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邪教的淫乱史与金钱帝国

“全能神”邪教的淫乱史与金钱帝国
1/ 2
“全能神”邪教组织信徒聚会 “全能神”邪教组织信徒聚会
“全能神”邪教印发的“起誓保证书” “全能神”邪教印发的“起誓保证书”

编者按:近日,从河南周口市基督教两会焦学文牧师得知,“全能神”邪教在当地活动猖獗,这引起了当地基督教两会和反邪教协会的关注。

‍‍为拉人入教,全能神教徒打断不愿入教者四肢,割掉耳朵,杀死欲脱教者儿子。为遵从神灵,全能神教徒杀子祭神、杀妻“重生”、自杀谢恩。‍‍

‍‍这是招远血案之外,全能神邪教背负的鲜为人知的血债。‍‍

血债之外,全能神创立者赵维山,则将权、钱、色发挥到极致。他传教带女教徒以泄淫欲,也给各层男骨干安排美女“过灵床”,甚至组织集体淫乱。

赵维山逃美建立全能神总部,建立全球网站,在纽约豪华别墅操盘,让傀儡把教会从数十万发展到数百万之众,指挥转移过亿元教徒奉献款到美国。

如今,全能神仍在望风而动。

血债:杀子祭神、杀妻“重生”、自杀谢恩

全能神1995年正式成立,便被确定为邪教。官方指出,全能神邪教是除“法轮功”外,政治立场最反动、组织体系最严密、发展最迅速、暴力手段最恶劣、潜在威胁最严重的邪教组织。

1995年底全能神才传入江苏沭阳,1996年2月便发生教徒杀子祭神的惨案。

那一年,当地一小康户31岁的女主人,信全能神后终日神神叨叨。一天晚上,她发现传道人送给她的十字架和日记本不见了,便以为是她有罪、东西被神灵收回。

手抄版的“全能神神书”上说:只有向全能神献上“宝血”,才能洗清身上的罪恶,才能拯救世人。“要为神花费一切财物、要为神花费毕生精力”,“对神要顺服至死,要像羔羊一般任神牵、任神杀……”

最终她向刚满8岁的亲生儿子动了手。她用斧头砸儿子的头,见流血又把儿子放在捆好的十字架上,儿子动了,她又砸,最后找来长钉将儿子双手钉在十字架——最后一根钉子,她钉在了儿子的脑门上。

只将其归咎于被洗脑、精神错乱,或许太过草率。

洗脑之外,鲜有人知的是,每个全能神教徒入教都写保证书,如遵从神的指令,不议论神的一切,死活在于神的一句话,神让我死是向天国更近一步。

而对不虔诚者、不遵从者、叛教者而言,毒誓的下场都很惨——石头砸死、被车撞死、活埋、浑身长蛆、死无全尸、千刀万剐、万剑穿心、碎尸万段、抽筋剥皮、下十八层地狱……

毒誓并非玩笑话。全能神邪教里设有专门的“护法队”,殴打不愿入教或意图脱教之人。

1998年,河南省全能神“护法”人员在短短12天内,接连制造了8起抢劫、殴打事件,受害人被打断四肢、割去耳朵。2010年,河南一小学生死亡,脚心印有全能神的闪电标志,原来是其家属欲脱离全能神邪教而被报复。

“信全能神得永生”。2003年,湖南长沙一全能神女教徒,终日称世界末日已到、我与天堂近了,她希望受神之庇佑抵达天国、尽快成神,于是喝农药自杀。

也有走火入魔者,验“永生”而杀妻。2012年西安,全能神教徒中有一对夫妇,丈夫欲为妻子驱除邪魔,用菜刀将妻子头、胸、腹连砍十几刀致死,事后他认为妻子能死而复生。

全能神邪教真正的危害在于,不动用外力和暴力,真正蛊惑人心。去年某省发生一起女教徒自杀事件,缘起在于此女几年前是正规教会德高望重的传教人士,全能神在其超生之际帮了她,继而蛊惑其入教长达数月。

不堪重恩,她加入全能神。后来孙女得重病,全能神教徒称需拉拢家人和更多宗教人士入教,方可解除神的诅咒,她最终选择上吊自杀以谢恩。其家人说,“生前全能神邪教就跟她讲了很多不信教被神诅咒报复的案例,她明知是邪教,但怕不信全能神,家人会受到更多诅咒和报复。”

淫乱:“女神”生子、色诱入教、集体“过灵床”

早期,全能神就将触角伸至中国的每一片农村。当时迷信之风盛行,全能神教徒会制造鬼叫、鬼影,还会以过世亲属之名,给生者写信,让其信全能神。邪教徒会打着分享《圣经》的幌子,施以小恩小惠,辅以奇门骗术,灌输歪理邪说。

全能神自农村中老年妇女入手,逐渐在全国建立洗脑基地。有女人因信全能神而六亲不认,不参加老人葬礼,不参加儿子婚礼。更有人入教后写下断绝家庭关系的亲笔书——

“为了对全能神忠诚,为了得到神的救助,我根据神的指(应为旨)意,决定断绝与儿子XXX母子关系,断绝与女儿XX、XX的母女关系。我信神是为了自己,不为了任何人,以后他们长大或现在所有负担都与本人无关。此处所言,都出自内心,绝无悔意。”

