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之伤||导致宗教界性侵频发的几个关键原因不可不防

性侵之伤||导致宗教界性侵频发的几个关键原因不可不防
最近性侵是个热门话题。之所以是热门是因为性侵是个普遍的现象,同时社会文化也造成了对性侵的隐藏,犯罪嫌疑人一般采取隐蔽的手段实施侵害,而受害者考虑社会影响给自己带来的可怕后果可能会隐藏自己的伤害。所以性侵一提出来,就成为大家的关注对象。

一、

在古代男权社会中包含着明目张胆的对女性的性侵害的文化。在中国的阴阳互补说中,采阴补阳成为男人延年益寿的手段,这里的阳就是男人,阴即女人,尤其幼女。在中国广泛流行的名著《黄帝内经》中提到人体的阴阳平衡机理“男为阳,女为阴,阴阳均平,以充其形,九候若一,命为平人。”也即是说人体的健康在于阴阳平衡,而保持平衡的手段就是男女互动。而在采阴补阳中,男子尤喜爱幼女、处女。中国古代的大寿星彭祖,据说“彭祖日御千女,而寿长八百”,这里的女即幼女,男子通过从与幼女的性行为来采阴补阳以达到长寿的目的,而且采的越多,寿命越长。

这虽然是古代思想的糟粕,但是在今天的社会中,却也有一席之地,不但如此,更可怕的是这种文化的造成的男权心理。将女人看做男人发泄的工具,而不是平等地看待两性关系,这是性侵女性的文化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还有处女情结。处女情结可以说是男权社会对女人的控制手段。女人没有地位,男人可以性侵女人,这样女人却又不能发声,因为一旦女人发声,失去处女的身份,就被认为是不干净之人,在婚姻选择上就会处于被动,从而被男人唾弃。而婚姻对于女人来说,却是生存的关键,没有婚姻,一个女人在古代社会是无法生存的。所以男人主导的处女文化,从一方面也限制了女性对性侵的反抗。

在圣经《旧约·列王记上》也记载了大卫对乌利亚的妻子实施的性侵。甚至在大卫王老迈的时候,他的大臣们为他寻找到书念的童女亚比煞侍寝,这都是男权社会的行为。

二、

比性侵更可怕的是,男权社会中男人主导了对淫乱的定义。在《约翰福音》中记载了耶稣与行淫被捉的妇女的故事。一群男性法利赛人和文士长老,抓到一个行淫被捉的女人,来问耶稣是不是要用石头打死她。在这一群人中,只有一个女人,就是那个要被石头砸死的女人,而其他人则是男性。虽然这个试探的目的是针对耶稣的母亲,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在耶稣时代的男权社会中,男人处于对女人淫乱的定义地位。这个女人可能在与她的情郎约会,也有可能是仅仅在隐蔽的地方与男性讲话,更有可能是被男性实施性侵,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长老和文士在这一事件中,定义了女人的淫乱行为,而这一定义中,男人只是一个女人淫乱的证据,却完全没有把他看成淫乱的发生原因,因此忽略了男人性侵这一说法。这造成男人对女人可以肆意妄为,而女人却不能发声反抗的男权文化。

在《创世纪》中记载了犹大与儿媳妇同寝的乱伦事件,在得知儿媳妇做妓女之后,犹大马上勃然大怒,扬言把她烧死,但是看到儿媳妇他玛出示的印和杖也就无语了。然而犹大受到怎样的惩罚,却不得而知。

《圣经·旧约》向我们展示的即是这样的男权社会,在男权社会中男人垄断了对女人纯洁的定义,这种文化一直延续到耶稣时代,甚至延续到今天。

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发达,在工作机会上男女趋于平等。经济的发展带来人口的大范围流动,婚姻半径随之扩大,过去建立在熟人社会中的婚姻市场逐渐崩溃,这样男人在婚姻市场中的主导地位丧失,女性反而有处于主导地位的可能,这样建立在处女情结之下的男人主导的婚姻结构逐渐崩溃。男女趋于平等,女生开始对男性对自己的不法侵害反抗和发声,虽然现代社会中性侵依然是个时有发生的事件,但是社会中女性更敢于使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三、

