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师们喜欢讲道的原因,是否只是因为教牧关怀其实更难?

牧师们喜欢讲道的原因,是否只是因为教牧关怀其实更难?

大多数牧师真的擅长讲道吗?你会希望如此。

在最近的巴纳调查(Barna survey)调查中,57%的美国牧师给出了肯定的意见。

而对比去看看他们的会众(听众)的想法会很有意思。无论如何,讲道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事情:对某个人一篇直言不讳地触动心弦的讲道,可能对另一个人而言则毫无感觉而认为乏善可陈。

这项调查里最有趣的一个问题是,这些牧师们最喜欢的工作是什么?
——只有6%的牧师选择传福音,只有5%的牧师选择关怀照顾,而66%的牧师喜欢讲道。
(关于此调查的情况,可按此阅读)

诚然,我们应该谨慎从大型调查的数据筛选中轻易下结论,无论如何,基于问卷调查的研究并不十分善于深入研究人们的动机和人物特征。美国的情况也和英国各不相同,各地有自己的特殊性。尽管差异鲜明,但是通过调查还是会反映出一些现象来显露那些相当令人担忧的事情,特别是从那些葬送事奉工作的人身上所显露的情况,他们所勾勒出的画面让我们发现不论自己身处大西洋的哪一侧,情况都同样令人不安。

讲道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活动。在传统模式中,它需要数小时的准备,讲道人们需要在他(或她)自己的头脑里花费很多时间来思考怎么做好。然后这一切都发生在星期天的某个时刻,在10分钟到1小时的某种场景中,所有这些升华的智慧语言都会由讲道的人从考虑会众的切身利益的角度奔腾而出。这是一项单向的活动,倾向于演变形成讲道人个人的表现,而讲道人也因此处于孤立的位置,他们是以自己的方式在与会众建立联系。如果他们讲道时使用讲坛,那么象征意义更明确:他们被包围着保护起来并不接受批评。但即使他们不使用讲坛,效果也差不多。

在宣教的关系中,我们向那些不同意我们的人开放的接受挑战和质疑,而在牧养关怀中,我们身陷于人类混乱而复杂的现实生活中,这些与我们在讲坛在讲道时是完全不同的。在牧养关怀的时候我们会无法完全控制局面。我们得按照现场别人的实际情景进行沟通,而不是以我们的方式。我们还得对情况立即做出回应---从基督视角的回应,而不是能花费一个小时充裕的时间,进行评估与比较后再发表意见。我们变成不设防的了。

与教牧关怀相比,坦率地说,讲道更容易。

那么,在教会事奉中进行单独的研究生活,是否会比那些需要进行人与人之间互动的工作更有吸引力?或者说,对讲道的偏好,是否反映了当人们面对太多他们不能控制的无助局面的时候,他们更倾向于退回到他们可以控制的区域内?

这项调查的另一项调查结果可能是一个线索。当被问及他们对事工中什么感到沮丧时,35%的人提到冷漠的会众,27%的人认为教徒的精神成熟度低的。将这两个加在一起,数字非常接近于最喜欢讲道的牧师——66% ——虽然没有办法确认他们是否就是同一批人。

在这里也有另一件事需要担心。谁有权宣告,会众是无动于衷或精神成熟度低的?你究竟是怎么测量的?出勤率?圣经阅读的频率?祷告时间长短?奉献数量多少?事情远比这些要复杂得多。任何贸然在会众的精神成熟度上宣告的人最好都去做更多的了解。他们需要到会众家里去,和会众们坐在一起,与他们交谈,获得他们的信任并了解他们——进行教牧关怀,换句话说,去做只有5%的牧师说他们喜欢做的事。

现在的一些牧者,是否在闭门造车般的独自研究并构想一幅完美教会的景象,并指责他们的会众没有好好理解他们的思路?他们这个样子看起来让人很不舒服。

在我接受浸信会训练时,我的大学校长的一句话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你不论有多少次糟糕的布道,会众们都会原谅你;但如果当他生病的时候你不去看望他们,他们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我认为那句话里充满智慧。

这也是一种挑战今天众多牧师们如何看待自己的哲学。教牧关怀也许不是那么光鲜亮丽而吸引人,但却是真正的事工。



翻译:宋帆
编辑:S.I.

原文链接可
按此,本平台授权编译。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54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