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海与主同行31载的主仆王颂灵略传(3)

福音时报编者按:王颂灵于1929年7月30日出生在北京一个基督徒家庭,她在12岁那一年重生得救。当时有一位名叫徐复生的牧师到北方主领奋兴会,小颂灵也和大人们一起前去参加,就在这次聚会上,她说自己“遇见了主”,并许愿奉献给主。1958年的一个深夜,王颂灵因坚持信仰而被捕,此后在青海度过31年的监禁、劳改的生活,她却用基督的爱爱上了青海。

四、“主啊,不要落下我”

1950年夏天,王颂灵从燕京大学毕业,随即进入上海的中国基督教灵修院读神学。当时,中国著名的神学家贾玉铭牧师担任灵修院的院长,灵修院内有好几位享有盛名的牧师任教信仰纯正。

灵修院的校训是提摩太后书第二章15节:“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贾玉铭牧师与王颂灵的家庭一向有往来,王颂灵从小就认识这位主内长辈。王颂灵在上大学时,贾老牧师几次鼓励她毕业后到灵修院来读圣经。王颂灵在灵修学院中,得到很好的神学教导。

53年毕业后,贾玉铭留她在灵修院中任教。

在1951年至1953年左右,贾玉铭设立了一个清晨三时至五时的祷告会。是在全院师生规定的起床时间前,让师生们自愿参加的,王颂灵和宋天婴俩人寒暑无阻、每天清晨参加这个祷告会。

王颂灵很喜欢阅读,她注重看有关与主亲密交通的书籍和一些有属灵价值的圣徒传记。

王颂灵任教时与神学生们年龄相差无几,但她会关爱学生。在夏天暑假期间,留在校内的人不多,每天的夥食几乎都是同样的,一天王颂灵对同学说:“今天我请客,请每位可以选一样消暑的食物,或黄金瓜、或冰棒……。”给大家增添乐趣,师生们在爱中快乐。

在这期间,王颂灵的身体一直比较虚弱,她说:“那时院内好多弟兄姐妹都担负着许多的事工,非常的忙,在各处教堂里讲道领会,只有我不能做什么工,大多时间是留在院内祷告。”主藉着她使女体力上的虚弱,带领她进入内室祷告的事奉,(太六6、歌一4)在祈祷中与主的关系很亲近。王颂灵属灵生命日渐纯净、成长,对主的心意有很敏锐的响应。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神许可中国教会经历长时间的、浩大的“雨淋、水冲、风吹”(太七25)的试炼。凡是根基不立在基督这磐石上的,不管你在教会里地位多高,名声多大,结果就是摧枯拉朽般地倒塌下去。凡是持守主的真理,坚持跟随羔羊脚踪、走十字架道路的仆人、使女、信徒,先后遭受到了苦难深重的逼迫。在这期间,灵修院发生了分歧。

王颂灵在风雨四起的时候,为着求主保守自己和同工、学生们“心灵专诚向主,守住主所托付的真道不偏左右,不让世界杂垢玷污道路的纯正”,她迫切祷告,甚至不顾体力,有一次三天禁食祷告,不吃也不喝。

灵修院的另一位使女孙美芝,和王颂灵在心志上、道路上十分同心。孙美芝年长王颂灵六、七岁,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先是在复旦大学做学生福音工作,后来进入灵修院任教。她也是倾注了全身心的力量,通宵达旦地痛哭、泣诉在主前祷告。

两位使女心明眼亮、灵里清醒,知悉前面的争战,深知主耶稣就是“藉着死、败坏了那掌死权的魔鬼”,(来二14)她们也愿意把自己放在死的祭坛上,渴慕有份于基督的得胜,也有份于基督的荣耀。

接着王颂灵、孙美芝同时离开了灵修院宿舍,住到四川北路敏德坊。

1955年9月,当时全国开展“肃清一切暗藏的反革命分子运动”。有一位上海外国语学院的应届毕业生小杨姐妹,因在大学里带领基督徒学生团契,校方要定她为“暗藏的反革命分子”,几次三番地找小杨姐妹谈话,要她承认。但小杨姐妹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反革命,于是学校在她毕业时不分配工作。小杨姐妹的家在安徽,上海没有亲人,她又知道自己不能回安徽去增加家人的负担,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有主内姐妹要介绍她去一户上海人家里去当褓姆,先维持一下生活。

