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呦呦领取诺贝尔奖,中国人不一定知道的诺贝尔奖得主的故事

屠呦呦领取诺贝尔奖,中国人不一定知道的诺贝尔奖得主的故事

于2009年被评为诺贝尔奖百余年历史上“最受尊崇的”三位获奖人德兰修女和马丁·路德·金(图:李舍坷)

当地时间2015年12月10日,2015年诺贝尔奖颁奖仪式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音乐厅举行,中国科学家屠呦呦领取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屠呦呦因开创性地从中草药中分离出青蒿素应用于疟疾治疗获得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是中国科学家在中国本土进行的科学研究而首次获诺贝尔科学奖,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

诺贝尔奖是一项国际大奖,每年都会成为世界人民瞩目的焦点,那些曾经的诺贝尔奖得主,也是大家口中津津乐道之人。不过,像伦琴、居里夫人、德兰修女、马丁路德金……中国人知道他们是诺贝尔奖得主,甚至知道他们得到的是哪个奖项,但是却不知道他们真实的故事,不知道支持着他们的背后的力量。即使是诺贝尔,中国人也只知道他是富豪、企业家、科学家,却不知道他为何要把富可敌国的财富裸捐……

10月8日,美国科学家Eric Betzig、William Moerner以及德国科学家Stefan Hell因在超分辨率荧光显微技术领域取得的成就,获得2014年诺贝尔化学奖。瑞典皇家科学院称,这三位科学家的研究让光学显微镜能够探索纳米世界,令实时研究分子过程成为可能。

诺贝尔奖从1901年开始颁发伊始,就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奖项之一,它是根据瑞典化学家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遗嘱,将其巨额财富每年的所产生的利息作为奖金,发给那些对社会做出卓越贡献,或做出杰出研究、发明以及实验的人士。

诺贝尔奖从创立的开始就与基督教信仰密切相关,因为诺贝尔本人就是一个基督徒。诺贝尔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母亲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诺贝尔很小的时候就被母亲带去教会,成人后接受了洗礼。诺贝尔自小就从母亲那里学习了奉献的精神,他还曾把母亲留给他的遗产全部捐出。因此,他在去世前才能留下那样的遗嘱,把自己所有的财产捐献给人类。

诺贝尔奖最初设有五个奖项,物理学奖、化学奖、生理学或医学奖、文学奖、和平奖,后来在1968年,由瑞典银行出资增设了经济学奖。一项统计显示,诺贝尔奖颁发100多年来,得主多为基督徒,或拥有基督教信仰者。以下,笔者试着从中列举出一些。

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第一任得主,是发现了X射线的威廉·康拉德·伦琴。今天,X射线已经被广泛使用在工业、医学等领域,我们都能享用到X射线所带来的方便,这是因为当初伦琴的一个决定。当X射线刚被发现的时候,一位医生就利用X射线找到了病人腿上的子弹,于是各大企业家蜂拥而至,想要出高价购买X射线的技术。但是,伦琴想到,如果这项技术被某个公司独占,许多穷人将出不起钱去照X光照片,因此就把这一技术奉献了出来。当时,著名的发明家爱迪生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深受感动,为接收X光发明了一种很好的荧光屏,并且也没有申请专利权。并且,伦琴得到诺贝尔物理学奖之后,就将数额为5万瑞典克罗纳的奖金转赠给了沃兹堡大学。

如果说伦琴奉献出X射线这一技术是他的基督教信仰的实践的话,那么X射线的名字则更明白地体现出了伦琴的基督教信仰。在希腊语里面,基督的第一个字母就是X,而《新约圣经》最初就是以希腊文写成的。因此,伦琴将这一光线称为“X光”,也就是“基督之光”,取的是《圣经·希伯来书》4章12节的含义,即“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此外,耶稣也曾亲自说过:“我在世上的时候,是世上的光。”(约韩福音9章5节)

