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社会现象看基督教的全人教育

近年来媒体不断爆出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因受挫折而自杀的事件,比如前几天就有一名高三学生因为上课玩手机与老师发生冲突,后来被劝退学,家长与学生下跪来获取老师的原谅之后,该学生最后愤愤不平地选择了跳楼来表达自己的哀怨,实在令人惋惜。我们惋惜的不只是一个花季少年的陨逝,也是为这个社会对孩子的教育理念而惋惜。

孩子是一个家庭的未来,这个我们都不会否认,可是当面对这些未来的时候,我们却以一种爱的名义将他们无情地摧残致死。虽然,社会上很多人都会说,这是因为他们不够坚强,为什么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很少会选择自寻死路呢?其实并不是那时没有人选择死路,这种现象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早已屡见不鲜,只是现今媒体发达了,使人们看到了原来看不到的远方和真相。

在孩子的教育上,中国父母十分舍得投入,但对于孩子的全人教育培养却是悭吝的,这里面包括对于孩子人生观、价值观以及世界观的塑造。

在全人教育理念中,对于一个人的教育不能离开对其正确世界观和终极论的建立。不同的宗教有不同的世界观和终极论,基督教的世界观是以上帝为中心的形而上学。世界观就是探索终极实在的真理,也是以此终极的实在来解释世界上的价值、意义和趋势。因此,脱离了真理层面而建立的世界观,对一个人只赋予知识上的教育,这只能叫做“坑害”,其结果是你远不知他对于知识的运用是产生善还是产生恶。面观我们今天社会上的种种现象,比如:“三聚氰胺奶粉”“苏丹红鸡蛋”“老人不敢扶”“公务员贪腐”“自杀现象增多”等等,你看起来这些问题都不是一个层面的,但是这却都与一个人的世界观和终极论有关。

我国古代著名思想家老子有这样的一句话说:“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什么意思呢?就是:抛弃聪明智巧,人民可以得到百倍的好处;抛弃仁义,人民可以恢复孝慈的天性;抛弃巧诈和货利,盗贼也就没有了。圣智、仁义、巧利这三者全是巧饰,作为治理社会病态的法则是不够的,所以要使人们的思想认识有所归属,保持纯洁朴实的本性,减少私欲杂念,抛弃圣智礼法的浮文,才能免于忧患。这个和耶稣对于“天国人”的教育非常的相近:耶稣说,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

老子认为离开了道的启迪,只对一个人进行智慧上的教育还不如不教育。没有终极论的仁义教育只能使人民更加扭曲。没有世界观层面的教育,巧与利只是盗贼兴起的原因罢了。在耶稣看来,一个人的重生就是建立新的世界观与终极论,而不是将一个人改良、教育,这样只会徒增对于社会的伤痕。变成小孩子意味着自己要抛弃以前的世界观与终极论,也意味着需要放下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来进入另一个维度的世界,一个新维度的基督的世界。

我们知道世界上很多伦理教导都与基督教伦理相似,但是基督教的理论根据却与世界上任何一个伦理教派都不同。我们不但要知道怎么做,还需要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做,单从表面现象我们似乎看到“条条大道通罗马”,而实际的情况却并非如此。正如教育学家区应毓所说的:一个人做什么是“突然”的事,而“为什么”是“所以然”的事。我们需要知道今天正是人文主义比较猖狂的时候,什么叫人文主义呢?就是我们今天讲的“以人为本”,而心理学的基础就是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它里面缺少世界观与终极论,讲究人是道德的标准或者万物的尺度,这本身就是一种无定向的论调,所以心理学并不能真实地解决人对于终极实在论的问题,这就是人本主义的抠脚之处,也是今天社会流毒的原因,在于人们使用错误的医生医治不是他们专业的疾病。人文主义者将人作为万物存在的尺度,那么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在告诉人这样一个歪曲的价值,即别人都是我个人所谓成功之路上应该践踏的蝼蚁,你不践踏别人就对不起你自己作为万物制度的存在意义。而这些人文主义所强调的道德,就如同曹操的道德观一样: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这个道德是我对别人讲的,别人不需要跟我讲。

由此我想到前几天的一个故事:一个女乘客做出租车将自己的苹果手机落在了车上,后来联系上了司机,要求司机将手机送还,司机也答应送还,而手头上还有一个生意,就说要一百块钱的车资,该女人也答应了。而送还到了之后,这个女人却说:你做好人好事是应该的。这充分体现出来人文主义者的思维是别人应该遵守道德的规范,而我不需要“知恩图报”。

而基督教的教育理念首先确立的是一种“亏负”,或者是一种“愧疚”,即对于形而上上帝的亏负,这种亏负包含两个方面,其一是上帝的爱,其二是上帝的公义。其根本点在于主体的改变,不是“自己”为主体,而是以“上帝”为主体。这样的改变就是从人本主义到神本主义的改变,“上帝”开始成为这个价值与终极的前提,那么我个人的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我们看到耶稣对于门徒的教导:有人接待你们,为他们祷告;有人不接待你们,仍旧为他们祷告,然后离开。而不是我作为一个被冒犯者,愤愤不平地要求火从天上来烧灭他们;也不是想以利亚一样,因为“我的不足”而祈求上帝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们观看今天的教育,即没有以世界观作为原因和终极论作为目的的教育,必定使孩子以及这个社会成为一个重病缠身的悲惨世界。起始与终极如果和一个人的教育没有关系,那么这个教育就是失败的,可叹的是我们看出了这个问题,却少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本文作者系河南教会的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

微信 更多
@转自福音时报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42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