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海度过31年苦难生活的主仆王颂灵

王颂灵于1929年7月30日出生在北京一个基督徒家庭。父亲王又得是美以美会的牧师;外公毕业于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后曾与贾玉铭牧师同学,蒙恩得救后,到唐山附近的一个县城教会里担任牧师。

王颂灵在家中五个孩子中排行第三,上有一兄一姐,下有两个弟弟。因孩子多,家庭困难,小颂灵从小被寄养在外公家里,直到入读中学后才离开。外公、外婆信仰敬虔,每天晚上都带她做家庭礼拜,教她读经、祷告,久而久之,她就会背诵许多圣经章节,为她一生的事奉打下良好的根基。外公、外婆的言传身教也深深地影响了她的人生道路。

王颂灵是在她12岁那一年重生得救的。当时有一位名叫徐复生的牧师到北方主领奋兴会,小颂灵也和大人们一起前去参加。就在这次聚会上,她说自己“遇见了主”。在圣灵的光照下,虽然她还年少,却看见了自己的罪。她曾因父母身边的兄弟姐妹生活过得比她好,甚至看到姐姐身穿新衣裳,都会心生嫉妒,愤愤不平。在那次奋兴聚会上,她在神面前痛悔认罪,同时得到赦罪后的平安和喜乐。奋兴会结束时,徐牧师呼召会众把自己最好的献给主。当天,一直到夜晚临睡前,小颂灵都在反复思想:自己最好的是什么呢?最后她想到: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最好的莫过于坐花轿那一天,于是他向主耶稣祷告说:“主啊,我要把我坐花轿的那一天献给你!”此后,在漫长的六十多年的岁月里,她始终恪守着向主奉献的心愿,终身未婚,把自己最好的青春与才华都献给她所忠贞的至爱——耶稣基督。

王颂灵13岁时,到石家庄进入一所教会学校读书,四年后完成初、高中全部学业。17岁报考北京的燕京大学,考入协和医科大学设在燕京大学生物系中的医学基础班——协预班,后来转入文学院就读。大学期间,她热心参加学生团契,担任青少年的教导工作。课余她常去王明道先生家,王明道夫妇对主的绝对忠诚,为人诚实正直,以及在圣经真理上严正持守,都深深地影响了王颂灵。1948年,国共内战激烈进行之时,身在英国的父亲曾来信要她去英国留学,但她清楚神对她的呼召是在中国,于是她甘愿留在国内事奉主。

1950年夏,王颂灵从燕京大学毕业后,到上海的中国基督教灵修院读神学。该院院长是著名的贾玉铭牧师,在他和其他一些主内老前辈的教导下,王颂灵受到很好的造就。1953年神学毕业后,即留在灵修院任教。

1955年之后,中国教会经历了长期的血与火的试炼,许多持守主的真理,坚持跟从主,走十字架道路的僕人、使女,先后遭受了苦难深重的逼迫。王颂灵时常禁食祷告,求主保守自己“心灵专诚向主,守住主所托付的真道不偏左右,不让世界杂垢玷污道路的纯正”。她灵里清醒,知道前面的争战,深知主耶稣就是“藉着死,败坏了那掌死权的魔鬼”(来2:14)。她也愿意把自己放在死的祭坛上,渴望有份于基督的得胜,也有份于基督的荣耀。不久,王明道先生夫妇被捕,她所熟悉的许多弟兄姊妹也都先后被捕入狱。她也每天准备好行装,随时准备为主受苦。