谈到诺贝尔奖得主,则不得不谈一谈第一个曾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居里夫人。居里夫人曾于丈夫共同研究发现新元素“钋”和“镭”,对医学,尤其是癌症治疗的进展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与伦琴一样,居里夫人也没有为自己的研究成果申请专利,而是无场地奉献给全世界人民。

关于居里夫人的信仰,并没有明确的证据可以证明她是基督徒。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居里夫人从小生活在一个基督徒家庭,她的父母都是基督徒,母亲尤为虔诚,因此在居里夫人小的时候,对她曾有过不少影响。

在所有的女子中间,有一位女子赢得了整个世界的关注和褒扬,她就是获得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德兰修女,并于2009年被评为诺贝尔奖百余年历史上“最受尊崇的”三位获奖人之一。

德兰修女则是天主教慈善家,她生前不辞劳苦地侍奉印度各地被人遗弃的、垂死的及最贫穷的百姓。她曾经把无数有病的印度人从贫民窟中带到中心,让他们能够得到基督的爱的关怀,因此也赢得了“加尔各答的天使”的美誉。今日,她所创办的仁爱传教会在全球超过140多个国家。

而另一位与德兰修女同时获得诺贝尔奖百余年历史上“最受尊崇的”三位获奖人之一的马丁·路德·金也信仰基督教,他是著名的美国民权运动领袖,1929年1月出生于美国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父亲是一名牧师,先后在克罗泽神学院进修神学获神学学士学位,波士顿大学获神学博士学位,后成为牧师。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领导了黑人争取平等权利的运动,并且在1957年帮助建立黑人牧师组织——南方基督教领袖大会担任首任主席。

201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被我国作家莫言以其作品《丰乳肥臀》摘取。莫言的作品中基督教信仰的元素非常明显,例如,湖南大学文学院的李洪玉评价说:“莫言的《丰乳肥臀》贯注了浓厚的基督教文化色彩。其中最显明的表现,一是《丰乳肥臀》的故事叙述模式暗含了从“原罪”走向“救赎”的《圣经》之内在结构;二是作家塑造大卫伟大母亲形象蕴含了基督教之平等博爱与牺牲救世精神。”莫言自己也曾说:“我不是基督徒,但我对人类的前途满怀着忧虑,我盼望自己的灵魂能够得到救赎。”“我希望用自己的书表现出一种寻求救赎的意识。”他还说:“在创作《丰乳肥臀》时,我去过两次教堂。小说中的上官童也去过两次教堂,在他走投无路时,投向了上帝的怀抱。”

而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诺贝尔文学奖就曾与中国作家擦肩而过。1966年以前,诺贝尔文学奖仅发给亚洲人一次,就是印度的泰戈尔。据说,此前,老舍、鲁迅、巴金、冰心、艾青也曾入围诺贝尔文学奖,成为候选人,不过只有老舍凭着《猫城记》等作品曾打入过候选人的前五名,而且摘下第一名的桂冠。可惜的是,那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老舍竟然被迫害致死,因此已经决定要发给他的诺贝尔文学奖转而发给了以色列作家阿格农。

老舍曾沉溺于烟酒,尤其是常常打麻将到深夜,以至于身体受到严重影响,生了一场大病后头发全部掉光了。后来他信了主,戒除种种恶习,专心读圣经、侍奉主、写作。老舍在一封情书中曾这样介绍自己:“我是基督徒,满族……”老舍于1922年在北京缸瓦市教堂受洗,当时他23岁。受洗后的老舍积极参与教会的服侍,曾担任教会的儿童主日学老师,讲解圣经故事,这些故事也常被他引用到自己的作品中,此外,他还积极从事慈善事业,参加各种社会公益活动,包括赈济调查、在贫困儿童学校当教员、办识字班、种牛痘、灭蝇、讲卫生、办女工劳动所等等。

诺贝尔奖的创立,是诺贝尔基督教信仰在生活中实践所结出的果子。它就如同上帝种下的一棵树苗,如今已经经过一百多年的成长,渐渐枝繁叶茂,结出了更多的果实。而从这些果实中,我们处处都可以发现基督教信仰闪耀着的光辉。

微信 更多
@转自福音时报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30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