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80岁的牧师从心感恩:我们经过水火,祢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

一位80岁的牧师从心感恩:我们经过水火,祢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

感恩的心

八十寿辰证道


 经文: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诗66:12下)

回顾八十年来,经历风风雨雨,满享神奇妙恩典。能活到现在,身心还健康,为主所用,真是感恩不尽。

 这使我联想起以色列人出埃及、走旷野、进迦南的情景;想到了迦勒经历旷野四十年,磨炼了他的信心、生命和体魄。到了八十五岁还是强壮,像四十年前摩西打发他去探迦南时一样。无论争战、出入,他的力量那时如何,现在还是如何。因为他专心跟从耶和华神。(书14:6-15)感谢神,我也有幸接受类似的磨炼。

五十多年前,我正身处囹圄。几乎两头不见太阳,天不亮就起床,匆忙用过早餐,就开始一天的劳动。直到太阳下山,才拖着像灌了铅似的双脚回到宿舍;晚饭后,还要参加政治学习,接着抓紧时间洗漱上床。日复一日,年过一年。整个人是又黑又瘦。所幸几十年没有住过医院,神与我同在,与我一起在苦难中,赐我力量挺了过来。在历时二十多年的艰难岁月里,神训练我学会在各种艰难条件下适应环境的能力;又让我深刻地去思考人生,正如诗66:12所示 :“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

我这一生,大致分为三个阶段,回想起来,满了神奇妙的恩典。述不尽神的爱,唱不完赞美感恩之歌。




 一、   远离神 心灵空虚 

“你将我的罪孽摆在你面前,将我们的隐恶摆在你面光之中。我们经过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 诗90:8-9)

  “我几次流离,你都计数。求你把我眼泪装在你的皮袋里,这不都记在你册子上吗?”(诗56:8)

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徒的家庭,祖父是勤劳、朴实的农民,曾因得了一场病,到汕头市福音医院就医,听到了福音,而悔改信主。回乡后,带领全家信主,并热心在当地建立教会,参与服事。我父亲排行最小,有机会读书深造。又与敬虔的家庭联姻,所以我们手足八人有幸能在虔诚爱主的父母严格养育下,健康成长。

我出生时,正值兵荒马乱、抗日战争的艰难岁月,到处奔波逃难,全家却蒙神保守,安然无恙。

我从小在主日学长大,知道有一位创造天地万物的主宰,掌管着万有和我们的生命,我有难处可以向祂祈求,寻求帮助。所以我从小遇到难处会向神祷告,但在顺境中却离祂甚远。我对神的认识,只是头脑里的一点认知而已。因为从小得到父母严格的管教,除了在外表上似乎彬彬有礼外,心里的思念却与不信神的孩子无别。

1949年,全国解放,我14岁,正读初中,儿时仅有的一点点理性认知,忽然间被一股铺天盖地的“进化论”思潮所冲击。这潮流与我内在堕落的罪性、私欲,一拍即合,合乎胃口。我从小虽然经历知道有神,但为了融入社会,希望无神,幻想可以凭己之聪明、能力去奋斗,开创自己的美好人生。现在回想起来,十分后怕,若不是神怜悯、管教,不知会沦落到什么地步,恐怕早被潮流淹没了。

那时,我自逞聪慧,以为得意,却又面对残酷现实,矛盾重重;人际之不公,人心之诡诈,人以另眼看我,我也白眼待人;遭受不公,满心忌恨、苦毒。自己也充斥自私、贪婪、随心所欲,竭力迎合,效仿潮流,苦苦挣扎。心灵十分空虚、痛苦。

此后,虽然读上工科大学,以为从此可以奋发步入青云,干一番事业。表面上看似风光,心灵却是空荡荡的,没有安全感。正如路15章所描绘之浪子,因不安分,不珍惜父亲的丰恩,将父亲的资产,视为己有,(人皆以从神而来的天赋、智慧、能力自夸),随心所欲,任意挥霍,耗尽生命精力,留下了一片空虚叹息。我正是这悖逆之浪子,远离父家,随己意游荡,成了宇宙的孤儿。

