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帝丨《基督死》

康熙帝丨《基督死》

清朝康熙皇帝(1654-1722年),庙号清圣祖,公元1662年就帝位,执政61年;笃信基督。他热心追求基督真道,在国事纷繁之际,不仅利用时间学习圣经和属灵书籍,还常和那些远涉重洋而来的外国传教士谈道。由于他熟悉圣经和教会历史,在世曾写过许多教会题材的对联和诗歌。现今教会流行的《全能全知全美善,至公至义至仁慈》的名联,就是康熙皇帝的杰作。

康熙皇帝为了纪念耶稣基督被钉死在十架上,曾写了一首脍炙人口的七言律诗,名曰《基督死》,人称《康熙十字歌》,这是一篇体会基督受难即景的佳作。它告诉我们,康熙皇帝曾熟读四福音书,他非常了解耶稣被钉前夕受审的经过;承认十字架之血是“百丈恩流”,特别领会耶稣在十架上说的话,故有“七言一毕万灵啼”的感述。今将《基督死》原文抄录于下,以飨众弟兄姊妹。

基督死

康熙

功由十架血成溪,

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列四衙半夜路,

徒方三背两番鸡。

五千鞭挞寸肤裂,

六尺悬垂二盗齐。

惨恸八垓惊九品,

七言一毕万灵啼。

对此诗熟读之余,趣味盎然,故不揣冒昧,试作粗浅分析,供弟兄姊妹欣赏纳取。

功由十架血成溪

这首诗开头第一句,“功由十架血成溪”,用开门见山的手法向人们揭示:顶天立地的救赎大功,乃是藉着耶稣基督悲惨地钉死在十字架上才得以完成。祂在受难的过程中,从橄榄山祈祷通体血汗(路22:44),到身悬十字架被长矛刺透肋旁所流出的血和水(约19:34),确实可汇集而涓流。至于用“溪”字来做比喻,可以联想,“溪”紧连于“泉”,那血就必然有喷涌之势,分流之广,圣洁之美,渴慕之众,刺心之痛,功效之巨。再者,耶稣基督在全球世世代代的聚会领取圣餐中被纪念祂的流血死亡,那“血成溪”就不是过分夸张,而是更确切地指出基督流血程度之深,救恩之大。

百丈恩流分自西

诗的第二句,“百丈恩流分自西”告诉我们,因着救世工程的完成,正如救主耶稣高深莫测不可估量的恩宠,才源源不断地向四面八方流向人间,充满宇宙的每个角落。普世万民,当然也包括中国人民,靠赖着这恢复生命宝贵活泉,方可获得救恩的分施和永生的希望。“分自西”指中国万民救恩来自西域,耶稣钉死在西域的耶路撒冷,而我们中国在西域的东部。从作者角度谈到“分”,那是对耶稣圣血的感恩,分明道出救恩轮到作者自己,传到自己的国家。

身列四衙半夜路

第三句“身列四衙半夜路”,是指耶稣被捕后,先被押送到亚那府内,“因为亚那是本年作大祭司该亚法的岳父”(约18:13)。但他审问毫无结果,便把耶稣送到该亚法那里去(约18:24)。该亚法和那些祭司长和文士与百姓的官长早就想谋杀耶稣(路19:47,22:2),但因为“没有杀人的权柄”(约18:31),等到凌晨,又把耶稣送进彼拉多总督衙内(约18:28)。彼拉多见事情棘手,为了推卸责任,便又来个转移视听计,将耶稣转送到希律王那里(路23:7)。

希律听说耶稣显过许多神迹,早就想看看祂,如今一见,便仔细地盘问起来。但耶稣对待他这个衣冠禽兽的态度却始终是一言不发。希律无可奈何,只好又把耶稣送回彼拉多那里(路23:8-12)。如此推来送去的折腾,耶稣不得不用半夜的工夫跟着恶众跑冤枉路,预表世界黑暗如夜,耶稣来得正是时候。

徒方三背两番鸡

“徒方三背两番鸡”是诗的第四句,门徒四处逃散(可14:50),唯独彼得暗随耶稣后面,进入大祭司该亚法庭院,想看个究竟(太26:58)。但因为“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可14:38),仅在几个仆人和使女的询问下,竟接二连三地发咒起誓否认自己是主耶稣的门徒。这应验了耶稣在受难前对他的预言:“鸡叫两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可14:66-72)这句引入鸡的叫声,实在妙哉。尽管人的软弱,背逆耶稣的旨意,但祂仍深爱世人,用鸡的叫声,把光明带给人们。

五千鞭挞寸肤裂

第五句“五千鞭挞寸肤裂”的句首,作者巧妙地用“五”开始。彼拉多明知耶稣无罪(约19:4),但却慑于恶众的恐吓:“你若释放这个人,就不是该撒的忠臣。”(约19:12)他生怕丢掉自己的官职位,妄图用鞭打耶稣来讨好民众而神离魂行(路23:13-16)。

根据传说,耶稣在彼拉多衙门内,被人尽扯其衣,鞭责五千鞭挞有余,全体剥伤,血流不止,其痛苦之状惨不忍睹,实难用笔墨描述。史料考证,当时罗马式的皮鞭,是一杆多头,而每条皮革制成的绳头上还嵌有一些铅丸和骨制尖钩,一鞭打下,便有数根绳落身,血肉横飞,使人无法忍受,所以“五千鞭挞寸肤裂”确系真实之词。再者,“寸肤裂”不仅表明耶稣圣身遍体鳞伤,而且更有“肉烂三分”之甚。

