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龄化的机遇与基督教的误区

中国老龄化的机遇与基督教的误区

《现代快报》2018年6月12日报道了江苏老龄化的问题,江苏截止2017年60岁以上常驻老年人口1623.02万人,占总人口的20.20%。空巢老人占老人总数的52%。

江苏是全国较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省份,老龄化程度也是较高的省份,60岁以上老人总人口占比比全国高出2.9个百分点,而空巢老人占比则比全国高出0.7个百分点。

而与此同时,江苏的养老院设施则明显不足,每千名老人只有36张床位,这一比例远低于发达国家50-70%的水平。老龄化在不断加快,政府对养老院的各种配套设施予以支持,但是这一养老院紧张的床位近期很难缓解。

空巢老人的关怀,和养老院的床位,都是进入老龄化社会的热门话题,也是老龄化社会的必备服务和设施。

随着城市化的进一步深化,无论农村还是城市,人们工作的流动性加剧,异地工作成为普遍现象,老人子女可能因为工作关系而远离父母,这是造成空巢老人数量增加的关键原因。而城市因为公共设施和社会组织的配套相较农村有较大比重,因而农村的空巢老人对社会服务需求度更大。虽然总体而言空巢老人关怀无论城市还是农村都明显缺乏,但是农村显然更加急迫些。

农村相较城市较少的公共配置和村庄的分散性,让农村的空巢老人相对城市而言,获取的社会服务资源可能更少,这样农村老人在心理上可能更加孤独,更加需要安慰和照顾。

另一方面,在养老院床位比列上,农村同样因为城乡二元制的资源配置而更加紧张。另一方面农村老人因为观念的问题,进入养老院的意愿较城市要弱得多。农村老人的观念中,进养老院的人属于无儿无女或者子女不孝顺的老人,但凡有子女老人,一般丢不下这个面子,而宁肯守在家中。尤其是独居老人,心理的孤独可能更加强烈。

在社会资源配置不足,政策的公共资源又无法一步到位的情况下,无论城市还是农村的空巢老人需要照顾的紧迫性无疑为基督教发展带来机遇。基督教拥有大量的能提供志愿服务的信徒,并且在社会服务上也有做光做盐的意愿,在社会上彰显上帝的爱也是基督教的教义要求。

但是纵观基督教在当下社会中的影响,尤其是社会需求的回应上,与基督教的人数规模极不相称。养老院是教会喜欢办的传统社会公益项目,但是即使如此办养老院的教会也是凤毛麟角。与办养老院相比,对付出成本较少的空巢老人关怀也做的不多。与这些社会需要的公益服务相比,教会更关心的是如何向大众传播福音,正是传福音的驱动力,让基督教的发展只注重规模和数量,而忽视了社会服务和对自身信仰的见证,这样的结果就是基督教规模大影响小。

致这种结果的原因,也正是基督教不关注社会服务的原因,笔者认为包括如下几点,正是这几点让基督教教会的关注点离开了耶稣,离开了早期教会的发展理念。

第一,就是福音功利主义的观念。

这种功利主义类似于政治上的GDP主义,这种唯GDP至上的背后是政绩,可以观察到的政绩才能显示自己的成就,唯有自己的成绩才能获得升职和奖励。这种唯GDP的发展造成诸如生态环境污染,经济结构失调等社会经济问题。

基督教的福音功利主义观念,则是一切以传福音为动力,凡是有利于传福音的都是好的,凡是不利于传福音就不会被采纳。最极端的例子是汶川大地震期间,某些基督徒对受难者的救助以信耶稣为条件,这类似于信耶稣上天堂不信耶稣下地狱的口号。在这种功利主义观念之下,让更多的人走进教会,教会的规模和人头数量成为衡量一个教会成功与否的标准,所以想方设法,不择手段拉人入教,一切以人数的增加为目的。在这个目的的驱动下,社会服务诸如关怀空巢老人,环境保护,留守儿童关怀等活动,并不被看好,因为这不如去街头传福音效果明显。

正是这种以人头计数的福音功利主义,让教会很难产生社会影响,甚至产生了代际传递的危机。这和耶稣教导与早期教会的实践相差深远。耶稣教导人们要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左手做得不让右手知道。然而今天以传福音为目的的社会公益项目,唯恐人们不知道这是基督教做的。心灵和诚实地敬拜上帝则被教会规模和人头数量代替。教会更加关注教会之间的人数和规模的攀比,而不忽略了真正的福音。

其次,就是分别为圣的二元论思维。

耶稣说我的国不在这地上,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并不是说上帝和凯撒的对立。耶稣所有的教导都是阐明爱神和爱人的道理。做世上的光和盐并不是放在世界与上帝对立的架构中。

分别为圣的二元论,把教会看成圣把世界看成俗,以为只有进入教会才是获取救恩的唯一方式,将教会和教会之外的世界对立起来。错误地理解教会之外无救恩的意义。将教会看成世界的孤岛。

切莫忘记,教会也在世界中,也在俗世中。而教会更是见证上帝的团体,而不是一个发放救恩的唯一机构。在早期教会史上,教会是实践耶稣教导,做光做盐的机构,正是教会在罗马帝国瘟疫时期,在其它古老宗教唯恐避之不及之时,不畏感染风险挺身而出,不论基督徒还是异教徒都接到教会照顾,正是这种做光和盐的精神,让基督教征服罗马帝国,三百多年的时间,让基督徒从几百人增加到三千万人。

耶稣提出的他的国不在地上,意思是让我们因信仰上帝而超越俗世,独立于物质和权力,做一个人格独立的个体,坚持真理的尺度,而不是做一个只为获取救恩的人。

第三,就是对凯撒和上帝之间关系的错误理解。

传统教会把凯撒和上帝对立起来,认为世界属于凯撒,一切世界的行为都是爱凯撒而不爱上帝的行为。而忘记了凯撒并不是世界绝对的拥有者,他虽然是世俗的君主或者今天的世俗政府,但是并不意味他能管理一切。在凯撒之外还有一个广大的社会空间,尤其今天,社会空间扩展得更大,正是在这个社会空间,才是基督教发挥自己优越性的地方。传统教会把影响凯撒,影响国家政治看成上帝国的扩展,却真正忽略了上帝国从来没有萎缩过,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

当我们把上帝和凯撒对立起来,把凯撒变成世界的主,把上帝变成天堂的主,把凯撒变成基督徒就成为天堂胜利和基督教优越性的表现,那么我们是否忽略了夹在凯撒和上帝之间的个体呢?当我们把凯撒作为传福音的对象时,那些民众却把基督教抛弃了。

耶稣说舍下九十九羊去寻找那丢失的一只羊,这才是好牧人。那一只丢失的羊是凯撒吗?仅仅是本教会的信徒吗?还是社会上所有的个体呢?

结语

当下老龄化社会,空巢老人会越来越多,这为基督教发展提供了机遇,因为基督教的优势在于人数和教义,早期教会在人数极少的情况下,抓住每次社会危机,从而发展壮大了自己,将福音真正传在人的心里,将福音的种子洒在土里,而不是洒在石头上和沙漠里。

因此教会必须克服以上误区,进入社会,进入世界,做光做盐,为爱神爱人的信仰作美好的见证。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53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