弟兄姊妹,人心灵的荒凉,远甚于物资之匮乏。人若缺乏物资,还可以通过勤劳奋斗解决;心灵的空虚,除了神以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填补。我少年时期短暂几年离弃神,其心灵的空虚痛苦,罄竹难书,过于我以后所经历的皮肉之苦,这是我一生最深刻的烙印,终身不忘。

进大学后不久,神怜悯我,使我醒悟回头,认罪悔改,重新投入慈父怀抱,走向新的人生,分享在基督里的真平安。




 二、经旷野 磨炼生命 

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你口中的训言与我有益,胜于千万的金银。(诗119:71--72)

蒙恩后,我心渴慕主的话,坚持每天提前早起灵修,与主亲近,向主支取力量去面对一天的学习与生活,学业在班上也比较出众,而且注重全面发展。那时,被主爱激励,心中渴慕服事主,虽有热心,却又掺杂着属世抱负。既暗暗向主许愿,愿意一生奉献事主;却又期盼成为一名专家,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懵懵懂懂,真像主耶稣对门徒所说的:“ 你们不知道所求的是什么?”(可10:38)

感谢神,诚然悦纳我隐藏在心灵深处微小的心愿,只是没有照我所希望的方式,成就我的祷告。这是非常奇妙的恩典。人心有限,主所成就超越我们所求所想。

两年后,社会上一场运动席卷全国,波及基督徒的信仰和生活,它完全改变了我人生的走向。这场运动以意识形态,甚至宗教信仰作为衡量政治态度的标准,无线上纲上线。这对大多数基督徒知识份子,是面临着选择信仰或前途的极其严峻的考验,眼望着一些基督徒兄姊们,份份倒下,放弃信仰,我心里也在激烈地争战,十分恐惧站兢。我向爱我的主祷告说:“主啊,这场风浪太凶猛,我太微弱了,实在支撑不住,求你怜悯我,帮助我。我已经验过离弃你的痛苦,我不愿再重蹈覆辙,我不愿再背叛你...”

我因此被隔离“ 反省 ”。那时,我从心灵深处对主说:“主啊!我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我被人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但你是我的良人,我爱你,让我向你倾诉我心中的爱情;在那静静的河边,你以爱的温柔抚摸我,在这狂风巨浪的海上,你以爱的暴虐凝视我。”“...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爱情众水不能熄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  ( 歌8:6-7)

工作组认为我 “顽固不化” ,断绝了我继续读书的机会,扣上了 “反Ge Ming” 的帽子,将我开除,送去劳改农场劳动教养。感谢主,祂关上了我世上的门,却为我开了一扇通天的门。

从此,我去到一个连作梦都未曾遇到过的环境,并且超出了我的思想准备,这一去就是二十四个年头。(还好,比起摩西在旷野牧羊,还少十六年,)尝尽了人生各种辛酸苦辣味,也学到许多在顺境中、在书本里学不到的功课,按世俗的眼光,这似乎是人生的悲剧,却彰显了神的奇妙大爱...更新了我的心灵,磨炼了我的生命,锻炼了我的体魄。我本是学机械制造专业的,却改行搞建筑,正好教会建堂派上了用场。

二十几年期间,我干过各种各样的粗活、细活。建过高楼,也挖过地道,深入高山,也下过水田。身体练得又黑又结实(歌1:5)映出我的诗歌,歌词说:“我虽然黑,却是秀美,我心日益更新,像百合花在荆棘内,朵朵向你开放。主你是风中的凤仙花,你是谷中的百合花,你是沙仑的玫瑰花,我心怎能舍下。”

神保守我生命存留至今,为祂所用。“衣服没有穿破,鞋也没有穿坏 ”(参申29:2---6)身体倒还硬朗,除了探访病人外,我极少光顾医院。一些弟兄姊妹常问我,对二十几年的苦难生活有什么体验?我概括为三方面:使我更多的认识了世界、认识了自己和认识了神。冷酷的环境,世界的诱惑,内在的情欲,相互交炽,折磨着我的心灵。日复一日,从早到晚,身体疲惫还相形见轻;心灵的争战,尤为酷烈。我只求能与主亲近,保持心灵安宁,有力量去度日,别无奢求。我从痛苦劳累中,经历到唯有投靠在基督里,才得享真正的安息。诗歌(阿爸父)道出我的心声。每时每刻,我向父神呼求,求主来亲近我,洁净我,使我心灵得享安息和自由,我惟忍耐在祂爱中等候。