六尺悬垂二盗齐

第六句“六尺悬垂二盗齐”也用“六”开始,和第五句一样。耶稣圣躯被钉在十架上之后,恶众便把十架竖立起来,将耶稣的身体举离地面6尺以上,引人注目。与耶稣同钉的还有两个罪大恶极的强盗,一个在左,一个在右,是恶人们精心策划故意这样做的。为了羞辱耶稣,将祂置身于盗贼匪类之间,与歹徒并列,让来来往往的恶众观看耻笑。与耶稣同钉的左盗,也竟然口出恶言,凌辱耶稣(太27:38-44,路23:39)。

惨恸八垓惊九品,七言一毕万灵啼

诗的最后两句“惨恸八垓惊九品”和“七言一毕万灵啼”,说明耶稣的奇苦剧难,震惊了八方官民之众。当时的犹太民众,虽则麻木不仁,漠然视之,但所有敬慕耶稣基督的人、门徒、已睡的圣人和天使,都深知救主圣死的伟大意义,这关系着普世万民的生死祸福。“万灵啼”即道出耶稣的死将换取万人得救的时刻已真正到来。

耶稣悬在十架上,前后说了七句话。第一,是为钉祂的人祈求,求父宽赦:“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第二,是怜悯拯救右盗:“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23:43)第三,是当爱徒约翰的面,对祂母亲说:“母亲,看你的儿子!”又对约翰说:“看你的母亲!”(约19:26-27)第四,是高声呼求神:“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可15:34)第五,是渴望人类归向神:“我渴了!”(约19:28)第六,是再一次大声呼求父:“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路23:46)第七,是向人类宣布救世大功已告成:“成了”!(约19:30)十架七言散见于四福音:马太福音、马可福音各记一段,但内容相同,路加福音、约翰福音各记三段,合起来共七段。

耶稣七言一毕,便低头气绝,那时天显异像:太阳失光,地动山摇,磐石崩裂,坟墓自开,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已睡的圣徒也从坟墓里出来,进了圣城,向许多人显现(太27:51,路23:44-45)。无论有灵无灵之物,都显得异常哀痛,证明我主耶稣是父神的儿子。

史料

史料记载,康熙皇帝于1692年3月22日,发布敕令,列数传教士造益中国之种种,准许天主教在中国自由传播。并亲临北京宣武教堂,题“万有真源”、“敬天”两副匾额。还曾为北京天主教西什库教堂御题楹联和匾额,上联“无始无终先作形声真主宰”,下联“宣仁宣义律昭拯救大权衡”,横批“万有真源”。安庆天主堂建于清同治十年(1871),1893年完工。初名“耶稣圣人堂”,后改称“天主堂”。解放前该堂是安庆教区的一个总堂口。其建筑结构系砖、石、木混合,为中西合璧式建筑,门厅门楣有“天主堂”楷书三字额。教堂高大壮观,坐北朝南,呈十字形,宫殿样式,正面三个拱门,正门上嵌有竖刻“万有真源”四字石额,两侧边门分别竖刻“仁基远奠”、“圣域洪开”石额。教堂分前堂、中堂、后堂三部分。前堂是钟楼,高四层。顶层内装铜钟,二层是唱经楼,中堂即是会堂,后堂为祭台。


万有真源

无始无终先作形声真主宰

宣仁宣义律昭拯救大权衡

清康熙帝御撰颂赞基督诗词

森森万象眼轮中,须识由来造化功。

体一无终而无始,位三非寂亦非空。

天门久为初人闭,福路全凭圣子通。

除却异端无忌惮,真儒偌个不钦崇。

功由十架血成溪,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列四衙半夜路,徒方三背两番鸡。

五千鞭挞寸肤裂,六尺悬垂二盗齐。

惨动八垓惊九品,七言一毕万灵啼。

妙道玄玄何处寻,在兹帝监意森森。

群生蒙昧迷歧径,世教衰微启福音。

自古昭昭临下土,由来赫赫显人心。

而今基督恩光照,我也潸潸泪满襟。

赞 词

立天地之主宰,造人物之根宗。

推之于前无始,引之于后无终。

弥六合兮无间,造庶类兮靡同。

本无形之可拟,乃降生之遗容。

宣仁爱以博化,理微妙而难穷。

生命之宝

天上宝日月星辰,地上宝五谷金银

国需宝正直忠臣,家需宝孝子贤孙

黄金白玉非为宝,只有生命一世闲

百岁三万六千日,若无生命最可怜

来时糊涂去时亡,空度人间梦一场

口中吃尽百和味,身上穿成朝服衣

五湖四海为上客,如何落在帝王家

世间最大为生死,白玉黄金也枉然

淡饭清粥充一饥,锦衣那著几千年

天门久为初人闭,福路全是神子通

我愿接受神圣子,儿子明分得永生

这福音本是 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圣经心理辅导热线

国内热线 ☎ 400-611-0707

9-12时 13-17时 19-22时

【周日/假日休息】

海外热线 ☎+49 761 15281685

德国时间

逢周二 13-19时 21-23时

逢周四 8-12时 13-19时 21-23时

你问我答

牧者适时为您答疑解惑

本文地址:http://www.aiisen.com/p/27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