1958年的一个深夜,王颂灵因坚持信仰而被捕,此后度过31年的监禁、劳改的生活,受尽凌辱和苦难。她先被囚禁在上海第一看守所,面对审判员的审讯,她一言不答,免得受魔鬼撒旦的诱骗而上当。不久她因坚持谢饭祷告,双手被“反背铐”达40天之久,但她仍不屈服,结果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1959年9月底被押上囚车,赴青海西宁郊外的恰卞恰劳改营服刑。严冬时节的青海高原,气温摄氏零下20多度,她和犯人们一起住在帐篷里,滴水成冰,十分难熬。但她将劳改营看为神量给她的“当兵的哨所”,以致她父亲要为她办理出国手续,都被她拒绝了。她说:“一个兵丁,官长派他在哪里站岗,他怎么可以随便离开哨所呢?”在劳改营里,她以基督的爱,爱上了青海高原,爱上了一同服刑的难友,爱上了那里的人民,甚至爱那些苦待她的劳改营管教干部。她说她甘心情愿地与神的百姓“同受苦难”。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劳改营没有足够的东西吃,她只能吃糠咽菜,喝用山芋枝藤老叶熬的“老叶汤”。每天还要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但她都尽力把每件工作做好,以不羞辱主的名。当别人因饥饿偷东西吃时,她宁肯挨饿也从来不参与其中,以保持神儿女的圣洁。当别人,包括管教人员和犯人恶待她时,她总是靠着主默默忍受,以善胜恶。她的爱心与恆忍,甚至感化了那些铁石般心肠的人。

在恰卞恰与她一同劳改的有她的好友孙美芝,两人在患难中相互扶持,相互勉励,当对方有难的时候,尽力照顾对方。她们也一起关心难友,为别人排忧解难,并且默默地把福音传开。当事情暴露后,她们受到严厉的批斗。孙美芝因此被加刑五年,到1980年时因突发疾病而离开这个世界。王颂灵为失去这位心灵相通、患难与共的姊妹,心里极为伤痛。

王颂灵向来体弱多病,先后得过肺病、心脏病和肠胃病,到劳改营后身体每况愈下,后来连站都站不住了,即便如此,还要接受批斗。1963年,王颂灵瘫痪了,这一瘫就是十年!躺在监狱的病榻上,她深深体会到主耶稣在地上为世人所承受的苦难,她的心与主更加亲近。十年中,她以专心祈祷为事,为神的国、为教会、为国家、为弟兄姊妹、为家人朋友祷告代求。她虽然瘫痪,但脸上总是那么温柔、慈祥。

1973年,一位基督徒女医生被调来恰卞恰劳改营,她会针灸。她一边和王颂灵祷告,一边为她针灸治疗瘫痪。神垂听了她们的祷告,使瘫痪十年的王颂灵竟然能够起来行走。她们欣喜之余,将荣耀归与神!

十年刑期服满后,王颂灵却不得释放回家,旋被转到西宁新生被服厂作刑满留场职工。这期间,她常常利用业余时间,去医院探望生病住院的狱中病员,照顾她们,为她们洗衣服,向她们传福音。许多人因她的爱心与见证,受感归主。

王颂灵在青海高原劳改营与主同行31载的见证传到上海,使许多弟兄姊妹大受感动。1989年底,杨培滋夫妇等人去西宁将王颂灵接回上海;当年与她一同在青海受苦的难友张莲芳姊妹接待了她。许多年轻时相识的同工、学生、亲友纷纷前去看望她,在与她一起交通、祷告后,无一不从她身上得到帮助和激励。王颂灵一如既往,关心人的灵魂,所到之处,无论是见到邻居,还是街上的小贩,她都不放过传福音、作见证的机会。

王颂灵从20岁献身事奉主,一生未婚。她是蒙主特选,成为至高神的使女,在半个多世纪的岁月中,经历过争战、火炼、苦难、孤单、贫穷、疾病、凌辱与误会,但无论在何种环境中,她都靠主胜过。她身上散发出基督的馨香之气,脸上带着属天的美貌。

从2003年1月起,王颂灵的健康情况日下;3月,肠胃炎复发,寝食难安;5月,当几位姐妹去看她时,她平静地对她们说:“我想要回家了”。7月初,她身体已十分虚弱,她轻声对前来看望她的人说:“我们的人生好像一滴水一样,若滴落在地上,一下子便干了,没有了。但蒙主拣选后,我们这一滴水便流入到主的汪洋大海中,这一滴水在大海中被包裹了,永不会失落。”7月18日,王颂灵的灵魂安息在主的怀中。但她一生为主所作的美好见证却长留人间。

关于作者:作为世华中国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李亚丁博士现担任《华人基督教史人物辞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执行主任和主编。

原文链接

微信 更多
@转自福音时报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43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