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海与主同行31载的主仆王颂灵略传(2)

福音时报编者按:王颂灵于1929年7月30日出生在北京一个基督徒家庭,她在12岁那一年重生得救。当时有一位名叫徐复生的牧师到北方主领奋兴会,小颂灵也和大人们一起前去参加,就在这次聚会上,她说自己“遇见了主”,并许愿奉献给主。1958年的一个深夜,王颂灵因坚持信仰而被捕,此后在青海度过31年的监禁、劳改的生活,她却用基督的爱爱上了青海。

三、求学时期

王颂灵的童年时期正值日军侵华战争在中国北方打响,因此她读小学时,常因战火蔓延,百姓逃难引起学校停课。这样外公外婆就只好在家里自己给小颂灵上课。外公教她算术,外婆教她语文,基础的文化课程倒也没有什么耽误。

十三岁那年,小颂灵回北京父母家过春节。母亲看她已长得挺高了,却没有进入正规学校念书,就与丈夫商量,决定给小颂灵找一所安定一点的中学让她去住校读书。因父亲曾担任唐山一所中学的校长,父亲在教育界认识一些人,就给她在石家庄找了教会中学,学校对小颂灵测试后,让她到初中二年级插班就读。

小颂灵在外公外婆的家庭学校里学的课程只有算术、语文两门,对其他课程如:几何、物理、化学、自然……等课程则一点概念也没有。与从正规小学、初中升上来的同学相比,她知道自己落后。王颂灵说:“因为有这样的难处,因此我一住进中学,就不敢不抓住主,心中总是迫切地求主耶稣帮助我,给我聪明智慧,让我能跟得上。”

她十三岁进入中学,在三、四年时间里,主耶稣听她祷告,赐聪明给她,让她学完了初高中的全部课程。当她十七岁那年,就去参加燕京大学的入学考试。1946年那年,抗战已结束,燕京大学从内地迁回北京,报考的人特别多,父母的意思是让她去考一考,能进大学最好,考不上就上燕京大学的预科读书也可以。

但王颂灵那时就有一个心志:要考就考进大学。主实在是赐她聪明,在发榜时,十七岁的王颂灵考入了燕京大学的“协预班”就读。这是协和医科大学设在燕京大学生物系中的医学基础班,修完三年基础课后即转入协和医大再读五年医学本科。然而王颂灵没有读完协预班,就转系到了燕京的文学院,四年后就大学毕业了。

王颂灵二十一岁毕业,那年是1950年,全国各大学尚未实行大学生毕业后统一分配的政策。因此她毕业以后立即进入设在上海的中国基督教灵修学院,接受神学造就,献身事奉主。她说:“在时间上完全是主的手在安排,若是我那时落在预科班里,就要迟几年毕业,后来全国的大学毕业生都实行统一分配了。”

在谈到刚进入大学的光景,王颂灵语调带着沉痛,她说:“那时我梳着两条长辫子,骑着一辆自行车,从燕京北大门直穿校区,环顾宁静、整洁又美丽的校园,心中涌出一个想法:要是全中国的人都像我一样就好了。”王颂灵叹息道:“我这样的骄傲怎么了得啊。幸亏主及时管教。”当飞驰的自行车在校园中经过一座桥时,在下桥时突然绊跌,王颂灵被重重摔倒在地,一只手臂和一只脚痛得不能动弹,同学们将她送到校医处,校医给她包扎后叫她隔日去北京城内的大医院拍X光片,校医断定她已骨折,要上石膏。回到寝室后,王颂灵发觉母亲给她备用的几十元钱不知什么时候已失窃了,同放一处的一只手表和一只金戒指却尚在,就是现钱一点儿也没有了。没钱怎么去城内大医院诊疗呢?王颂灵的心苏醒了,明白了神的管教,她立即在神面前痛哭认罪悔改,并且切切求主亲自医治。果然,她既没去拍X光片,也没上石膏,但手和脚竟一天天好起来了。

所以王颂灵常说:“骄傲是大罪啊,决不要轻忽,因为撒但原是天使长,就是因骄傲堕落成魔鬼的啊!”(结二十八11-19、赛十四12-15)

