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逝世,他的武侠世界离真实的侠义有多远?

金庸逝世,他的武侠世界离真实的侠义有多远?

昨晚,多家平台转述香港媒体的消息,10月30日下午,一代武侠小说作家金庸(原名:查良镛)于香港养和医院病逝,终年94岁,引起无数华人关注。

的确,“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的这一连串的武侠小说对于我们大众的影响简直太大了: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天龙八部、倚天屠龙记、鹿鼎记......这些都被翻拍过多少遍了,但每剧必追。

每个孩子内心都有一个武侠梦,飞檐走壁,上天入地,策马奔腾,快意恩仇。

想象着长大了:
要像郭靖一样保家卫国,
要像杨过一样为爱执着,
要像乔峰一样万丈豪情,
要像无忌一样天下第一,
要像小宝一样“富(zuo)可(yong)敌(you)国(bao)”

可是,长大了才发现,原来那些盖世神功都是假的:
原来降龙十八掌只有手掌没有龙;
原来太极是锻炼身体的:
原来水上行走只有耶稣才可以;
原来没有什么点穴大法;
原来人是真的不会飞。

不得不佩服金庸先生的旷世奇才,对对武功秘籍的描写可谓是精彩万分,就这一点那不是古龙可以比的。例如亢龙有悔,黯然销魂掌,凌波微步,六脉神剑,兼具实用和观赏价值。

再长大一点,发现那个世界的武侠故事也是假的:
根本没有射雕的郭靖,
没有断臂的杨过,
没有天下无敌的乔峰,
没有武林第一的张无忌,
更没有鹿鼎公韦小宝。

但金庸先生在人物塑造方面在同行中也是无出其右的。小时最喜欢古龙笔下的小李飞刀李寻欢,重情重义,风流倜傥,一身正气。但从来没有觉得,那是真实存在的人物。金庸武侠则不同,虚实结合,人物刻画饱满,很长一段时间,一直以为郭靖,乔峰都是真人真事。

再后来,有人说,金庸的小说很多是抄袭的:
段誉抄袭贾宝玉;
笑傲江湖抄袭基督山伯爵;
郭靖黄蓉抄袭罗密欧与朱丽叶;
雪山飞狐抄袭罗生门……
但是文学上借鉴还是抄袭也没个标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记得大学一位老师说,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不会抄,抄的精彩,也能抄出一片精彩人生。虽然我不同意老师的说法,但是按照老师的理论,不较真的话,没人会觉得金庸先生抄袭,顶多算是借鉴吧。

最后发现,那些迷人的历史也是假的:
原来汉人没有那么无耻,
原来蒙古人没有那么善良,
原来契丹没有那么仁义,
原来朱元璋没有那么弱智,
原来康熙没有那么仁慈。

有人说,金庸先生这么写,是为中华民族大融合作贡献,不过确实有些牵强。在《天龙八部》中金庸把契丹人萧峰描写成超级英雄形象,把汉族人描述成为种族主义的弱智。还着重笔墨描写宋兵跑到契丹的地方屠杀抢劫契丹平民。真实的历史是怎样的,我们动动脚趾头也知道。这就好像在说,二战期间,中国人跑到日本烧杀抢掠一样。契丹人是如何残害我们的妇女儿童的,历史书中写的清清楚楚。

在《天龙八部》中金庸把契丹人萧峰描写成超级英雄形象,把汉族人描述成为种族主义的弱智。还着重笔墨描写宋兵跑到契丹的地方屠杀抢劫契丹平民。真实的历史是怎样的,我们动动脚趾头也知道。这就好像在说,二战期间,中国人跑到日本烧杀抢掠一样。契丹人是如何残害我们的妇女儿童的,历史书中写的清清楚楚。

在《射雕英雄传》里,不惜笔墨反复强调蒙古人如何纯朴善良,只有汉人才搞阴谋诡计。例如郭靖母女逃到草原,蒙古人善良地收养了他们。实际上在那个时代,蒙古部落之残忍,是令人闻之色变的。

金庸写草原,就一定是浪漫的味道,箫峰厌恶汉人尔虞我诈,就跑到草原去打猎,无忧无虑。其实草原根本就是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世界。游牧民族之好杀戮,就连圣经也毫不避讳,动辄杀灭一族,男女老幼,一个不留。

在《射雕英雄传》中,王重阳和他的全真派,是武林正宗,王重阳被尊称为中神通,是第一次华山论剑时的天下第一。书中,王重阳和他的全真派,都是民族英雄,以反抗金朝统治为己任。为了天下苍生,终身未娶,是真正意义上有民族气节的大英雄。不过,在真实的历史上,王重阳和他的全真派却是另一番景象。几乎没有气节可言,一切为了生存,一切为了发展,气节这是个好东西,可惜全真派没有。