在劳动中,默默与主相交,心灵得力量和慰藉,不觉时光飞逝。我时也作诗自吟,乐在其中。现录几首与大家分享。

(1)流泪撒种,欢呼收割:年少路茫茫,旷野寒风凉。无路并非无出路,有福也非是真福。凭信心,仰望主,经过死荫谷,紧随主脚步,终达溪水旁,生命更丰富。

(2)苦中有甜:主为我钉十架,我为主背十架。历世间苦中苦,尝主恩甜中甜。

(3)喜乐秘诀:旷野路漫漫,云火炷作伴;清晨拾吗哪,夜幕吟诗欢。

(4)奇异婚礼:半间牛棚作新房,天使环绕为伴娘;恩主亲临来主婚,天庭诗班同欢唱。

(5)超乎所想:日出背朝天,夜半闻蟋声。寒冬盼春来,喜得双胞胎。




 三、 事奉神 满心喜乐 

“你已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将我的麻衣脱去,给我披上喜乐,好叫我的灵歌颂你,并不住声。耶和华我的神啊,我要称谢你,直到永远。” (诗30:11-12)

一九八零年四月,我四十五岁,在劳动中忽然接到校方的平反通知书,感恩之心,难以言表。我的人生从此又走上另一段新的旅程。我被安排来到荆门工作。在新的环境中,我仍然保持基督徒的本色,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诚以待人。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被推选先后担任市政协委员和市人大代表;为早期荆门城市建设尽上自己微薄之力,直到一九九五年退休。

回顾我到荆门工作,安顿妥当后,第二年就将母亲和孩子们接到身边,尽上为人之子的本份,并将孩子们抚育成人。欣喜现在她们都已成家立业,敬畏神。

初来荆门,既没有教会,也没遇见基督徒,只听说有教堂遗址,却早已时过境迁,面目全非了。我坚持在家中带领全家老少,查经、祷告、敬拜神,引导孩子们从小认识真神,一生走正道。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遇见几位信主的老姊妹在一起聚会,就询问她们为什么要信耶稣,她们回答多是为求治病、求平安之类,却不明白信仰之所以然。我心里就有负担向她们讲解信仰的真义,以后又开展系统查经、教唱诗歌等。这一开讲就下不了台,直到今天。感谢主,将得救人数不断地加给教会,逐渐形成教会规范模式。这样,又度过了二十四个春秋。教会从几个人,几十人,发展到如今上千人的规模,让我们看到神奇妙、伟大的作为,耶稣基督恩惠福音深入人心,改变了人的生命。期间不断涌现出许多爱主的弟兄姊妹,回应救恩,热心参与教会各个不同岗位的服事,把荆门教会建成爱的团契,造福社会,我满了感恩之心。

 教会走过二十四年的历程,奇妙地应验了六十年前,我蒙恩后,圣灵在心灵里的呼召,并藉着环境的变迁,造就我的生命,为现今的事奉作装备。我今甘心乐意事奉神,关心人们的灵魂,拯救失丧的人,并深感这是神赋予我不可推卸的责任。

又二十四年,我一直存感恩的心事奉神。活到老,学到老,尽心、尽力服事教会和弟兄姊妹,乐在其中。眼望新生的一代,日渐成长,岂不满心喜乐,归荣耀于神。

愿神赐福祂的教会,赐福每一位弟兄姊妹,不断地追求灵命成长。如经上所应许的“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彼前1:4)  当记住圣经的教导说:“ 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林前15:58)

最后,以一首七言诗表达我感恩之心:

远离父家虚心身,八旬风雨感宏恩。

梦醒回头金不换,注目慈颜作新人。

喜历旷野开江河,留下脚印为见证。

甘俯尘埃尤自微,水火引虫入丰盛。





图 | Unsplash

文 | 邱牧师

排版 | 所有美善