大学里基础课的课程既繁重又紧张,但王颂灵入学后就开始犯肠胃病,有时吃下去食物就吐,有时腹泻不停,身体虚弱到无法去听课。因着疾病不断,王颂灵只有时时来到主面前,仰望神的怜悯。原来对事业的雄心、世上的图谋,渐渐消除了。晚年王颂灵说:“疾病有的是神的管教,也有的是神的磨炼造就,‘鼎为炼银,炉为炼金,唯有耶和华熬炼人心。'(箴十七3、二十七21)神熬炼人心有一个方法,那就是疾病。”

王颂灵自小生长在传道人的家庭中,听到、看到教会里种种的黑暗和传道人的失败。以至在中学时定意将来决不作传道人。刚考进燕京这所名校,又进入那么好的专业——协预班,心中曾想将来要好好做一番事业。然而,从创世前就拣选了她的神,早已悦纳王颂灵在童年时单纯的献身心愿,用他永不改变的大爱,保守颂灵,吸引颂灵,要带领她走上一条荣耀的十字架之路。

当时全国各地基督徒学生的信仰活动十分活跃,许多青年弟兄姐妹有一颗爱主、爱人的心,颂灵在北京的学生青年团契中,有美好的肢体交通。

王颂灵和宋天婴在大学时就很追求主。有一次她俩一齐骑自行车从北京城里聚会后、返回燕京大学。在途中俩人边骑着自行车,边谈论当时西北灵工团的队歌“冻死迎风站,屈死无怨言,直到把福音传遍,十架倒悬也心甘。”因谈得太专心,以致不留意路面不平,一下子,俩人连同自行车一齐摔倒在路旁……。

在大学的后两年中,王颂灵就在北京的一个教会里参加事奉了。

那是在1949年至1950年时,王颂灵在北京“大二条青年勉励会”里担任青少年的教导、劝勉工作。当时王颂灵是大学生,梳着两条又长又粗的辫子,圆圆的脸、清秀又红润。她对小学生、初中生们和蔼可亲,既教导圣经真理,也劝勉大家要尽本份努力学习,有一位当年的小朋友,至今都记得王颂灵讲的一个例子:“有个小弟兄,平时不好好用功学习,说是要靠耶稣,结果学习成绩还是很差。”王颂灵从年青时起、教导圣经就十分注重真理的平衡。

后来从协预班转到燕京的文学院就读,可能是王颂灵已决意事奉而将大学课程尽早完成,可以有更多时间事奉神。

那时,王明道先生在北京的基督徒会堂牧会,王颂灵经常去他们家。王先生对主绝对忠诚,在真理上严正持守,为人诚实正直,王颂灵对王先生十分敬慕,也十分敬爱王明道师母。

王颂灵讲到婶儿(大家对王明道师母的称呼)的爱心时,记得一件事:“那时战乱不止,许多大中学生无家可归,有空便去基督徒会堂,三五成群地住在那儿、吃在那儿,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但婶儿从来没有丝毫的厌烦嫌弃。有一次婶儿约我一起上街,买了一大捆绒布抱着回家。接着婶儿便裁剪,在缝衣机上为这些学生做一件一件的内衣,让他们洗澡后可以有内衣替换。”

神的忠仆王明道先生夫妇的美好见证给年轻的王颂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事隔几十年后,在1989年,从青海西宁劳改农场回到离别三十一年的上海,王颂灵见到了分别几十年经过火窑试炼出狱的王明道夫妇,相聚的喜悦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婶儿告诉她:“靠着主的恩典,我在里面十九年不敢说一句得罪神的话,也不敢做一件得罪弟兄姐妹的事。”王颂灵明白在那种环境里,在那样的岁月中能做到这样是何等不容易啊!

1948年,全国解放战争激烈,王颂灵曾接到父亲从英国的来信,要她离开燕京大学去英国留学。经过祷告,她心中有一个清楚的意念:“我要留在中国,与神的百姓同受苦难。”(参提后二3)但怎么来回答父亲的好意呢?神真有奇妙的安排:王颂灵就读的大学位于北京城外的郊区,在1949年北京城尚未和平解放之前,解放大军在1948年先攻占了北京城的郊外,进驻了燕京大学,实行对全校的军事管制,规定全校师生不得出国,这样可以给父亲一个交待。神听了王颂灵的祷告,确实安置她在中国、一生忠心地服事神的百姓。

原文链接: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一) 

相关文章:在青海与主同行31载的主仆王颂灵略传(1)

微信 更多
@转自福音时报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43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