到了《碧血剑》里,贬低明朝的论调非常明显,崇祯完全被描述成了一个昏君,最大的爱好就是杀忠臣和砍女儿手臂。说实话,痛贬明朝并没有什么不妥的,明朝真就没有几个拿的出手的皇帝。但是,金庸将明朝灭亡归功于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明朝亡于谁之手,不提东林党,算不算是对历史的刻意歪曲呢?我想,很多人厌恶明朝太监,应该都是从金庸先生描写的魏忠贤开始的吧。

读过《鹿鼎记》的人应该会对吴六奇这个名字有印象。在书中,吴六奇是一位慷慨豪侠、潜伏敌后的抗清义士。但事实上,吴六奇却是一个贪生怕死、叛国投敌的铁杆汉奸,投降后一直对清廷忠心耿耿。

这里我们必须说明一下,金庸先生,真名查良镛。海宁查家,这个大家都可以查的到,算是名门望族,在康熙年间更是辉煌,一门十进士,兄弟五翰林,随后在雍正年间差点灭门。

自此,查家远离朝政。这是否就解释了为什么在金庸的作品里,只有一个好皇帝就是康熙呢?并且将雍正写成生不出儿子的暴君,从金庸自己老家海宁领来一个好色昏君乾隆。金庸先生还真是爱憎分明,有人说这是故意颠倒是非,也有人说这是快意恩仇,还生动可爱呢。

《鹿鼎记》发生于满洲人入关不久之时,其时满人正到处圈地,奴役汉族百姓,大搞民族压迫……但金庸却借韦小宝之口,将其描述成社会安定和谐的盛世王朝。而韦小宝,这个康熙最好的朋友,竟然是扬州人,估计是个假扬州人,不然有谁会忘记清军扬州十日,屠杀80万扬州百姓。

金庸这样的设置,让了解真实历史的人,真的难以接受。

今天我们知道哪有什么“康乾盛世”,有的只是“欠糠盛世”。

小说在这个东西,本身虚构是没毛病的,但像金庸先生这样会不会,对喜欢看电视看小说的下一代,从小形成一个错误的历史观呢?因为金庸先生之才华,没办法让人以为那是假的,不少人都潜移默化的接受了小说描述的世界,以为那就是戏说后的历史。

笔者认为,金庸的武侠世界里,充满了所谓贵族精英主义,乔峰意气豪迈,因为体内流淌着契丹贵族的血液。段誉英姿飒爽,因为他是大理世子。张无忌侠肝义胆,因为他是张五侠的儿子。袁承志赤血丹心,因为他是大将袁崇焕之子。就算出生不好,也必遇高人指点。无名小辈令狐冲得风清扬真传。虚竹得无崖子全部内功。郭靖有众多师傅倾囊相授。

虽然也有靠自己的一路打怪升级的(相对而言,也都不是完全靠自己),前面的乔峰,中间的杨过,后面的韦小宝。但乔峰惨死,杨过退隐,小宝被康熙除名。

这就是金庸武侠世界里的一个规则:讲究出生,讲究师承,讲究机遇,如果这些都没有,还有最后韦小宝这条路可走。但是必须拥有韦小宝三大武器,一把削铁如泥的杀人匕首,一件刀枪不入的护身宝衣,一张臭不要脸胡说八道的嘴巴。

崇拜英雄的人,必然会喜欢金庸武侠。只是书中平民命如蝼蚁,如今细想,确实令人难过。

其实基督教也有自己的武侠小说,就是充斥教会的各类假见证。这才是让笔者感到心痛的,也是笔者最想说的。

假见证和金庸武侠里面的魔幻故事很类似啊,故事是魔幻的,人物是虚构的,名人是假借的,从头到尾,除了作见证的人是真的,全是假的。什么去过天堂,下过地狱,什么总理是基督徒,总理秘书也是基督徒等等一系列流传甚广假见证,令人目不暇接,神魂颠倒。

但假的终究是假的。除了能暂时打鸡血,还有什么价值可言呢?

和虚幻的武侠世界对立的,是耶稣用生命构建的现实真理社会:
耶稣不在乎出生,所以他生在木匠之家;
耶稣不在乎师承,他没有名师指导:
耶稣不用机缘巧合,一切都是他所命定的,没有什么巧合:
耶稣更不会胡说八道,他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他连撒谎都不会
——耶稣,他是我们真正的英雄,真正可以效法的榜样,一生年日虽短,没有半点虚假。

他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金庸先生说过,他所写的是他做不到的,常常侠义只能是我们心中的一个梦而已,因此悲剧的是“金庸式的伪善”常常是我们人类的通病。

如此看来,耶稣才真正配称为侠之大者——用自己的生命,拯救世间万人,用自己的鲜血谱写自己的故事。

但愿,我们更多认识耶稣。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56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