这件事被王颂灵、孙美芝知道了,她们不同意这样做,她俩决定为主的缘故接待这位爱主的小姐妹,她们也不怕因接待一位有“罪名”的青年而受牵连。

王孙两位使女是没有固定收入的,是凭信心度日的。她俩让小杨与她们同住一室、一齐吃饭,三人每天一同读经祷告。这样同住有半年多的时间,小杨姐妹看见她俩天天都备好一切行装,随时准备被捕入狱。

两位使女以主的爱接待小杨姐妹,对待小杨是温柔、谦卑又慈祥。但有一次,灵修院的贾玉铭院长来看望她们时,交谈中,小杨看见王颂灵、孙美芝生气动怒。许多年以后,小杨姐妹才明白原因,知道她们动的是义怒,因为这位长者竟劝阻她们走十字架的道路。

1956年5月小杨姐妹受聘到北京工作,离开了上海,离开了俩位亲爱的主内姐姐。但与王颂灵、孙美芝同住的半年多时间,小杨姐妹至今都深深觉得是神特别的恩典。俩位使女的身教言传,对她以后一生的事奉有极大的帮助。

1957年,王颂灵大学时熟悉的一些青年弟兄姐妹先后被捕入狱。1958年4月,王颂灵所尊敬的王明道先生夫妇在北京第二次被捕入狱。王颂灵原来所在的神学院也有同工被捕,各处各地不断传来主的仆人、使女被捕的消息。

在2003年初,王颂灵回忆到当时灵修院的情况时,她十分的痛惜,因为灵修院大有名望的负责人,她从小尊敬的师长竟失去了对主的信心,劝导王颂灵说:“我们鸡蛋怎么碰得过石头呢?”王颂灵沉痛地说:“他忘了主是磐石了。根基若毁坏,义人还能作什么呢?”那时有的在灵修院就读的神学生,就道路问题来问王颂灵“我们当作什么选择”时,王颂灵都按主的真理清楚明白地回答学生“基督是我们唯一的元首”。王颂灵说话态度一向温和,但在真理上从不肯含糊妥协。

在外面一片恐怖风声中,王颂灵更加迫切地昼夜祷告,她心中十分明白“这是得荣耀的时候到了”。(约十二23)她不断地呼求主“主啊,不要落下我。”(北京方言,意为:不要漏掉了我。)

在2003年,听了王颂灵回忆到当年情景时,有位姐妹不解地请问她:“‘通达人见祸藏躲,愚蒙人前往受害'(箴二十二5)这对您当时的情景怎么解释呢?”王颂灵着急地说:“姐妹啊,十字架决不是祸啊!十字架虽是苦难,却是荣耀啊!什么是祸呢,你要看看主耶稣说的祸。”马太福音第二十三章13-36节(“你们这假冒伪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入去,你们这假冒伪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罚。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海洋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你们这瞎眼领路的有祸了!你们说:'凡指着殿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殿中金子起誓的,他就该谨守。……'”)

这是主所讲的最严厉的一篇道,这法利赛人的七大祸才是我们极力要躲藏的啊!这一解释,请教的姐妹立即明白,受益匪浅。

主耶稣垂听他使女王颂灵的祷告,在一场大争战中,没有“漏”了她,主选上了这一位忠勇的使女将来得荣耀。

1958年5月的一个半夜,王颂灵被捕了。当她带着手铐被公安人员带出住宅时,她还没忘记告诉公安人员:“请将后门用力拉一拉紧,这门的锁不太好。”当听到后门重重地“砰”一声关上后,王颂灵知道:“从此以后,我与这外面的世界之间的门也关上了。”

押上囚车后,囚车在寂静的马路上疾驰,主的话突然清清楚楚地临到了她:“你从水中经过,我必与你同在;你趟过江河,水必不漫过你;你从火中行过,必不被烧。火焰也不着在你身上。”(赛四十三2)

经过四十多年后,王颂灵回忆这一夜时,深情地说:“恩爱的主是极其信实的,他知道我的软弱,他安慰了我。”

在三十一年的监禁生活中,王颂灵为主受尽凌辱,尝遍苦难,真真实实地经历了水火之地,一次又一次洪水彷佛要淹没了她,烈焰彷佛要吞噬了她,但信实的主用他的大能庇护着这一位身体极其软弱的使女,并使她在晚年时,以亲身所经历的活的见证,荣耀我们的神,主耶稣基督的名。

原文链接: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一) 

相关文章:在青海与主同行31载的主仆王颂灵略传(1)

在青海与主同行31载的主仆王颂灵略传(2)

微信 更多
@转自福音时报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43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