但是与现代社会的男女关系进步相反,仍有宗教机构依然试图维持社会的男权架构。

近期两条新闻成为爆点,一个是中国佛教某领导人性侵的举报,另一个是美国滨州天主教300神职人员对幼童的性侵起诉。不论是天主教还是佛教都是主张禁欲的宗教,发生这样的事,真是情理之外意料之中了。

情理之外是主张禁欲的宗教的犯罪却出现性侵的事。不论天主教还是佛教都把性行为看做罪恶之手,天主教对童贞女玛利亚的崇拜包含着对性的排斥,天主教神职人员一般是不结婚的,以童贞之躯侍奉上帝。而佛教同样如此,把女色看成开悟成佛的最大障碍,因此在《西游记》中,佛祖试探唐僧多用女色诱惑,因为这是人最难把握的。所以如此拒斥性行为、把性行为看做洪水猛兽的宗教却最喜欢洪水猛兽。而还是如此隐蔽和打着神圣的幌子。这是情理之外的。

回看历史却又在意料之中。据说当年慧能得到禅宗衣钵之后躲藏到南方,神秀则成为武则天的国师。后来神秀假意将慧能推荐给武则天,意在通过武则天将慧能的衣钵搞到手。于是武则天派人去请慧能,慧能担心安全问题拒绝出山,只能把衣钵交出。武则天得到衣钵之后,用问答的方式来决定衣钵的归属,于是召集各高僧大德到朝堂之上接受问话。武则天问的问题很简单,就是“你们有欲无欲”。神秀等众高僧回答“无欲”,只有智诜回答“有欲”。武则天问智诜“为何有欲?”智诜回答“生则有欲,不生则无欲!”武则天认为智诜很诚实,所以把衣钵传给智诜。

而中世纪早期,基督教的金钱观中把金钱视为洪水猛兽,认为世界的财富是获得永恒财富的最大障碍,属世的幸福是获取天堂永恒幸福的最大杀手,所以世福和永福是对立的。而为了获取永福,有些基督徒就走出世界,与世隔绝地在围墙之内过一种禁欲的生活,这就是修道院的兴起。修道院都设立了严格的规定,尤其严禁修道院内的僧侣触碰金钱。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经济不断发展,在金钱面前最先沦陷的依然是修道院,他们在中世纪中期时,储存了大量的财富和土地,获得了很高的政治特权,成为欧洲最奢侈和最富有也是最腐败的机构。

四、

回看今天宗教界的性侵原因,无疑与宗教教条对人性尤其是对性的否定有着密切的关系。当宗教把性看成罪恶,把发生性关系看成洪水猛兽的时候,并不能从根本上消除一个人的欲望,把性作为宗教禁忌并不意味着人对性的兴趣就会丧失,因为性是人天然具有的,所谓“生而有欲”便是如此。

把性看成必须避免的禁忌,从而把无欲看成神圣。试问谁能达到无欲?

正如武则天所言,说无欲实在不真诚。所以那些处于神圣地位的无欲之人,实在都有欲。但是无欲的神圣却成为他们发泄欲望的工具。因为神圣,所以成为信徒崇拜的对象,这样获得信徒的好感和服从,更有甚者他们打着神圣的语言,把性侵也美化成抵达天堂的神圣手段。

在发生性侵之后,宗教神职人员往往得到组织的庇护,因为神职人员的形象关乎组织形象,所以宗教组织要维护自己的神圣形象,所以必然庇护自己的神职人员,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宾州70多年来有三百神职人员性侵他人的原因所在。

不论这些神职人员有怎样的理由,无疑男权等级文化的影响都是关键因素之一。无论在中国男女双修背后采阴补阳的修行神学,还是国外的天主教的等级体制,都是男权家长制等级机构。正是这些男权家长等级的机构为他们提供了性侵的温床。中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理念,对师父的人身依附都是这种文化的反映。另一方面对神职人员的过度信任,以至于放弃自我的独立判断,这样就容易让神职人员的不当要求得逞。

男权家长制的等级结构,让信徒放弃自己的独立能力,而完全委身于宗教组织,是宗教神职人员性侵频发的关键因素之一。

小结:

今天的社会已经为两性提供了足够的职业岗位,同时城市也提供了一个摆脱传统伦理进入新文化的空间,为个体独立,摆脱宗教组织控制提供了可能,因此遇到性侵大胆反抗和发声,获取社会的支持,用法律的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才是正确对待不法侵害的方式。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53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