的生活。

在众多的顾客中,他发现每天有个广东清远籍的女工,清新脱俗,很干练,经常来买他的煎饼果子。于大友要了这个女工的QQ号,晚上没事的时候就跟她聊天,男女之间聊久了就会有感情,他们就是如此。时间不久,这个叫彭秀丽的女工开始免费每天来拿煎饼果子吃,晚上的时候彭秀丽有时也和于大友一起出去玩。

有一次,他们去深圳观澜附近的一间大超市,买了六个蛋挞,交钱出来的门口营业员送给他一张奖券,说他们中奖了,是600元钱,只需要再花200,就能买门口柜台的玉器小饰品了。彭秀丽看到柜台有个十字架的小玉器,就爱不释手,很喜欢。于大友立刻的掏出200元,加上价值600元的奖券,买了这个玉十字架。

他们就开开心心的坐公交车回去,到站了下车后,彭秀丽大叫起来,说玉十字架丢了。他们找了全身,都找不到。彭秀丽哭了起来,心里想刚买的值800元的玉十字架就这样不见了,很心疼。于大友安慰她说:“没事,赚了钱再买。”

于大友第二天一个人去那个超市门口,在柜台上发现没十字架形状的了,都是观音的了。他就去梅林教堂去买十字架挂饰。他发现,梅林教堂很美很大,他在门口的一个叫磐石书屋的基督教书店,花了50多,买了个玉石的十字架,挂绳质量很好。突然他想去看看梅林教堂里面。

在里面,他突然发现了彭秀丽在教堂内部的十字架下面的长椅上祷告,教堂内部放着让心回归的音乐,彭秀丽瘦弱的身影,在巨大的十字架下显得神圣非凡。他的心被这种敬虔和意料之外的美,紧压到了。

后来他知道,彭秀丽是个基督徒姐妹,母亲都是传道人,但彭秀丽并不热衷于见人就给对方传福音,而是活泼开放的保持朋友关系,让自己的行为打动对方。对方信主,她就高兴,对方暂时不信,她就和主一起等待。

在梅林教堂外面,他俩开始说起来,他把自己对基督教的看法告诉了彭秀丽,说自己也是基督徒,但一直耻于对外宣称,怕别人笑话自己是神经病。彭秀丽告诉他,基督徒是心灵的力量,不总是外在的形式,在人群里,要会变通,也是可以不祷告就吃饭的,为的是给不信主的一种方便和舒适感,基督徒要为了别人着想。

接下来的几年里,于大友和彭秀丽爱情进展很多,于大友继续卖煎饼果子,彭秀丽上班做品控员工,晚上两个人一起看圣经,彭秀丽给于大友讲圣经里的故事,于大友有很多次想抱住彭秀丽一起睡觉,彭秀丽都是只允许于大友牵自己的手和亲一下额头。

后来,他们在清远的彭秀丽的老家举行了基督教婚礼,婚礼上彭秀丽一袭租来的白婚纱,让于大友觉得美好善良,心里满意十足。在山东老家举办了传统的婚礼。他们在济南开了家家电维修店,于大友维修家电,大部分时间是上门维修,彭秀丽守店卖小家电,一有时间就学习良友电台的圣经课程,他们也经常的跟人分享福音。

现在他们有个四岁的女儿,女儿可爱非凡,童声稚嫩,经常在店门的街上唱赞美诗,引得邻居都赞赏,于大友一看到这种场景,就感谢上帝!

后记:

于大友是我的一个朋友,这是他的40年的人生经历,最初耻于福音,因为第一次谈婚论嫁时村里的传道人的僵硬保守给他造成了伤害,母亲含恨喝药自杀。他自己则远赴深圳逃避,最后收获了爱情和婚姻,在深圳这个改革开放最大的成果城市里,他认识了彭秀丽和一群自由活泼开放的基督徒,他终于感恩上帝,再次回到了主里面,也积极地用人生所有的力量,见证主。他作为最普通的基督徒小人物,经历似乎不值得一提,但却是坎坷心路,有主引导。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56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