而面对男教徒,在常规手段洗脑不成之时,女教徒色诱、“过灵床”则大行其道。应用此方法,也不乏官员、知识分子落入圈套。

缔造这一切的,其实是只有初中文化的赵维山。1951年,他出生于一个有基督教信仰的农民家庭,34岁父母和女儿因煤烟中毒后,他才堕入邪教。

成立全能神邪教之前,他已有数千信徒,一些狂热信徒对其顶礼膜拜,有的争相钻到其胯下,当其坐骑,并高喊“高举神的宝座”。赵维山外出传教时,常带两个女信徒,供其发泄淫欲。

1993年,赵维山类比基督教的耶稣,把小自己22岁的情妇杨向彬,塑造为全能神的信仰灵魂人物——“女神”。他不让任何“凡人”靠近她,却跟她睡一起,1995年杨向彬就为他生了儿子,而1996年赵维山才与结发妻子离婚。

淫、乱,自教首赵维山而起。全能神内部等级森严,但自上而下每层都安排一名美女供男负责人享用,此为“过灵床”。

全能神内部书籍中鼓吹,教徒应不分男女,可同床共枕、互通灵体,与人“过灵床(淫乱)”是一种修行。赵维山要求教徒放弃尘俗婚恋观,放弃家庭,他也传授色诱之道,利用女教徒奉献肉体、色诱男人入教,甚至组织集体淫乱。

曾有悔悟的邪教徒讲述被色诱入教的经历。他是在外打工的农民,老婆离家出走,常年未过性生活。有天一个年纪相仿但貌美的女人来他家,说全能神与其有缘。她每天来他家传教,摆弄各种魔术,但真正攻破他的防线的,还是她提议“过灵床”。

双方随后同居,男人交出了所有的钱,他在其母亲去世后坚定认为,是没信全能神、入魔太深,神才不救他,是她活该。女人借机忽悠,若想他母亲死后上天国,就要靠奉献获得天国的户口本,为此他变卖全部家产,都奉献给了全能神教会。

“奉献”:一家奉献一千万、转移入美过亿元

全能神在内部鼓吹,教徒的一切都属于全能神,神家的财物只有“女神”和祭司能享用。言下之意,财物只归赵维山和其情妇。

全能神号召教徒把钱财交出来,由神来管理。内部资料称,钱财管理时神家大事,对于全家信的家庭,必须是真实信神、有根基、乐意施舍、有奉献的家庭,可存放20万元,“此类家庭若是富裕,捐献较多,可存放更多。”

奉献越多,修为越高。全能神内部时常让信徒捐款,每次奉献一般信徒不少于50元,有职位者不少于200元,有的甚至要求信徒捐出至少十分之一的财产。

2012年警方破获的一起全能神案件中,单笔奉献金达47.5万元,同时还搜出黄金首饰97件、玉镯等贵重物品35件以及高达几十万金额的四张银行卡。

而制造招远血案的6名全能神教徒,则奉献了1000万元。2014年5月28日,招远血案震惊中外——6名邪教徒向一名女子索要电话号码被拒,“看到了异象的风,她是恶魔邪灵”,于是当场把她打死。事后庭审,邪教徒笑着不认罪,认为自己为全能神清除了恶魔,乃功德一件。

拉拢教徒多、奉献多,才封官大。全能神内部等级森严,教内高层还开价“卖官”。

此外,他们穷尽一切手段将“神物”变现——2012年全能神在全国发起公开活动,传播世界末日论、借机发展信徒。赵维山将“诺亚方舟末日逃生装置”,以150万元到500万元的价格兜售给信徒。

赵维山逃美后,赵的死党何哲迅为其掌控全能神境内一切事务。他说,奉献款由教会、小区、区三级保管,但分别只能保管500元、2万元、50万元,多余上交给上一级。

实际上,大部分钱财都已转入美国总部,归祭司赵维山和“女神”杨向彬享用。

赵维山2000年逃美之后,便指控境内不断向美国转移奉献款,钱财从全国汇聚,通过地下钱庄和外资企业转入赵维山之手。2000年至2007年间,仅何哲迅亲手处理的奉献款就超过6000万元,单笔最高达2000万元。

何哲迅曾估测,2000年至2007年间,其任内一年奉献款大约可收逾千万元。而2012年,全能神邪教组织仅山东地区的奉献款就高达4400万元。

利益之外,权斗也在发生。何哲迅是初创元老,替赵维山鞍前马后,掌控境内全能神大局,2000年到2007年将教徒从数十万发展到三百万之众。

但,最鼎盛之时,赵维山担心其一手遮天、另立为王,2007年9月,赵维山亲手制造动乱,逼宫罢免了何哲迅。

2009年何哲迅被抓,全能神境内骨干团伙悉数被端。狱中,起初何哲迅死不认罪、半句不言,他以为自己是做错事,被神惩罚。

事实上,他只是赵维山的一颗棋子。隐居美国豪宅的赵维山,早已清盘复盘。直到如今,何哲迅的15年牢狱生涯,还未过半。

本文是由焦学文牧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